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顾问团 | 编委会 | 网主语 | 新闻窗 | 会客厅 | 文字屋 | 影像楼 | 实物馆 | 人物吧 | 档案室 | 留言板生活通
黑龙江兵团网  >> 人物吧 >> 怀念战友
兵团英模 (0)
话说当年 (51)
人生轨迹 (42)
怀念战友 (55)
张志刚:寻访哥哥足迹 缅怀兄长之情
黑龙江兵团网   2016-6-22      作者:张志刚    来源:张志刚

我们这一代出生在五、六十年代的人,经历过苦难、动荡和改革开放,回首当年的激情岁月,仍历历在目。那时人的情感、理想与追求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可能过于执着,不太理解,这也很正常,总归时代不同了。但对父辈年轻时所具有的对责任的担当、对理想的追求、对信念的执着、对价值观的体现,以及人们高昂、向上的精神风貌是应当有所了解的。

 

寻访哥哥足迹  缅怀兄长之情

张志刚

 

我们有个比我们都“小”的大哥叫张志生,他在我们兄妹5人的心目中始终有着至高无上的位置,他那亲切、正直、刚强的性格,使得他短暂而平凡的一生却显得光彩而不平庸,用现在的话来说浑身充满着“正能量”。40多年来,我们兄妹都以他为楷模、以他为榜样,勤勉工作、宽以待人,从内心都很敬重他,他的音容笑貌记忆犹新、始终难以忘怀。现在,我们兄妹有的已年过花甲,有的已知天命,然而哥哥却永远定格在年轻的22岁,一晃他离开我们安葬在东北的黑土地已经有44个年头儿啦!

2015626日,我们兄妹5人连同我爱人和我姐夫以及他们的小孙子一起踏上了东去的列车,前去为哥哥扫墓,这是我们兄妹多年的愿望,从而也促成了我们兄妹第一次携手远行。

 

近十多年来,由于父母年事已高,行动不便,生活不能自理,身边离不开人,我们兄妹5人轮流值守、各显其能、尽心尽孝,先后将二老平安送终,安葬在父亲故里,实现了父亲生前遗愿——叶落归根。

 

兄妹5人(左起:姐夫、二妹志玲、二哥志明、姐姐志珍、我和爱人、三妹志琴)最后的牵挂就是共同到大哥的墓地祭扫,缅怀对哥哥的哀思,祭奠哥哥在天之灵。

 

1968年,19岁的大哥张志生从北京工艺美术学校毕业,原本按政策可以留在北京过安逸的生活,但他积极响应毛主席的号召,满怀着报效祖国,建设边疆的豪情壮志,两次毅然登上开往东北的列车。第一次因父母没同意,被同学从即将启动的列车上拽了下来,棉衣都撕破了。到家后他就给父母做思想工作,摆道理,还说兵团战士除每月发津贴外,每人还发绿军装和军大衣,是不戴领章和帽徽的解放军战士。在当时那个年代,能穿上“国防绿”军装的人那是很“牛”,很神气的!哥哥因近视眼,参军不成,这便也是他梦寐以求的愿望。如此去兵团,也确实能减轻家里的生活负担。最后,弄得父亲无可奈何,不得不同意。哥哥终于如愿,随后很从容地辞别父母和家人,加入到了百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洪流当中,这一走就是三年。

在这三年里,他以高昂的革命激情投入到边疆建设,工作上始终任劳任怨,踊跃到垦荒第一线;生活中舍己为人,自己省吃俭用帮助有困难的战友和农场职工。在开垦北大荒的建设中,哥哥以忘我的革命斗志,舍生忘死,舍己为人,乐于奉献,鞠躬尽瘁,用青春和热血实践着自己的人生誓言:“在革命中渡过一生,在战斗中结束生命。”最后,在1971年,终因积劳成疾,过早地结束了他年仅22岁的年轻生命。在哥哥生命的弥留之际,留下遗言:“我在边疆的任务没有完成,死了以后请把骨灰埋到北大荒我工作过的地方,我要在那里站岗,亲眼看到北大荒的发展建设。”当时,哥哥的骨灰回到连队后,他所在的61团(创业农场)党委特召开了追悼大会,追思哥哥勇于奉献边疆建设、乐于助人、甘于吃苦的思想品质,党委还向全团发出了《向模范共青团员张志生同志学习的号召》……。这一晃,哥哥情系这片黑土地已经整整47年啦!当年的北大荒如今已经变成了北大仓,而哥哥却长眠在这片黑土地,永远年轻。

 

此次远东之行的第二个目的就是了却姐姐张志珍和我二哥张志明的多年心愿。当年,在大哥张志生的感召下,姐弟俩先后于1968年和1969年也奔赴了东北兵团——绥滨县的290农场。这几十年来她(他)们再从未回来过,农场现在变化成啥样啦?当年的老人儿还有谁在啊?他们总想有机会重返曾经生活、战斗过的农场,亲眼看看今天的发展变化。这片曾奉献过青春的黑土地,成为他们的牵挂,成为他们用青春和热血结成的不了情。

随着列车的东行,我们离哥哥越来越近了。二哥志明打开了行李箱,拿出了一个文件袋,从中小心翼翼地抽出一打发黄的资料,那工整、娟秀的笔迹,不正是大哥的字体吗?多么的熟悉啊!我在当兵时还曾模仿、练习过他的字体。这些都是大哥生前仅存的信件和笔记,二哥竟把这些保存得如此完好,太珍贵啦!读来倍感亲切,往事历历在目。

最感人的是一张发黄的王岗兵团总医院为大哥写的一封鉴定书。因哥哥患了直肠癌,在此医院做了直肠切除手术,为了不让家里人担心,他没跟任何人讲,自己签字进行了手术。在住院期间,他不顾病痛和术后的身体虚弱,坚持为病房绘制板报宣传,与其他病友谈心聊天、排忧解难,心中唯独没有自己,无不为医生护士所感动,兵团总医院特给农场领导写了鉴定书,高度赞扬了哥哥无私无畏的高尚品德。

       

鉴定书中写道:“张志生同志身患严重的癌症,但他用毛泽东思想武装头脑,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同疾病作斗争,表现了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术后刚几天,就下床去护理别的病号,帮助护理员扫地、拖地板。刚能走一些,就不顾护理员劝阻,自己下楼打饭。

他热情宣传毛泽东思想,入院第一天就写黑板报。手术刚几天,就忍着剧痛让人扶着爬上桌子写黑板报。身体弱,刚写一会就出虚汗,浑身颤抖,但他坐下休息一会又坚持(将板报)写到完。医护人员、同志们劝他休息,可是他坚决画下去。为了宣传毛泽东思想,他忘记了自己的一切!他在住院期间为几个科出了板报,他这种精神深深教育和感动了广大的医护人员和休养员,大家都一致表示,要以张志生同志为榜样,向张志生同志学习!

积极主动去做思想工作,以亲身体会教育同志战胜疾病。

带病参加劳动,累得满头大汗也不休息。

在弟妹(二人)来看他时,为了不让弟弟(妹妹)超假,第二天他就让弟弟(妹妹)回连队去,充分表现了一个革命战士高度的组织纪律性。……”

 

哥哥病重后回京治疗虽然是40多年前的事儿了,但是我还清楚地记得,他为了隐瞒病情总强装坦然,表现出没事人儿的样子,生怕家人担心,尤其是怕妈妈精神上承受不了。当时爸爸出差在外,他想等爸爸回来后再说。可是他却把经过悄悄告诉了我,并叮嘱我不许跟任何人说,我如梗在喉,因为他需要我的陪伴啊!每天晚上,我俩假说散步,来到北京火车站候车室的卫生间清洗腹部的粪兜。但是,因天热,好讲卫生的妈妈总觉得他身上有味儿,我就帮助哥哥蒙骗她。这样一直拖到父亲从外地出差回来,才将病情和盘托出,全家人都惊呆了,一起陷入了迷茫……

我的大妹妹志玲那时才上小学六年级,她还记得,大哥离家三年带病回家的那天正赶上下雨,浑身都湿透了,显出了虚弱、疲惫的神情,全家人都围过来欣喜、爱怜地问长问短。他说在火车上有位老太太孤身一人,第一次来北京,东西又多又下着雨,我就把她送到家。妈妈问他,她家在哪?他说在房山县。那个时候北京的交通不像现在这么方便,近40公里的路,往返就得大半天呀!

小妹妹志琴眼含热泪回忆道,那时我还小,因为家里穷,什么都吃不到,所以对“吃”特感兴趣。我清楚地记得哥哥在病重的时候,回忆起连队的生活,还激情满怀。当时因粮食紧张,他把自己的口粮节省下来分给战友吃,自己吃了半年多的老窝瓜。那时我真的不能理解,他竟这样的舍己为人。

姐姐哽咽着,眼望车厢顶,好像回到了当年。她说,在哥哥病重住进兵团医院时,我和志明从绥宾农场来看他,看见她病弱的神情,心里真不是滋味,难过死了,不知怎么能帮帮他减轻病痛。可是刚见面一会儿他就催促我们回去,怕耽误连队的工作,并嘱咐我们要不怕吃苦,甘于奉献,要积极向党组织靠拢……。他无时无刻不在关心着弟妹们的成长进步。

二哥不由得感慨道,哥哥此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成为一名共产党员,这在他病重临危期间尤为明显。得知大哥病重后,姐姐和二哥赶回北京。那时二哥已经调入兵团批发站,并加入了党组织,哥哥知道后很为他高兴,同时又抱恨自己的身体不争气,不由得时常捶胸叹息,恨不得一跃而起,飞回垦荒第一线。病痛又折磨得他难以忍受,坐卧不安,我和二哥开始轮番值守在他的病床前。有一天二哥值班,因给大哥翻身时手重了点儿,大哥急躁地说道“你连这点儿事儿都干不好,还是个党员呐!”二哥知道他心里的隐痛,他多么希望自己也能成为一名共产党员啊!可现在……,二哥就边道歉,边流着眼泪安慰他。

说到这里,我也想起了在大哥病床前,每当他精神状态好时,常拉着我的手打着节拍,共同唱着他最喜欢的一首歌:

“手握一杆钢枪,身披万道霞光,我守卫在边防线上,为我们伟大祖国站岗。一颗红心时时刻刻向着北京,站在边防线就如同站在天安门广场。火红的太阳照边疆,毛主席就在我身旁,啊——做一个毛主席的革命战士,我无上荣光,无上荣光,无上荣光”。

边疆建设就是他的事业,垦荒前线就是他要坚守的岗位,他用真情教会我的这首歌,使我至今不能忘怀。

 

 

二哥又从文件袋里抽出了一张照片,这是哥哥生前为连部的门楣设计制作的浮雕。体现了垦荒战士在党的领导下,不畏艰难,喜迎丰收的意境。60年代末,当时物质条件相当艰苦,难以想象哥哥是怎样完成这一施工制作的。1994年,二哥志明前去给大哥扫墓,拍下了这一照片。(遗憾的是我们此次去农场,由于整体规划,连部已经拆除,这张照片也愈显得弥足珍贵,成为了永久的纪念。)

 

哥哥生前心灵手巧,他喜欢画画,我还记得在哥哥没去东北前,总是让我拿个小板凳,在我家后院的阴凉处,让我给他摆姿势画,一画起来就没完。我尽管不乐意,但是看见他画得挺像、挺有意思,便觉得挺开心。哥哥不但画儿画得好,字写得也漂亮。所以他无论走到哪里,各种美术字的书写及黑板报宣传都是最拿手的,保证图文并茂。

 

轻轻翻阅着一张张发黄的信笺,往事如烟,却又历历在目。随着列车的不断振动,我的心也在不时地颤抖。

哥哥一生无论待人和做事都无私无畏,为了边疆建设甚至献出了年轻的生命,可是到最后为什么没能如他所愿,成为一名共产党员呢?这对当时年幼的我,始终想不通。

当时哥哥回京后病情加重,爱子心切的父亲急得团团转,他意识到哥哥已经绝症缠身,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再回到兵团工作了,所以不得不给兵团领导写信,请求将哥哥工作调回北京。父亲的文化水平不高,但言辞谦恭、恳切。为了通顺表达语言,书写规整,他每次都拟有草稿,斟酌修改以后再抄写,才寄出,所以才能有今天的笔迹存留。父亲在信中写道:

 

“对于请求将志生的工作调来北京(的)事,看来私人出头联系是不好解决的,二轻局收到信后的意见是,局没有权利解决调进,要有(由)市革委批转安排。市革委对于不适应边疆工作的要求进调(北京的),应当由团以上单位与市革委商谈,对私人的要求是不做接(解)答的。所以志生的工作调来北京只能由兵团与北京市革委会联系解决,应如何进行请您和首长们研究办理为望。”

兵团领导在收到父亲的信后也给了回复,同意调回北京工作,但需自己联系单位。信中写道:

 

“你父亲和你的来信中所提到的问题经支部研究和请示首长现作如下答复:1、你父亲来信中提到你的工作是否可以转到北京市,经请示首长同意你父亲的意见。但有个问题需要和你父亲商量一下,你们是否可以在北京联系一下,看在哪个单位工作合适,来信告知我们,可以去信和他们联系。请把这个意见告诉你的父亲母亲。”

由此可以看出,由于哥哥有调动工作的迹象,使得组织问题也随即“悬在空中”。其中在回信的末尾还提到:

4、我们的意见如果你能回来下,关于组织问题我们可以讨论一下。你和父母亲商量一下,如果能尽快回来一趟,以上问题都好解决。”

哥哥在看到这封信后是多么着急啊!真是心如刀绞,眼看自己为之奋斗的理想即将实现,却因恶病缠身不能如愿。我记得他还为此捶胸痛哭,恨不得一步踏回连队,实现自己为之奋斗、梦寐以求的理想。然而,哥哥因为病情恶化,他那时真的回不去了,病患临危,身不由己啊!由此,他永远站在了党组织的边缘。

19711224日凌晨,哥哥实在扛不住了,邪恶的病魔最终夺走了他年仅22岁的年轻生命,哥哥真的离开了我们,带着遗憾和梦想离开了这个世界。

哥哥病故后,兵团政治处特给爸爸发来慰问信,对哥哥生前的事迹给予了充分肯定和很高的评价。信中写道:

 

“惊悉志生同志不幸逝世,深感悲痛,谨向您及您的家属表示亲切的慰问。

志生同志是毛泽东思想哺育成长的革命青年,对党、对毛主席、对祖国人民怀有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他自六八年响应毛主席'知识青年带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伟大号召来到兵团以后,认真学习毛主席著作,刻苦改造世界观,安心边疆建设,工作一贯积极负责,对边疆建设有一定的贡献。因此,他在兵团战士和群众中享有较高的威信。他自得病以来,表现很顽强,坚持和病魔做斗争,在病房里宣传毛泽东思想,给其他病员做思想政治工作。他的死,对革命确实是个损失,我们不胜哀悼,三连党支部决定召开追悼大会,以示悼念。……”

 

一个朝气蓬勃,心怀梦想的热血青年,他的生命虽然终结,但是他将永远不懈地追求在实现“梦想”的路上。

 

在与哥哥生前所接触的人中,无不钦佩他的所作所为,他的高尚品行得到了大家的敬重。哥哥回京治疗期间,许多兵团战友的来信是他每天惦记的一件事,他的心始终与战斗在垦荒一线的战友紧紧相连。战友们的关心慰问使他心理得到很大安慰,只可惜这些信件当时没能保留下来。哥哥曾去过二哥志明的连队一次,连队的同志与哥哥的短暂接触,就给人留下如此印象,充分说明了哥哥的言谈举止的亲和力和思想意识的感染力。这封信是二哥连队战友在得知哥哥病危时写来的,字里行间表现了那个年代,兵团战友之间朴素、真挚的情感胜似亲兄弟,共享父母,真像一家人一样,现在读起这些信件真情再现,倍感亲切。

 

“使我们回想起志生哥的身影,第一次志生哥带病来到我们连队,畅谈再教育的亲身体会。再次在南岗医院,深刻地体验到了他那旺盛乐观的精神,我们虽然没有和志生哥一起学习工作过,也没有和他肩并肩地战斗过,但他的书信,他的生活战斗深深地吸引了我们,他的精神令人敬佩,他的生活令人羡慕,他的胸怀是多么的开阔,他的目标是多么的坚定又远大。二十多年来,他自己刻苦实践,父母的高尚教育,在党、毛主席的领导下,志生哥走出了不平凡的路程,形成了一个崇高的世界观,思想境界。我们一定向志生哥学习,……

回想在南岗兵团医院,那是我一生中极好的一课,志生哥不(没)被这被(使)人认为是绝症的癌病吓到,仍然非常坚强乐观的生活,他仍然焕发出共产主义者的精神,不顾自己重病在身,还认真照顾别的病号,……休委会主任向我介绍了他的病情,使我激动万分,我这时明白了,我亲眼看到了一位崇高的人,亲自接触了一位共产主义的人,我明白了一个人活着从年轻的时候就必须像他这样做起。……”

 

四十多年变化万千,往事回首仍在眼前。

随着列车的飞速前进,件件往事的回忆,成为我们对哥哥的追思、怀念。

 

627日下午,我们来到了位于富锦县的创业农场,姐姐的小孙子手捧大舅爷的遗像走在最前面。在农场领导的陪同下,我们来到了“火烧孟”,哥哥就是在这里垦荒战斗,直到病发。哥哥怀着屯垦戌边的志向来到这里,鞠躬尽瘁、舍己为人,为了边疆建设不惜青春、热血甚至生命。到最后,他还是带着不懈追求的“理想”连同自己的身躯永远葬在了这里。

 

三个姐妹是第一次前来祭扫,我是于2004年跟随“首都青少年东方夏令营”的活动前来这里祭奠过,二哥已经是第四次来到哥哥的墓前。如今这里良田辽阔,树木林立,哥哥的墓地就矗立其中。兄妹5人的情绪难以自制,“阴阳两隔40载,骨肉亲情总相依”啊!

 

农场的年轻人抬来了两个由农场党委送来的花圈,我们为哥哥摆上了从北京带来的稻香村点心,这是哥哥生前因家庭的经济困难而从没吃过的;大姐夫还为哥哥倒上了一杯白酒,这更是哥哥生前所不曾享用过的,我们又为哥哥的墓碑更换了新的照片。多少年来,农场始终关心当地青少年的传统教育,每逢清明节就组织青少年前来这里为哥哥扫墓,向他们讲述老一辈知识青年为边疆建设所付出的一切,缅怀先辈遗志,希望他们能成为有道德、有责任感、敢担当的一代新人。

 

在哥哥的墓碑前,还镶嵌着一块石刻,那是哥哥的战友吴德宝、李敬于2009年带领的知青访乡团敬立的,上面镌刻着“无悔人生路  悠悠知青魂”,表达了哥哥生前战友对哥哥的缅怀之情。

 

哥哥生前战友、当地的老职工王来恩的儿子王晶听说我们来了,也前来与我们相见。当年这位老职工王来恩的家中生活十分困难,哥哥每个月都从自己仅有的一点儿生活费中拿出一部分接济他家。哥哥病故后,他感恩与哥哥的战友情,主动坚持多年整理打扫哥哥的墓地,以表达对哥哥的感激之情。如今王来恩也已经故去,老哥儿俩的墓地举步相邻。

哥哥,请你安息吧!我们大家永远怀念你,你的遗志我们会传承,你的遗愿后人会实现!

 

在王来恩儿子王晶(右一)的带领下,我们又来到王来恩的墓前,悼念并感谢这位从未谋面的兄长,钦佩他和我哥哥之间那种真挚的战友加兄弟之情。

 

628日,我们一行按照原计划开车由创业农场向姐姐和二哥曾生活过的290农场进发。在蓝天白云的陪伴下,宽阔笔直的大道通向远方,两旁的树林沙沙作响、一闪而过。二哥边开车便又回忆道,我们刚来东北时,哥哥曾来连队看过我们,那时都是砂石土路,坑坑洼洼,也没有公交车,他是边走路、边搭便车来的。他只住了一个晚上,那晚我们哥儿俩挤在一个炕上促膝谈心到天亮。我俩除了聊一些家常,最主要的还是聊学习和工作。他嘱咐我应每天坚持收听电台的《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了解国内和国际的形势,并将这些及时出现在第二天的连队黑板报上。哥哥的这一习惯一直保持到病重手术后离开兵团医院的那一天。哥哥的吃苦精神,勇于担当的责任感,乐于奉献的工作热情,处处为他人着想的精神,实在令人钦佩和感动啊!

是的,哥哥短暂的一生没有那么轰轰烈烈,但他的一言一行都闪闪发光,像不灭的星火,至今点亮在我们兄妹的心头,成为我们兄妹永远的典范。

哥哥的品德对我们的影响确实是潜移默化的。二哥志明后来被兵团推荐上大学于1975年回北京,工作始终严于律己,任劳任怨,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受到领导和同志们的认可和赞扬,曾先后在北京首都图书馆担任付馆长职务,后调入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任印钞造币博物馆馆长直至退休。

想起哥哥对我的影响那更是深刻。哥哥是在19711224日离开我们的,当时我上初二,文化大革命还在进行当中。那时,我就默默下定决心,要向哥哥学习,继承哥哥的遗志。由于我在学校表现出色,在初三时我就加入了共青团。

1974年底,两年高中毕业,学校开始征兵,我马上意识到,这可是哥哥生前梦寐以求的最大愿望之一啊!他总想穿上一身绿军装。他的另一个愿望就是加入中国共产党。我暗暗下定决心,一定争取完成哥哥未竟的遗愿。虽然服兵役的地点远在新疆,心里不免恐惧。再说,我这一走,家里原本6个兄弟姐妹,最后只剩下两个小妹妹了。爸爸妈妈觉得这虽然是件好事,但不免也为我担心。可我还是壮着胆子报了名,学校也积极推荐,这样我终于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

经过一个星期路程的颠簸,我来到了以前想都不敢想象的祖国西北边疆首府——乌鲁木齐。至今,我清晰的记得,到这儿的第一件事,就是面向祖国的东北方向,面向哥哥安息的黑土地,心里默默告慰哥哥:“你的小弟弟替你完成了当兵的心愿,你为弟弟自豪吧!弟弟是不会辜负你的希望的”。

在接下来的部队生活中,我积极要求进步,时刻以哥哥为榜样,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努力学习、积极工作。在入伍的第二年,我就第一批、第一个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激动的心情难以自制。在开完发展会的当天晚上,我又一次头顶皎洁的明月,站在高高的山坡上,面向祖国的东北方,又一次告慰哥哥:“你的弟弟没有辜负你的希望,已经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的党员,替你实现了未竟遗愿。哥哥,请你安息吧!”

复员回来以后,我来到中国青年报从事摄影工作,我的新闻摄影作品多次在全国比赛中获奖,其中曾获得新闻界年度最高奖“中国新闻奖”新闻摄影一等奖;还先后三次被评为报社优秀共产党员及中直机关优秀共产党员。

 

然而,哥哥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加入中国共产党,但是这已经成为他终生的遗憾!

哥哥在重病中,仍不忘严格要求自己,强烈表示了加入党组织的真切心愿,他曾怀着既恳切又内疚的复杂心情给连队指导员写了最后一封信。信中写道:

“对于我的组织问题,是我梦寐以求的热望,我也常想自己去见马克思之前是否能成为党的一名战士,不然没有这个介绍信,马克思也不会要我呀?!但是又想过边疆两年多的工作,没有经住考验,而今半年多的白闲,远离组织和同志们就更八字两撇接不上边了。可我总不会忘记改造世界观,对于共产党员和要求入党的革命者来说,这也是一个思想入党的问题。……”       

“可我没有忘却自己是干部,(当时哥哥是连队副连长)一言一行给与党的事业的影响,那就让革命去最后地抉择我吧!”

 

哥哥,你安息吧!虽然你在有生之年没有加入中国共产党,但你得到了人们的钦佩,你的精神境界感染了许多人。你未曾谋面的侄子、侄女都像你一样的积极努力、追求上进,工作优秀、业绩突出, 充满着“正能量”,现在都是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

哥哥,你的意志和品质已经并将永远激励无数的后人!

 

哥哥,我们在有生之年还会去看你。

你的英灵永存,你的精神常在。

你眷恋的黑土地将陪伴你——永生!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标题 * 50字符以内
内容 * 500字符以内
   
农垦日报红兴隆信息港中国友谊荒友家园上海知青华夏知青北京知青网建字106
贾宏图的博客哈尔滨知青团查哈阳知青网父辈的旗帜吕玥的博客陕西知青联盟吕永岩的博客宁波知青网
浙江知青网泉州知青网牛耕的博客许记者的博客859e家园中国农垦信息网红光知青网建字103
凤城大梨树
  注册邮箱:hljbt618@163.com  注册号:京ICP备08010947号  技术支持:互联信通 流量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