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顾问团 | 编委会 | 网主语 | 新闻窗 | 会客厅 | 文字屋 | 影像楼 | 实物馆 | 人物吧 | 档案室 | 留言板生活通
黑龙江兵团网  >> 文字屋 >> 评论
评论 (72)
感悟 (41)
书简 (0)
大地诗抄 (74)
当年亲历 (198)
长篇连载 (22)
连队写真 (117)
谭祖培:全面客观公正地看待兵团历史
黑龙江兵团网   2013-3-20      作者:谭祖培    来源:谭祖培

百家论坛

全面客观公正地看待兵团历史

 

谭祖培

 

现在对兵团总体看法是各说各的,没有权威的定论。既然没定论,那我就说说我的看法,只能是一孔之见。

 

 

一,总体怎么看?

 

 

我觉得要从战略高度和历史角度去看兵团的战略定位,看大背景,看大举措,看兵团全局的大事。依据的是历史留下的记录、证据,而不是预设主题,先定是非,再去求证。研究历史,要坚持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否则门缝看人,往往看偏。

 

 

二,兵团的战略定位

 

 

战略定位很重要,它是判断大是大非的关键。经毛主席批示的中共中央“中发(6898号”文件规定很清楚: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战略定位是“屯垦戍边”,具体说就是毛主席和中央军委在黑龙江边境为国家建立部署的一支准军事部队,协助解放军为国家看家护院;开发建设边疆,为国家和人民搞一把米,以应对突发事件。

这样的战略定位对不对?从历史上看,汉朝的汉武帝,清朝的光绪皇帝就搞过“屯垦戍边”,在历史上发挥过很大的作用,历史也都作了很高的正面评价。我们党取得政权后就将进军新疆的部队转业,建立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其战略定位也是“屯垦戍边”,对新疆的开发和边防的巩固作出了很大的贡献。今天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已为国家单列,建立了武警部队,对打击新疆的“三股势力”、恐怖主义、维护国家统一、民族团结、社会稳定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在经济上成为国家最大的棉花生产基地。这都是不可抹杀的事实,谁也不能否认。兵团的战略定位肯定对。

 

 

三,兵团成立的大背景,大举措。

 

 

兵团成立前,中苏关系非常紧张,百万苏军压境,扬言要对中国使用原子弹。1956年干涉波南内政,1968年入侵捷克。苏联入侵中国,它干得出来。面对如此严峻的安全形势,毛主席,党中央,中央军委采取了一系列重大的战略举措加以应对。主要有:

 

 

1,进行“大三线”“小三线”建设,重要兵工企业、装备工业、科研机构、重要大专院校内迁。

 

 

大小三线布局不用说了,仅说内迁。

东北内迁的军事工业有:沈阳飞机工业,辽宁、吉林、黑龙江兵器工业。有的全迁,有的将主要的干部、科技人员、技术装备迁入三线下仔建设新厂,成都的飞机工业就是沈阳飞机工业下的仔。四川、贵州、甘肃的兵器工业就是那时从东北整体迁入建设起来的;兵团四师地域内连珠山炸药厂就是在兵团成立后全厂迁往大后方三线的。东北的原子能工业全部迁入甘肃、四川、贵州。等等。

在装备工业方面,长春第一汽车厂在湖北十堰下了个“二汽”;黑龙江 哈尔滨的三大动力在四川下了东电、东气、东锅;齐齐哈尔富拉尔基的重型机械厂在四川德阳下了个“二重”;沈阳机床厂在大三线下了好几个仔。同时在大三线还建设一大批装备、能源,原材料工业基地,形成了较为完整的工业体系。

在科研机构方面,将辽宁锦州的科研机构迁入四川绵阳建立了科学成,专搞核武器、航空航天。等等。

在重要大专院校方面:哈尔滨军工大学迁入湖南长沙;北方交通大学在四川峨嵋山下下了个西南交通大学。北京矿业学院迁入四川合川,等等。

 

2,全国备战,“深挖洞,广积粮”准备打仗。

 

这方面的事大家都知道,就不多说,仅说“深挖洞”。那时全国大城市总动员修人防工程,其后一些中小城市也挖起来了,其工程规模史无前例。不是吹,加上后来搞的,现在的大城市的人防工程,至少可以容纳30%的人。因为是国家秘密。这仅是我的估计。

由于“极左”路线,“广积粮”不怎么的。

 

3,成立生产建设兵团,“屯垦戍边”。

 

除原有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外,19687月成立了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还在1966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所属的10769名复转官兵(史称“66.3”复转官兵)分批到黑龙江边境组建了农建第一师和第二师,其任务是在黑河边境“屯垦戍边”,后兵团成立时编为兵团为1师。这证明,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成立是形势的需要,战备的需要,国家安全的需要,绝不是为了安排城市知青的无奈。知青到兵团是兵团接兵,不是“下放”、“充军”。

其后在1969年后又一窝蜂的先后成立了北京军区内蒙生产建设兵团等12个生产兵团和两个生产师(见表)。随着形势的变化,1972年到19761月,除保留新疆建设兵团外,其余全部被撤销,其中武汉军区湖北生产建设兵团从成立到撤销仅一年,是最短命的生产建设兵团。这些生产建设兵团共接受城市知青近200万人,组建了50余万人的准军事武装部队,其战略举措令苏联咂舌。

尽管成立生产建设兵团一窝蜂,效果不好,短命。但内蒙、黑龙江两个兵团无疑是非常正确的,其战略地位之重要,作用之巨大,是任何国家领导人和军队的统帅不可掉以轻心的。

文革期间成立的生产建设兵团存续表(本网略

 

4,调整外交战略,利美抗苏。

 

毛主席不愧是伟大的战略家。针对苏军大军压境,及时调整外交战略,利用美苏矛盾,采取“乒乓外交”、华沙谈判、邀请基辛格、尼克松访华发表《上海公报》等一系列外交战略举措,使苏联慌乱手脚,不得不放弃入侵中国的打算。周总理柯西金北京机场会谈,结束了中苏对持状态,使中苏边境的严峻安全局面得到了缓和。这也是撤销生产建设兵团的重要原因。

上述重大战略举措,对苏联是巨大的震慑,使其不敢轻举妄动。这叫做“上兵伐谋”、“不战而屈人之兵”。

毛主席和党中央、中央军委的上述大战略举措,无可挑弃。

 

四,兵团干的大事

 

在“军事戍边”上:

 

兵团成立初期就参加珍宝岛战斗的后勤保障,其作用不可小视;接收40多万城市知青,组建7万武装部队,一旦有事,可以立即出动;值班部队在边境值班,侦察苏军的动向,为决策层提供可靠信息;武装部队参加国防工程建设、修筑漠河、抚远两条战备公路和福利屯~前进铁路,打通了戍边通道;开发了三江平原,堵住了二福(二龙山~抚远)边境口子,使其不再有边无防。71年以后,中苏关系缓和,戍边任务有所减轻,但也随时保持高度警惕。

 

 

在“开荒屯垦”上:

 

 

据《兵团农业生产基本资料汇编》记载:兵团存续六年多,开发荒地511万亩(主要是1969年~75年),相当六个大县的面积;平均每年开荒90多万亩,相当一个大县的面积;这为后来国家在垦区建设百万商品粮基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特别是6师的组建,抚远的开发,功不可没。

 

 

在农业生产上

 

 

“汇编”记载:兵团存续期间粮食总产213.9亿斤,累计上交粮100.9亿斤。商品率为47%。

 

 

在发展工业上:

 

 

兵团建设了浩良河化肥厂、大庆炼油厂,经营好佳木斯肉联厂、农机厂。各师也新建了一批糖厂、食品加工厂、建材厂、煤矿等一大批工矿企业,加上原有的工业企业,使兵团的工业有了雏形,为后来的发展奠定了初步基础。

 

 

在房屋建设上:

 

 

林区长期停产闹革命,全面瘫痪。兵团根据省委指示,6年共组织部队上山采伐木材500多万立方米,其中350多万立方米交国家统配,缓解了国家生产建设和人民生活所需木材供应紧张状况。兵团共分得150多万立方米,保障了兵团生产建设所需木材的需要。

兵团6年共建设了近千万平方米砖瓦住房,是兵团成立前建设的砖瓦房总量的3陪,使垦区旧貌换新颜。

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事实。兵团人都是见证人,不管是谁无视这一事实,都没有用。

 

 

3,兵团各级党委在政治上抓的几件大事

 

 

其一,解放“漏网走资派”和“清理阶级队伍”中受迫害的一万多名干部群众。

 

据《黑龙江农垦大事记》记载:“原东北农垦总局、省农垦厅所属的干部中有7000名干部,或以‘执行修正主义办场路线’、‘走资本主义道路’,或以所谓家庭出身、社会关系、历史问题,被‘下放’,受排斥、挨批判。此情况一直延续到1971年夏天”。

我可以证明:这些受迫害的干部是在文革期间或在潘复生主持黑龙江省委工作期间抓“漏网走资派”整的。兵团成立后,按照中央文件规定,兵团的文化大革命在兵团党委领导下进行,不搞群众组织群众运动,不搞“三结合”的权力机构,更不准揪斗干部,主要是进行正面教育。19691月,兵团团级现役军人到职后,发现问题严重。1969年春节后,兵团各级党委即停止了抓“漏网走资派”和“清理阶级队伍”的运动,集中力量解放干部和受迫害的群众。到当年五六月份,解放安排了大批原农场各级领导干部,恢复他们的工作。到1969年底,这7000名干部大多数都解放了出来安排了工作,领导干部都安排到各级担任领导职务。几千名受害群众也得到了解脱。我是这期间的参与者,在我的回忆录里有述说(见《我所亲历的故事》107页)。我记录的1971年五师刘副政委在师知青工作会议上的讲话里也说的很清楚,现在还活着的团以上现役干部和非现役干部,都是见证人。《黑龙江农垦大事记》里说的“1971年夏天”也可以印证。那些说“兵团排斥了原农场干部”与事实不符。

 

 

其二,知青工作扎实有力,政策宽松,落实到位。

 

 

个别单位落实不好,那仅是个别局部。这在我记录的刘副政委讲话里说的够清楚。广大知青有感受,都是事实,不容质辩。

 

 

其三,选拔培养了一大批知青和非知青非军人干部。

 

 

光团以上的知青干部就有数百名,营连干部就更多。这些人返城后大多成了党、政府和各行各业的骨干,知识分子中的精英,其中五师党委选拔培养的非知青非军人年轻干部刘文举副师长后来担任了黑龙江省农场总局局长,对垦区发展水稻生产作出了巨大贡献。

 

 

其四,对现役军人管理要求严格。

 

 

严惩了现役军人中的腐败分子,将黄砚田、李耀东处以极刑,其力度之大,前所未有。我的原始记录里有上级党委对现役军人的要求内容,在兵团工作的现役军人也可证实,不是自吹。

 

 

4,兵团比较大的失误

 

 

兵团比较大的失误是撤销了“八一”农垦大学。由于在极左路线的影响下,加上兵团党委认识不足,1969年,兵团党委撤销了垦区“八一”农垦大学,直到19734月,才重新恢复。这是一重大失误。兵团颜司令员在1973年恢复垦区“八一”农垦大学时还做了检讨。他说:“我的最大罪过是撤销了垦区的唯一一所大学!”

其次是对科技重视不够。对科技干部没有重用,没能让他们在生产建设中发挥应有的作用。生产建设主要是死打硬拼,代价大,效果差。

兵团的失误,从总体来说都是局部,一旦认识到了,很快就得到了纠正,没有对全局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和影响。

综上所述,我认为对兵团那七年的历史,不管将来谁修史,都会给予充分肯定,正面评价,载入史册。

 

 

五,兵团的历史定位

 

 

兵团是黑龙江垦区军垦史的一个阶段,不能割裂。因此兵团的历史定位和评价将在未来由垦区历史学家来做。现在还不是时候,因为当事人很多还在,只能各说各的,讨论。我想:历史记录在,证据在,保存在垦区档案馆里,即使几百年后修史,当修史的人研究了那些史料和铁的证据,都会在垦区军垦史里对兵团那段历史写上一章,给予充分肯定,高度评价。

这就是我的“麻子照镜子——个人观点”。至于现在有的人、有的作品说这说哪,同样是个人观点。兵团的历史结论,他说了不算。不必太在意。

 

仅供参考。

谭祖培

2013115

附:给朱维毅的信

朱维毅博士:

你提到的对兵团的总体把握问题,也就是对兵团那段历史怎么看?针对当前各种各样的说法,我写了一篇拙文《对兵团总体怎么看?》,谈谈我的一些看法,不一定对,发给你参考。

谭祖培

 

编后话:经朋友介绍,也有知青经历的留学德国的朱维毅博士,同我接触,表示出对黑龙江兵团历史的极大兴趣。他本人喜爱写作,曾出版《德意志的另一行泪——“二战德国老兵寻访录》一书。在与我见面之前,朱维毅做了不少有关黑龙江兵团的功课,也接触了兵团不少人。我赞同他为黑龙江兵团写书立传的想法,愿意提供些力所能及的帮助。他把采访的重点放在兵团现役军人方面,我就提供了一个名单,于是,就有了朱维毅与原兵团五师67团参谋长谭祖培的来往,于是,就有了老谭的这两篇谈兵团、谈兵团知青的评论文章。——吕书奎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标题 * 50字符以内
内容 * 500字符以内
   
农垦日报红兴隆信息港中国友谊荒友家园上海知青华夏知青北京知青网建字106
贾宏图的博客哈尔滨知青团查哈阳知青网父辈的旗帜吕玥的博客陕西知青联盟吕永岩的博客宁波知青网
浙江知青网泉州知青网牛耕的博客许记者的博客859e家园中国农垦信息网红光知青网建字103
凤城大梨树
  注册邮箱:hljbt618@163.com  注册号:京ICP备08010947号  技术支持:互联信通 流量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