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顾问团 | 编委会 | 网主语 | 新闻窗 | 会客厅 | 文字屋 | 影像楼 | 实物馆 | 人物吧 | 档案室 | 留言板生活通
黑龙江兵团网  >> 文字屋 >> 连队写真
评论 (72)
感悟 (40)
书简 (0)
大地诗抄 (74)
当年亲历 (198)
长篇连载 (22)
连队写真 (117)
梁 炜: “爆破能手”露一手——58团连队生活记事
黑龙江兵团网   2013-6-16      作者:梁 炜    来源:梁 炜

                                       “爆破能手”露一手

 

——58团连队生活记事

 

 

爆破不仅仅是能把炸药弄响那么简单,其中有许多技术含量。

我们在209高地和旅大炮团那些当兵的共同生活的那段时间里,学到了许多有关85加农炮方面的知识,从炮弹头前部面涂的颜色就可以知道这发炮弹的种类:

有一圈浅绿色环带的那是曳光弹;

有一圈黑紫色的是穿甲弹;

有一圈黄色是燃烧弹;

通体国防绿是普通的榴弹------

还知道了穿甲弹破甲的原理。穿甲弹之所以能穿破厚钢铁层,是因为它的战斗部分采用了空心装药,弹头装药时最前面留有一个底部朝前的圆锥体空间,炸药爆炸的瞬间就会向前产生一股可以融化钢铁的超高温高压定向气流。当时部队装备的40火箭筒的弹头、75无后座力炮的弹头,都是这个构造。

我们这些知青肚里装不了二两香油,有点知识就得找机会显摆显摆。

那时乌苏里江刚开化,边境冲突缓和了,苏联的灰色的炮艇不时地从江面上驶过。他们的炮艇每经过珍宝岛附近江面时,前沿指挥部就发出警报,咱们的炮兵都必须迅速进入工事。瞄准的瞄准,装弹的装弹,各就各位,严阵以待。由于炮艇总来,警报总响,时间一长,当兵的也不把这儿当回事了。有时,甚至警报响后,他们连炮工事都不进来。

一天,苏联的炮艇又驶过209高地前的江面。85 炮工事里只有我和刘飞虎两人在聊天,趁那帮当兵的不在,听到警报后,刘飞虎主人般地熟练地跨上瞄准手的座位(平时我们这些农场的知青,只有在旁边看的权利),一边用手摇动横向和纵向的方向轮盘,一边问我:咱这炮打老毛子炮艇什么位置最好?

我凑过去,把额头贴在炮镜上部的皮垫,看到镜中的刻度对准的是艇的前上舷,就说,咱们应该打它的吃水线,那是要害部位,炸出个窟窿船就进水。

统一意见后,我转身跑到炮侧后,把一发涂有紫色和浅绿色的炮弹(我把它叫做曳超穿)推进炮膛。自然,那老毛子的炮艇对此全然不知,仍缓缓地逆流行进。飞虎操纵的炮筒在悄悄地随它移动。可是,还没等我们按击发按钮,就被闯进来穿四个兜军服的当官的给拽下炮位来,还挨了一顿训。一切前功尽弃,没有做到学以致用。

没想到,撤回到农场之后,一次偶然机会,英雄有了用武之地。

那天,我跟连队基建班上山打石头。我们基建班七八个人,以老职工为主,有小潘、小吴、老傅、老焦,还有北京知青李龙,他可是连队掰腕子强手,尽管赢不过他,我没事也总要跟他比试比试,我就是找他较劲。

基建班的班长叫余新泉。瘦高个儿,干活很有窍门,人主观还特有主意,一般人要给他提建议,他根本不听,几句话就给你噎回来。大家惹他不起,故送外号叫鱼“嘎牙子”。

当时,嘎牙子、李龙和老焦正在崖壁上打炮眼。我们连队打炮眼没有什么电钻、风镐之类的工具,只能用最原始的工具------铁锤砸钢钎。方法很简单,先用少量的炸药,把炮眼里的石头震酥,再用铁锤、钢钎掘进。砸不动了,再在炮眼里面放上少量的炸药,把石头震酥,再用铁锤砸钢钎往里掏。这样循环往复,一个炮眼一般要打两米深,得用一两天时间。

用炸药把炮眼里的石头炸酥向前掘进,使我想起炮弹的空心装药,那所产生的定向气流作用对石头是不是也管用?我不确定,我想要试一试,就跟“嘎牙子”说了穿甲弹空心装药的原理,用在打炮眼上也可能有用。

他不置可否,但把位置让出来,让我装药。这下我倒不会了,空心装药自己只是听说,没见过炮弹头里面怎么装的,又没图纸又没工具。但在“嘎牙子”那不屑的眼光下,咱也不能叫熊。我到山脚烤火堆边上捡来张破报纸,团成一团,把它揉成个大致的圆锥形,底朝前放进炮眼的底部,再把多半管炸药用纸包好放进去。谨慎起见,先用碎土慢慢往里填,当推上厚厚一段后,再用木棍一点点捣实,我的土办法的空心装药就做成了。

炮响后,“嘎牙子”依然不紧不慢迈着四方步,拎着划了记号的钢钎走上去,随便地朝炮眼里面捅了几下,慢条斯理地说:“都是用那么多炸药,还能炸出什么花样来?”

当李龙用长柄勺把炮眼里碎石清得差不多了,“嘎牙子”再把钢钎探进去,一看记号,有些惊讶,说:“可别说,你这法子还真管用,多炸进去有一拃。”说着,还举起手,伸出食指和拇指比划一下。

作业面上运石料的人都围了过来。

老傅夸我说:“人家有知识就是顶用,看看这不提高效率了!

小潘说:“哼,还不知道怎么的叫他给蒙上了!”

老焦掏出罐头铁皮做的扁扁的烟叶盒,一边卷烟,一边笑着对小潘说:“你可别不服气,有能耐你也蒙个给大伙儿看看。”

我一看是自己显摆的机会到了,故意谦虚地说:“打炮眼用空心装药真是我蒙的,真正的炮弹空心装药比这高级、复杂,那炮弹的战斗部分前部绝对是正规的圆锥形状空隙,炸药爆炸力在锥形斜面的引导下发挥聚能效应,把高温高压气流集中向前突破,别说这石头,那热度和力量就是坦克那厚钢板也能被融化……

看到大家听得很认真,眼神有些茫然,显然有些词不懂,我正想再找几个更专业的词来耍一耍,彰显自己学问的高深。“嘎牙子”却把话接了过去,他说:“炸药爆炸时那情景谁也看不到,但是这空心装药我是明白的,留个空就是让炸药爆炸时首先朝有空的方向使劲,炸药和人一样,欺软的、怕硬的,先找软的来……

 他的拟人比喻让我笑了起来,而对其他人如醍醐灌顶,一个个点头称是。

可别说,细想想,“嘎牙子”这比喻还真有一定的道理,比我讲的可通俗多了。他在原理讲解上胜了,我在理论和实践结合上胜了。不管怎样,不管成效大小,实践证明,咱这个“爆破能手”绝不是徒有虚名。

 

         梁炜  原三师58团知青)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标题 * 50字符以内
内容 * 500字符以内
   
农垦日报红兴隆信息港中国友谊荒友家园上海知青华夏知青北京知青网建字106
贾宏图的博客哈尔滨知青团查哈阳知青网父辈的旗帜吕玥的博客陕西知青联盟吕永岩的博客宁波知青网
浙江知青网泉州知青网牛耕的博客许记者的博客859e家园中国农垦信息网红光知青网建字103
凤城大梨树
  注册邮箱:hljbt618@163.com  注册号:京ICP备08010947号  技术支持:互联信通 流量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