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顾问团 | 编委会 | 网主语 | 新闻窗 | 会客厅 | 文字屋 | 影像楼 | 实物馆 | 人物吧 | 档案室 | 留言板生活通
黑龙江兵团网  >> 文字屋 >> 感悟
评论 (72)
感悟 (41)
书简 (0)
大地诗抄 (74)
当年亲历 (198)
长篇连载 (22)
连队写真 (117)
陈宝光 : 再识庄稼与土地
黑龙江兵团网   2013-9-4      作者:陈宝光    来源:陈宝光

             再识庄稼与土地

 

                           陈宝光

 

 

    最近自北京去山东东明出差往返经由郑州

从东明出发去郑州,有些阴雨,不大却已有了明显秋意。一路上,看见有长得很好的庄稼,应该主要是玉米。路两边也有长得很好的杨树,一块一块与庄稼地间夹着一高一低,煞是好看。阴雨天,天沉沉的,雨把叶子压低了许多,不像往常的形态。

我恍然:又到收获季节了!

也由此想到种种,甚至想到人与土地的关系。 

 

              一 

开始对庄稼与土地有些认识,是在十二三岁的时候。

那时,“文化大革命刚刚开始,父母都在挨斗,我也没有学上了。他们出于对我的担心,把我送到姥姥家去了。

姥姥家在河北正定的曲阳桥村,是典型的冀中平原农村。 

在这里,我第一次认真地看到庄稼,触到了人与土地的关系,也是第一次零距离认识农民。

姥姥姥爷都是农民家里一起的还有舅舅一家除舅舅之外也都是农民。另外还有三个姨姨除了三姨一家在正定县城里,大姨小姨两家也都在农村。 

到了农村自然过农村的生活了。农村的孩子是没有什么更多游戏的那个年代农村的孩子主要也是与土地打交道,从拾草拾柴开始,十来岁更是可以下地挣工分了。

回想起来,初次下地好像是干铲地除草一类的活

铲地,就是拿个小扒铲,蹲着一边除草一边松土一边往前挪。不一会儿腿就蹲不住了半天下来就腰酸腿疼而且晒得脱皮。虽然一开始新鲜,对认识哪是草哪是苗还有点兴趣,但这种活儿用不了多久就会熟悉,剩下都是无休止的重复。 

    五六月份,以冀中的节气麦子大致成熟。收割麦子在农村是个大活儿。虽然没有后来我在北大荒割麦子那么艰苦,劳动强度是足够可以的。这里收割麦子也是用镰刀割,要一把一把地将麦子割下来再打成捆。一天下来,相比之下,铲地简直如游戏了。 

把麦穗下,放在手心里搓,把皮轻轻吹掉,剩下麦粒放到嘴里嚼是很香的。一种粮食刚刚灌浆的清香混合土地的气息,经过咀嚼在嘴里会留下经久的余味。

    冀中平原有着光荣的民族斗争历史。抗日战争时期最著名的地道战和青纱帐里的游击战,就发生在这里。母亲是当年从这里走出去的无数抗日将士之一。 

    玉米收获的季节,一的玉米棒子掰下后,绑成串挂起凉干晒干。我印象,把老玉米一粒一粒从玉米棒上用手搓下来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新手会生生把手搓出血泡搓出茧子。我当时就不明白,千年来的农民对此就没有一个更好的办法? 

    在这儿,家里的房顶大多是平的,有一点小小的坡度,是一个很好的粮食晒场,也是一家人夏日秋日夜晚乘凉最佳去处。 

    土地和庄稼就这样给我留下最初印记。 

 

             二 

    再识庄稼和土地是于此几年之后。一辆从北京开往东北方向的火车,让我结结实实地当了几年农民,与庄稼和土地结下更深的感情。  

    关于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和北大荒这一段,很多文艺作品已经表现,去过没去过的大抵不会太陌生。河北的土地是沙灰色的,北大荒是黝黑黝黑的黑土地华北是大平原,这里有更加广褒土地。我和我很多的同龄人,把青春热血挥洒到了这块土地上。 

    火车跑两天两夜又坐了一夜汽车加拖拉机爬犁之后的清晨,一群来自北京的孩子被拉到一个荒野上,同时被告知:到地方了!我们揉揉迷糊的双眼,从爬犁上滚下来。啊,这儿除了两顶破帐篷外啥也没有呀!从此,我们在这里开始了与庄稼和土地亲密的接触,也开始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务农劳作。 

    黑土地上的庄稼很容易长,基本不用管一般都能有不错的收成。我们在这里种过苞米、麦子、大豆等粮食作物,也种很多为自己生活所需的蔬菜。天天跟泥土亲密接触,就是不种地的活也都是土,盖房子需要脱坯和泥,修水利则要挖沟填土。 

    不管除草割麦子,这里最大的特点是“远”。由于北大荒土地多的原因,播种全都是机器。拖拉机一来一回两趟,到8个小时就下班了。一垅地很长很长。我们那除草没办法,机器还没法区别苗和草,只能人工铲地。一天铲地下来,随便看一片地上都是草——眼都花了。但是,由于锄头长,铲地不用太弯腰,比起割麦子还是好多了。 

    前些年播放电视剧《今夜有暴风雪》,还有人会有印象其中那个令人发疯的麦收场面是真实的,没有夸张。“康拜因”就停在那儿不用要发扬时代精神,用“小镰刀打败机械化”!连长把手往前一指说:割到红旗那儿就休息!在哪儿?我们睁大眼睛,又眯起眼睛张望了好半天才勉强发现,前方很远很远的地方似乎有一个小红点。只记得头当时一晕,眼前一片金花。只能弯下腰不看,挥着镰刀一步一步割下去。 

    到了北大荒才知道,和泥最不好玩的是“脱坯”。这“坯”是盖房子的“砖”,只不过不经烧制。把泥和好,加上必要的筋叫“羊角儿”,也就是裁成一段一段的麦秸,再把泥放到一个长方型的木框里,用手按实抹平,把木框拿开,一个土坯做成。这活累在重量上,那些湿泥土不好玩是因为几下子就能让你把腰累折。 

    当年黑龙江最值得骄傲的产品之一就是大豆,我们回家也往往要捎一些。黑土地长出的大豆颗粒饱满,产油高。但收大豆也是痛苦之一。割大豆是很扎手的,就是戴上很厚的劳动手套也没有用。如果一场初雪落下,地里有尚未收割的豆子,那就更惨了,扎再加上冻,苦不堪言。有一种机器是选豆子专用的,把豆子放进去,由它扬出去,重的、落在,就是好的。最好的大豆,一般是出口或留作种子。晒场上,把大豆装到麻袋里然后缝上口,再扛到准备运出去的车厢上,也是一件挺卖力气的事情。一般的麻袋180斤,而装了黄豆的麻袋重达200。你扛上麻袋再上跳板就知道什么是重体力劳动了。 

    北大荒的黑土地有一种特殊的芬芳,它吸引并陶冶了我的灵魂。在这里,我当的是农工。在与庄稼土地交道中,知道了什么是自然,知道天地之间长着一些我们赖以生存的东西。 

 

              三 

    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土地成了值钱的东西,而上面长的庄稼不值钱了。 

后来比较多看到庄稼土地是近十年以来,而且很多是在那块土地最后一次长庄稼的时候。

因为工作原因我不断接触一些新建的工业园区。这些工业园区基本都是在过去的农田上兴建的。一般是政府把土地从农民手里征下,经过“三通一平”“五通一平”再卖出去。当然,这种买卖需要指标。这就是中国近30多年以来工业化的过程。开始,速度比较慢,近十年以来呈现一种加速度的趋势。开始,不合法不合符手续的很多,后来手续也大抵完善了。 

    我从事的工作相当于一个工业部门的宏观管理。从内心说,我是很支持工业化进程的。我知道一个国家没有工业不行,而且即使在今天,我们工业也并不处在绝对领先的状态,特别是我们的加工工业还需要很大的提升。但是,我还是对土地快速地被吞并被改变心存疑虑。 

    我们到底需要多少厂房才能满足工业现代化的任务?18亿亩农田还有吗?这种进程什么时候是个头?我们的环境还能承受了吗?中国在全球资源配置上应该处于一个什么位置?财富的积累一定要这样?等等一系列问题,把我不大脑袋整得很大。 

    我怀疑在整个华北地区的雾霾能否整治好?我怀疑我们饮用的水源能否保证清洁?我怀疑明年的夏天是不是会更热?我怀疑有没有安全的食品可以果腹?当我们所有赖以生存的基本条件都发生问题的时候,前进的意义在哪儿呢? 

    农耕文明延续了几千年,现存的古代文明几乎都是在农耕时代创造的。中国人祖祖辈辈都与庄稼土地有不能割舍的联系。工业文明仅仅用了几百年就超过了以往多少倍,进步是毋庸置疑的。在计算机互联网时代,科技正在飞速发展。我有时也对我们乘坐这辆飞奔而去的列车产生怀疑:人类的理性能不能把握未来呢? 

    所以,我更怀念小时候不用空调在院子里纳凉的夜晚怀念没有油污没有化肥农药的土地,华北和北大荒土地上自由呼吸成长的作物,还有那蓝蓝的天。 

                                

                       2013年8月28日北京深圳机上 

陈宝光 原二师1424北京知青 副理事长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标题 * 50字符以内
内容 * 500字符以内
   
农垦日报红兴隆信息港中国友谊荒友家园上海知青华夏知青北京知青网建字106
贾宏图的博客哈尔滨知青团查哈阳知青网父辈的旗帜吕玥的博客陕西知青联盟吕永岩的博客宁波知青网
浙江知青网泉州知青网牛耕的博客许记者的博客859e家园中国农垦信息网红光知青网建字103
凤城大梨树
  注册邮箱:hljbt618@163.com  注册号:京ICP备08010947号  技术支持:互联信通 流量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