首页 | 顾问团 | 编委会 | 网主语 | 新闻窗 | 会客厅 | 文字屋 | 影像楼 | 实物馆 | 人物吧 | 档案室 | 留言板生活通
黑龙江兵团网  >> 文字屋 >> 当年亲历
评论 (72)
感悟 (41)
书简 (0)
大地诗抄 (74)
当年亲历 (198)
长篇连载 (22)
连队写真 (117)
兵团是这样宣传报道出去的
黑龙江兵团网   2008-5-1      作者:吕焕信    来源:
 

兵团是这样宣传报道出去的

 

吕焕信

1965年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东北农垦总局友谊农场二分场。在基层工作4年,调入新成立的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兵团战士报》社。在报社工作一年,又调整到兵团政治部宣传处报道组。兵团当年是怎样宣传报道出去的,我现在还记忆犹新。

19686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批准成立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是在“文革”已经进入高湖,中苏关系开始出现恶化的特殊情况下决定的。中央明确规定,兵团是列入人民解放军序列的半军事化组织。从兵团到各师、团的主要领导干部,以及团以上机关的主要负责人,均由现役同志担任。通过这一特殊的组织形式和管理体制,完成屯垦戍边的伟大任务。

兵团这一特殊性,当时别说在全国,就是黑龙江省内,也是知之甚少。对兵团如何公开宣传报道,各新闻单位都不敢轻易迈出第一步。《兵团战士报》虽然办得热火朝天,但它只是兵团内部报纸,并不对外发行。怎样把兵团公开宣传报道出去,成了兵团有关领导关注的主要问题之一。

记得我到报社后的第三天,就跟着兵团政治部主任段景岳同志到黑龙江边的独立一团搞调研,解决领导班子的问题。

一天,该团的山上突然发生大火。段主任让我立即上山,要我边参加扑火,边采访,争取写出一篇稿子,送给《黑龙江日报》。当时我还处于学步阶段,没有采访经验。由于指挥得当,人力充足,大火很快就被扑灭。既未造成多大损失,也无人员伤亡。我在山上整整忙了两天一夜,稿子却没写成。心灰意冷,深感内疚。

万事开头难,再难也得干,干就要想法干好。从此,我认真考虑起对外宣传报道的事情了。

 

报道支前担架排  打开省报的窗口

 

不久,党的“九大”结束(19694月——编者注)。为了传达贯彻党的“九大“精神,省里在哈尔滨召开千人大会,兵团团以上主要领导都参加了。我从报社抽出参加了兵团简报组。当时,还没有电视报道,大会主要通过各代表团的口头汇报和每天送上的简报,了解和交流会议情况。所以,各代表团非常重视简报工作,都希望自己的简报被大会秘书处转发,扩大本部门、本地区的影响。如果能有好典型材料被省报采用,更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我是从三师调出来的,18团政委还是我的山西老乡,自然我与三师比较亲近,到三师参加讨论也比较多。

一次,讨论毛主席在“九大”会议上发出的“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这一“最新指示”时,21团团长讲了在珍宝岛自卫反击作战中,他们团的担架排奋勇参战的事迹。

担架排的同志号称兵团战士,实际上都是半年前刚刚下乡的城市知识青年。他们虽然没有作战经验,但是有着忠于毛主席的坚定信念,保卫祖国安全的坚强决心。在零下30多度的冰天雪地,宁肯自己挨饿受冻,也要把热腾腾的饭菜和开水送给前方战士。有时,子弹呼叫着从头顶上飞过,同志们将生死置之度外,英勇顽强地冲到前沿阵地,将一个个伤病员安全地转移到了后方医院,圆满地完成了任务。这就是在那个特殊的年代,世界上少有的不戴领章帽徽的兵团战士——城市下乡知识青年的光辉形象。

战后,前指和沈阳军区领导对担架排同志给予了高度评价,并为他们记了战功。

我提出把担架排得事迹写成简报。三师政治部闫主任当即让21团团长打电话,请担架排排长带上材料尽快赶来。第二天晚上,朱波排长风尘仆仆地赶来了。

我仔细看过资料,又听了朱波同志的详细介绍,以《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为题,写出了近2000字的简报,被大会秘书处转发。接着,我又主动向参加大会采访的省报记者推荐了担架排。他看过简报后高兴地说:“太好了,我们就需要这样的稿子。”

很快,兵团21团担架架排的先进事迹在《黑龙江日报》上公开发表了。段主任看到报纸后,鼓励我说:“老吕,省报的窗户总算打开了,《人民日报》的大门,还没进去呀!”

上省报不易,上《人民日报》更难。我苦苦地思索着,追寻着,尝试着。

 

报道老红军张文忠  敲开《人民日报》的大门

 

1970年末,沈阳军区决定召开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讲用大会。兵团接到通知后,立即向各师团作出部署,并抽出专人具体组织落实。我又被抽出参加了此项工作。

那时,学毛著,开讲用会,早已在兵团普遍开展,各师团都有自己的典型。根据层层筛选、严格比较审查报上来的材料,兵团领导确定了代表名单。四师推荐的张文忠也在其中,并列为重点对象。我主动请缨,到四师核实补充了事实,把张文忠的讲用材料又进行了加工整理。

张文忠,四川万县(现为重庆市万州区)人,家庭出生贫寒。15岁就开始在长江边当小纤夫维持生计。1935年,徐向前同志带领部队经过万县时,张文忠瞒着家人报名参加了军,成为红四方面军的一员。他跟着部队边打仗,边行军,出生入死,爬雪山,过草地,历经千辛万苦,最后到达革命圣地延安,在中央警卫团当了战士。除站岗值勤外,还参加过开荒种地和烧木炭。中央政治局在瓦窑堡召开会议时,他被指定负责在会场的窑顶上站岗放哨。全国解放后,张文忠被分配到沈阳军区后勤部一个仓库当主任。1958年,得知国家要组织数万转业官兵开发北大荒,张文忠又主动报名来北大荒参加开荒生产。他在部队享受团级干部待遇,但到北大荒从未正式任职,一直以一个普通战士参加劳动。离休后,仍不闲着,又种了二亩多地的玉米高产试验田。每年收获的玉米,过完秤,全部交给生产队。

我和张文忠同志经过多次交谈,还找了先后与他接触较多的十余位同志进行座谈,把重新写好的讲用材料念给他听。

张文忠听后说:“挺好,就这些事。”

我问他:“如果让你在大会上发言,你能不能念下这个稿子?”

张文忠连连摆手:“不行不行,我就上过几天学,哪念得了,让我随便说说还差不多。”

在沈阳军区开会时,大会决定张文忠作大会发言。并特别交待,张文忠同志作为特例,可以不念材料放开讲,但不要离题太远,时间太长。我根据兵团领导的交待,把上述情况转告给张文忠,还建议他发言时应该注意的一些事情。

第二天大会开始后,张文忠缓步走上主席台。这位饱经风霜的60多岁老人,像说故事一样,从当兵打仗开始,直到退休后种试验田,将风风雨雨、生生死死的几十年的战斗历程,讲了一个多小时。与会代表听得入了迷,整个会场鸦雀无声。

特别是最后结尾那段话,张文忠讲得十分朴实感人,至今我还耳熟能详。

张文忠说:“昨天晚上,我们同志告诉我,一定要讲出思想境界来。我是个粗人,觉悟不高,哪来的境界呀!当初想当兵,为的是吃饱饭。当兵了,就想着多杀几个敌人打胜仗。长征时,没吃没喝,没铺没盖,还要行军打仗,实在是受不了。受不了也得受,掉了队就没命了。张国焘那老小子,与党中央毛主席闹分裂,闹得我们绕了个大弯子,过了两次草地,我恨死他了。我能硬撑着走到陕北,想法只有一个,活着见到毛主席。到延安后,当了警卫团的战士,天天在党中央和毛主席的身边。还想啥,想的是哪怕自己牺牲了,也得保证毛主席和中央首长的绝对安全。解放后进了城,生活好了,可是我这个人过不惯城市生活,本事不大,不是当官的料。开荒种地我行,就闹着来到北大荒。想的就是多开荒,多收粮,多上交,好让全国人民都吃饱饭。我和张思德同志在警卫团好几年,是战友,还都姓张,可他牺牲快30年了,我还活得好好的。我早知足了。我没文化,读不了毛主席写的书,就是牢记着毛主席说过的一句话,为人民服务。”

张文忠的发言,在这次大会上引起强烈反响。连坐在主席台上的军区领导,全部都站起来,一一与他握手祝贺。台上台下,掌声经久不息。

大会上的感人情景,强烈地震撼了我。我心里立即迸发出一个强烈欲望,张文忠的先进事迹,一定要努力争取上《人民日报》。

会后,我随中央电台记者李希曾到了北京。由我改写张文忠的讲用材料,供中央电台播出。事也凑巧,李希曾也是山西人。老乡相见,格外亲切。一路上我俩谈了很多。到京后,老李改变了主意,广播稿由他改写,让我到《人民日报》社找人联系。

他说:“报纸要求很高,即便是人家看上了,你还得下很大功夫呢!”

在老李家吃过早饭,我立即到《人民日报》社,找到了文革部主任李千峰。千峰同志我较熟。19694月他来兵团看望女儿时,是我陪同他下去的,以后还接触过两次。

千峰仔细看了张文忠的讲用材料,仿佛全部身心又回到了革命圣地延安。是啊,党中央在延安时,他就是《解放日报》社的记者,采写过不少好通讯,号称“延安一支笔”。

根据千峰同志的具体指点和要求,我又深入采访了张文忠一次,住进《人民日报》招待所,写了改,改了写,没日没夜,反反复复无数次,终于写出了自己比较满意的稿子。经千峰同志精心修改,排出清样,总算基本定稿了。

没想到的是,文章用什么标题,却费尽了心思。

我用的标题是“革命路上永不停步”。千峰嫌平淡直白,不满意。他若有所思地说:“张文忠是我党的好同志,千万不能为他人所用。你往大处好好想想,完了咱们再定。”

当时,毛主席已年高体衰,刘少奇、邓小平同志已被打倒靠边站,林彪当了党中央副主席,是“四人帮”最猖狂的时候。经再三思考和斟酌,最后千峰同志决定用周恩来总理说过的“活到老,学到老,改造到老”这句话作大标题,副题仍用我写的“记张思德同志生前战友、老红军战士张文忠”。

这篇报道在《人民日报》上刊登出来了。这就是兵团的重大典型第一次在全国公开宣传报道的情景。

事情已过去了30多年了,我还要在这里多说几句,既是题外话,又是题内话。因为我一直深情地怀念着已经过世的我的启蒙老师李千峰同志,仰慕他的才华、睿智和远见卓识。

我在北大荒生活工作了16年,采访报道过许许多多先进模范人物,其中最多的是老垦荒战士和下乡知识青年。他们不畏艰苦、甘愿付出的精神,朝气蓬勃、奋发向上的情怀,深深教育了我,感染了我,激励着我。他们留给北大荒那种真挚的爱和无私奉献,一直都在净化着我的心灵。

30多年前,我宣传报道他们只能算是尽了自己一点点责任;今天写下这篇短文,是发自内心对他们的敬重和怀念。

 

200844日于山西太原

 (吕焕信  文革前大学生  原兵团宣传处新闻干事)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标题 * 50字符以内
内容 * 500字符以内
   
农垦日报红兴隆信息港中国友谊荒友家园上海知青华夏知青北京知青网建字106
贾宏图的博客哈尔滨知青团查哈阳知青网父辈的旗帜吕玥的博客陕西知青联盟吕永岩的博客宁波知青网
浙江知青网泉州知青网牛耕的博客许记者的博客859e家园中国农垦信息网红光知青网建字103
凤城大梨树
  注册邮箱:hljbt618@163.com  注册号:京ICP备08010947号  技术支持:互联信通 流量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