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顾问团 | 编委会 | 网主语 | 新闻窗 | 会客厅 | 文字屋 | 影像楼 | 实物馆 | 人物吧 | 档案室 | 留言板生活通
黑龙江兵团网  >> 文字屋 >> 评论
评论 (72)
感悟 (40)
书简 (0)
大地诗抄 (74)
当年亲历 (198)
长篇连载 (22)
连队写真 (117)
陈吉才:正视兵团问题 诠释六种说辞——《我看兵团》之三
黑龙江兵团网   2013-7-21      作者:陈吉才    来源:陈吉才

正视兵团问题 诠释六种说辞

——《我看兵团》之三

陈吉才

 

黑龙江兵团亦兵亦农的双重身份和她所处的特殊时代,注定其成长的艰辛。八年的时间里,兵团经历了许多是是非非。可以这样说,兵团在是非争辩中清醒,在是非争辩中前进。

兵团的是非之争,我归纳有六种说辞。

一是“原农场”与“旧农场”之说

所谓原农场与旧农场之说,主要是对原农场的称呼上,到底叫原农场还是旧农场。兵团组建后,原农场已分别改为某某团。在批判修正主义路线时,要求上挂下联,联系实际进行大批判,兵团则把原农场称为旧农场。“原”字是个中性词,而“旧”字则有贬意。这一字之差,既涉及到现役干部与原农场广大干部的团结问题,也关系到对他们在农垦多年工作成绩是肯定还是否定的大问题。所以,兵团党委和领导听到这一反映后,专门召开了党委会,很快纠正了这一说法。

二是“正、副职”之说

所谓正、副职之说,就是原农场的场长、书记解放后,绝大多数不能安排正职,只能保留级别,按副职安排。因为兵团团以上主要领导由沈阳军区任命且全部到位。所以,有的正场级干部对安排作副职有想法,认为解放干部工作落实政策不到位。个别同志甚至对此心有余悸。此事也是关系到落实政策的大事,尽管兵团想了不少办法,但一直到兵团撤销,也没有能满足所有同志的要求。

三是“黄、黑棉袄”之说

所谓黄、黑棉袄之说,是指非现役干部和现役干部,说穿了也是兵团内部的军民关系。“6.18”批示规定,兵团团以上机关都要配备一定比例的现役军人。这样,在兵团团以上机关中,便由现役军人和非现役干部组成。由于各级现役军人又多是各部门的头头,加之个别现役干部对非现役领导不够尊重,所以一些非现役干部认为自己一没职,二没权,有职有权说了也不算。

兵团党委对这一情况非常重视,不仅加强了对现役干部的平时教育,而且在兵团现役军人中集中开展了以反骄破满为主的“三自居”(以领导者自居、以掌权者自居、以改造者自居)教育。通过日常和集中教育,现役军人中涌现出不少肯学习,讲团结,讲协作的好同志。现役和非现役干部之间的团结加强了,关系更融洽了,氛围更和谐了。

四是“抓早”与“抓晚”之说

所谓抓早抓晚之说,是指兵团抓生产抓晚了,若是早抓几年就好了。言外之意,过去抓战备抓得多了,抓生产抓得少了。所以,抓早抓晚之说,也可以说是抓多抓少之说。

这个问题要从1974年说起。

1974年兵团农业生产打了翻身仗,不少原农场干部说:“如果兵团早几年像今年这样抓生产就好了。”其实这是一种误解。

了解兵团情况的人都知道,兵团组建初期,不仅“6.18”批示要求兵团必须把战备工作放在首位,而且边境战备形势也使兵团一刻麻痹不得。后来,中苏两国总理北京会晤之后,特别是19732月,总参谋部、农林部关于生产建设兵团领导管理体制问题的调查报告下发后,兵团的工作重心,比较明显地从以战备为主,转移到以生产经营为主上来。这并非兵团自己想早抓晚抓的事。

兵团第一副司令颜文斌同志听到反应后,有几句话说得很形象,很精辟。他说,我来兵团报到前,军区首长找我谈话说:“老颜,你到兵团去,可不是只为了种地,要是只考虑种地,我门会选个像陈永贵式的干部!

司令员这句话,充分说明了组建兵团、选派干部,特别是主官的配备,是以打仗为主考虑的。因为颜文斌将军是以敢打仗、打硬仗著称的。他身负18处枪伤,多次参加先遣队、敢死队。谁都会明白,让这样的将军来兵团当主要领导干啥。

五是“瞎指挥、一刀切”之说

兵团组建后,从沈阳军区所属各野战部队调到兵团3000多现役军人。这些人中,特别是团以上的主要领导干部,他们在部队带兵打仗很有经验,来兵团抓战备、准备打仗是行家。但指挥生产,尤其是指挥现代化农业大生产缺乏经验,曾发生不少瞎指挥、行政命令的现象,如强行限令某某时间完成某项生产任务。对此,原农场的干部、职工曾善意提出不少意见。

兵团党委和兵团领导对这个问题也非常重视,反复强调各级现役干部要多向原农场干部和老职工学习,向实践学习。后来也确实涌现不少像三师副政委阎柏松那样钻研农业生产,让非现役干部很佩服的现役干部。

其实,生产上瞎指挥、“一刀切”,也并非只发生在兵团时期现役军人身上。在农垦史上,不论兵团组建之前,还是兵团撤销之后,都有类似情况发生。特别是兴办家庭农场之后,经营主体发生了变化,仍有些领导干部习惯于行政命令,瞎指挥。

前些年在黑龙江垦区有几句耳熟能详的话,什么:“庄稼不倒人倒”,“不翻地就翻脸”,“不移苗就移人”。这与兵团时期的瞎指挥、“一刀切”相比,可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

笔者认为,诸如此类工作作风上的问题,不可能整顿一下一劳永逸,有的今天克服了,明天气候适应了又会发生。对此不应看得太重,也不能放大,更不能上纲上线。

六是“小镰刀打败机械化”之说

关于此说,原兵团司令部军务处副处长纪道庄同志在黑龙江兵团网《绷紧生产建设这根弦——实事求是评价兵团八年》一文中,对其产生的背景讲得十分清楚,大家一看即清。

但还有类似一个说法,即“生产建设兵团主张不能靠拖拉机、康拜因,最根本、最重要的靠我们自己的双手来开发北大荒、建设北大荒。”同时说,“兵团初期,人为的制造人与工具的对立,一定程度上破坏了生产力,严重阻碍了农垦经济的发展”(以上摘自《黑龙江垦区发展简史》一书127)。

上述这段话是该书在“贬低农业机械作用”问题中引证的。这段话究竟来自什么地方,是出自兵团某一文件,还是出自兵团某一领导之口,本人未做调查。我想,在文化大革命和极“左”思潮的影响下,在过份强调人的因素的大环境里,即使有某个领导说了类似的话,也不该孤立地夸张扩大、以偏概全,应实事求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同时更重要的,是别看其是怎么说的,要看其是怎么做的,是否真的破坏了生产力,是否严重阻碍了农垦经济的发展。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事实胜于雄辩。兵团八年开荒530万亩,拖拉机由5876台增加到9388台,谷物联合收割机由3333台增加到4621台,载重汽车从1685台增加到3450台。这一事实能说兵团是贬低农业机械化作用,严重阻碍了农垦经济的发展吗?更谈不上人为的制造人与工具的对立!

诚然,对兵团的各种之说都是对现役军人而言。说句实在话,来兵团的3000多现役军人,尽管他们对农业、对农机不是内行,但他们都知道打仗时冲锋枪比步枪威力大,大炮比各种枪有杀伤力。同样道理,很难想象,他们真的情愿将拖拉机、康拜因放着不用,只靠人的双手去开垦、去收获,有意人为地去制造人与工具的对立?

这里还想特别强调的是,兵团党委和兵团首长针对自身工作中的问题,曾两次公开作了自我纠正。

一次是19712月,兵团副政委蒲更生同志代表兵团党委,在兵团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创造四好连队“双代会”上的总结报告;

一次是197211月,颜文斌副司令员在兵团党委一届三次全会上的报告。

这两个报告均系统地揭示了兵团组建以来工作中的失误,并提出了加强和改进兵团工作的意见。

我认为,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兵团党委和兵团领导能主动揭露和纠正自身工作中的失误,尽可能减少“左”的思想对兵团工作的影响和干扰,是十分难能可贵的。后来的实践证明,这两次会议对兵团后来的发展和建设确实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任何组织、任何人撰写兵团的历史,评价兵团的功过,都不应忽视这一历史史实。更不可把兵团党委已两次公开纠正的失误还当问题屡屡进行抨击。

(未完待续)

(陈吉才  本网编委  原兵团司令部办公室秘书  后黑龙江农垦总局纪委常务副书记)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标题 * 50字符以内
内容 * 500字符以内
   
农垦日报红兴隆信息港中国友谊荒友家园上海知青华夏知青北京知青网建字106
贾宏图的博客哈尔滨知青团查哈阳知青网父辈的旗帜吕玥的博客陕西知青联盟吕永岩的博客宁波知青网
浙江知青网泉州知青网牛耕的博客许记者的博客859e家园中国农垦信息网红光知青网建字103
凤城大梨树黑客练手,不会对网站恶意攻击。
  注册邮箱:hljbt618@163.com  注册号:京ICP备08010947号  技术支持:互联信通 流量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