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顾问团 | 编委会 | 网主语 | 新闻窗 | 会客厅 | 文字屋 | 影像楼 | 实物馆 | 人物吧 | 档案室 | 留言板生活通
黑龙江兵团网  >> 文字屋 >> 感悟
评论 (72)
感悟 (41)
书简 (0)
大地诗抄 (74)
当年亲历 (198)
长篇连载 (22)
连队写真 (117)
张宝贤:一 句 话 一 辈 子
黑龙江兵团网   2018-2-22      作者:张宝贤    来源:张宝贤
一 句 话 一 辈 子 张宝贤 常言道,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宝”在何处?其中一个重要方面是“老人的阅历”。这是儿孙所欠缺的。 回想自己年轻的时候,哪一点进步不是导师前辈教诲的结果? 那是1965年我第一次听新闻课,在佳木斯市农垦部东北农垦总局机关招待所食堂,由于地儿小人多,大家站着听,老师站着讲。主讲是《东北农垦报》的资深记者杨荣秋。其中最打动我的是《一分钱的买卖》。说的是上世纪50年代一位农民进城,带着干粮到饭馆讨水喝。服务员切碎葱花加上调料端上一碗高汤。农民兄弟吃得十分爽口,问要多少钱,服务员说“一分钱”。这是篇“一滴水见太阳”的好新闻,社会主义新风尚扑面而来跃然纸上。他用典型引路后告诉我们,新闻是用事实说话,写新闻要简洁明快,崇尚著名小说家契柯夫的名言:“简练就是天才”。 这不仅使我茅塞顿开,而且铭记在心终生受用。 1969年夏天,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为加强战备修筑从二龙山到抚远的“二抚公路”,政治部副主任老红军夏振栋在筑路指挥部。首长一个电话打到《兵团战士报》社,叫我过去报道这件大事。在筑路工地转悠了半个月,我仍一字未写。首长急了,问稿子怎么还没写出来?我说:“要充分占有材料,并且要把它砸成片串成串儿。”这就是我当年的全部本事。“要充分占有材料”是《东北农垦报》的资深编辑费加特意叮嘱我的指路箴言,“砸成片串成串儿”是沈阳军区《前进报》的资深编辑张洪林手把手传授的独门绝技。就凭这两条,我写出了第一篇长篇通讯《反修前哨的筑路大军》,首长看后满意,在《兵团战士报》上发了一个整版。 在随后的采编实践中,这两句话如影随形,屡试不爽。 《解放军报》的高级记者王建国,曾以新闻特写《万炮轰金门》享誉军内外。得知他带队到佳木斯采访舍身拦惊马的英雄刘英俊,我们怎能放过这难得的学习机会。很快,兵团各师的新闻干事齐聚一堂,和我们一起聆听王建国传经送宝。他的高招实在太多了,这里只说说“讲故事”。在采访英模集体或个人的时候,往往要求被采访对象介绍先进事迹,一般的都不愿意吹自己,那就不妨从典型身边的人入手,也不要强求介绍先进事迹,而是请他们讲讲和典型有关的故事。有了十几个甚至几十个典型集体或个人的故事,一篇通讯就撑起来了。我如获至宝,并在采访农场小学开展第二课堂活动的时候学以致用。面对一群孩子,我要求每人讲两个故事,一个同学的,一个自己的。很快,几十个生动鲜活的小故事记在了我的采访本上。据此,我写了长篇通讯《美哉少年》,又乘兴配上评论《美在四有》,被送评黑龙江省年度好新闻。 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李普的到来,可以说是我的一个人生拐点。1978年9月,新华社时任副社长李普带记者到黑龙江省友谊农场五分场二队,采访报道引进美国约翰迪尔公司大型先进配套农用机械大幅提高劳动生产率的经验,由我全程陪同。其间,这位曾跟随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报道战局的新华社特派记者、被选入教科书的《开国大典》的作者,多次与我单独交谈,以至引起一位随行年轻记者的妒忌,说“在总社也没有这样给我们‘吃小灶’”。的确,李普的很多见解在书本上是看不到的,对于某些传统观念甚至是颠覆性的,他的睿智、他的风骨,让我真正触摸到了“大家风范”。从而使我看清了新闻这条路,明白了记者“是什么、为什么”。其中谈到,好的记者要现场提炼主题、拟定标题,倚马可待当天发稿。我一直努力这样做。那是采访报道雷洁琼率领全国政协参观团视察友谊农场的时候,名人众多,故事精彩,但标题没有着落。我苦苦思索,直到天色已晚在返程路上还在琢磨。忽然想起,白天、现场:在广袤的麦田上巨大的轮式喷灌机滚滚向前,一道又一道彩虹从不同的方向升起,政协委员们惊呼着跑上前去观赏拍照……标题有了:《当彩虹升起的时候——记全国政协参观团视察友谊农场》。第二天早晨一上班,摄影记者把连夜冲洗的照片送领导审定,却惊奇地发现,我写的长篇通讯已经放在总编的案头了。 现场拟题、当天发稿,这都是李普教的,既是基本功,更是竞争力。 还有些未曾谋面的导师前辈,同样一句话受用一辈子。兵团机关一位颇有才气的青年干部写了一首梯形长诗,贸然寄给远在北京的贺敬之,竟然收到诗人的回复,而且回信的内容是“这首诗还可以改”。没有否定,没有挑剔,有的只是包容和期待。留有充分余地,尽显长者之风。 我写过见过许多退稿信,唯独上世纪70年代《光明日报》的退稿信与众不同。在以往通用的“不能刊用”四个字中,《光明日报》用的却是“未能刊用”。一字之差,编辑给作者留足了面子。不知出自何人之手,其友善与涵养令人肃然起敬。 这使我在处理来稿时,首先想到的是“尊重作者、欣赏作品”,而不是挑毛病。 “一句话一辈子,一生情一杯酒。”借用周华健的《朋友》命题,意在敞开心扉推心置腹。 继承下去吧,我们的后代子孙! 这是一笔永恒的财产——千秋万古长新! 此刻重温郭小川《刻在北大荒的土地上》的著名诗句,更觉青春无悔,更加庆幸投身黑龙江农垦30年把我锻造成北大荒人。 作者:张宝贤 原东北农垦总局《东北农垦报》、黑龙江兵团时期《兵团战士报》、黑龙江农垦总局《农垦报》《北大荒日报》资深记者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标题 * 50字符以内
内容 * 500字符以内
   
农垦日报红兴隆信息港中国友谊荒友家园上海知青华夏知青北京知青网建字106
贾宏图的博客哈尔滨知青团查哈阳知青网父辈的旗帜吕玥的博客陕西知青联盟吕永岩的博客宁波知青网
浙江知青网泉州知青网牛耕的博客许记者的博客859e家园中国农垦信息网红光知青网建字103
凤城大梨树
  注册邮箱:hljbt618@163.com  注册号:京ICP备08010947号  技术支持:互联信通 流量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