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顾问团 | 编委会 | 网主语 | 新闻窗 | 会客厅 | 文字屋 | 影像楼 | 实物馆 | 人物吧 | 档案室 | 留言板生活通
黑龙江兵团网  >> 文字屋 >> 评论
评论 (72)
感悟 (41)
书简 (0)
大地诗抄 (74)
当年亲历 (198)
长篇连载 (22)
连队写真 (117)
王路通:远去的横道河子——读《密林中的神秘部队》有感
黑龙江兵团网   2013-1-31      作者:王路通    来源:王路通

远去的横道河子

 

——读赵晓恒《密林中的神秘部队》有感

                                                                                 

                                                  王路通

 

 

读荒友赵晓恒在兵团网上发表的文章《密林中的神秘部队》,勾起了我诸多的回忆。

晓恒亲身经历了兵团在防御要地横道河子组建通信连的日日夜夜。他用感人的文字、生动的语言描绘出当年在没有后勤保障的情况下,战士们爬冰卧雪、挨苦受累、忍饥挨饿的艰苦岁月,和当年连队中的人和事。

《密林中的神秘部队》是一篇不可多得的展现当年兵团连队生活的好文章。

文章阅后,我和本网编委、原兵团老资格的纪道庄处长(后任总参防化兵部作战处长)就此交谈体会。老纪说:“我们兵团组建横道河子通信连这个事情,发生在上世纪60年代末,系当时沈阳军区针对苏军侵略准备反击所做的预案,是沈阳军区重要的战略部署中的一个‘棋子’,当年属于绝密。40年过去,绝密已经成为历史,今天我们对当年的绝密部署可以进行解析。”

1969年,由于中苏边境冲突不断,战争一触即发。当年,全国上下都遵从党中央、毛主席的部署,搞备战,备荒,防止苏联入侵。当年这是全党、全国、全军的重中之重。

为此,当年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按照沈阳军区的作战预案,兵团负责在黑龙江省合江地区、牡丹江地区,立即筹划组建以知青为主的三个现役师,并把牡丹江独立一师合并,成立一支新军,由兵团的副司令王统担任军长。其任务是:阻击和歼灭在黑龙江东部及牡丹江地区的入侵之敌。

在迫在眉睫的形势下,黑龙江兵团在196910月,马上在18团筹建了第一批报训队(报务培训)。没等到学员毕业,就从中抽调20人,赶赴牡丹江1422部队队部,和各师团抽调的一百多人聚集,由现役军人带队,进驻了横道河子七里地村,成立了黑龙江兵团通信连。

因为当时通信连知青穿的是五花八门的服装,所以,在老百姓眼里,那真是深山里的一支神秘部队。

以此同时,兵团还在带岭(铁力东、汤原西北,属伊春——本网编者注)的大山里,以抽调的16团知青为主,成立了兵团警卫连,负责兵团的后勤警卫。兵团直属武装团步兵26团、炮兵团63团也同时组建。

另外,文章中提到的磨刀石坑道(地址在牡丹江市东、穆棱西——本网编者注),就是沈阳军区的前线指挥部。

由于匆忙组建,后勤保障没跟上,来横道河子的这支部队,百十号人只能暂时栖身在老百姓的牲口棚里,房屋四处漏风。黑龙江的12月,正值漫天皆白,天寒地冻。通信连知青们吃的是高粱米,喝的是冻白菜汤,无滋无味不说,还难以填饱肚子。因此,闹出来很多人偷吃抢喝的笑话。加上宿舍没灯没电,文化生活极度贫乏。有个别人,因难以忍受艰苦的生活,当了“逃兵”。

据我所知,在那几个月里,通信连战士忍饥挨饿,挨累受冻,有些知青落下了终身的胃病、关节炎、痔疮等疾病。

4个月里,战士们只洗过一次澡,那还是连队领导和横道河子镇领导多次联系促成的。接近春节,一百多人挤在一个大池子里洗澡。等大伙洗完后一看,那洗澡水几乎成为能够抹墙的泥浆。

当时,当地的林业部门考虑到部队取暖和做饭用柴的实际,特批准可以在马棚的对面山上砍伐杨树、桦树及榛柴棵子用于烧柴。但战备紧张之时,对于如何砍伐,既没有明确规定,又没有技术指导。砍伐号令一下,知青们一上山,管他三七二十一,不管是椴树、核桃秋、水曲柳,还是百年的松树,拿起锯就拉,举起斧头就砍。短短4个月,那山上的树几乎被伐光了。原始森林遭到了极大破坏,山变成光秃秃的了,当地老百姓看后敢怒不敢言。

事到如今,再回看这一事件,如果将砍伐的“罪责”全归于我们的战士、知青,显然不够公允。知青不过是听从和执行上级的指令罢了。

通信连的知青之所以能够在如此艰苦的环境下坚持下来,一是当时要打仗的战备背景,让你只有服从命令,没有其他选择;二是连队干部的教导和深入的政治思想工作;三是知青们自身积极向上的政治追求和焕发出的爱国、报国热忱。这三点集中起来,主要是精神的因素发挥作用,使战士们才能够在那样的艰苦条件下,以苦为乐,以苦为荣。

说实话,最后给通信连解决问题,还是靠地方政府的帮助,和兵团首长的关心。兵团王统副司令给三师卫师长下了命令,才从18团调来一车白面,解了燃眉之急。不然,知青们还得靠捡白菜帮子度日。

中苏紧张局势的缓解,是当年前苏联总理柯西金访越回国途中降落北京首都机场,我们敬爱的周总理与柯西金总理经过简短的坦诚的会谈,才达成了两国互谅的备忘录。中苏边界上剑拔弩张的形势也随之缓和了下来。

因此,上世纪70年代初,黑龙江兵团主要任务由组建初期的以战备、打仗为主,转为以生产建设为中心。

不久,通信连被撤销,而后仅在横道河子留守了十几个知青,他们的任务是看护器材仓库和维护坑道,佳木斯的兵团警通连定期用卡车给他们送来给养。

留守点设在山坡的简易房子中,环境依然艰苦。留守知青们的伙食没有多大改观,每天的主食定时定量,仍然是吃了上顿没下顿,连掉到地下的米粒儿都要捡起来吃。买点副食要走下崎岖的山路去镇子里。那会儿,上级连个自行车都没给配备。留守知青养的看家狗(记得叫狗蛋)都饿得骨瘦如柴,一口剩饭都得不到,只能偷偷地窜到附近的养貂场,偷来喂貂的杂鱼,来维持它和小狗崽的生命。

留守知青们待在那里更加寂寞,更加无聊,真是顺应了现在的一句顺口溜:“治安靠狗,交通靠走,通信靠吼,取暖靠抖”。

话又说回来,迫于当时紧张的战备形势,领导机关没按“兵马未到,粮草先行”的常规出牌,没能考虑并安排好后勤供应,匆匆组建起连队,人为地造成通信连战士们饥寒交迫的困难局面,如果当时战争爆发,通信连的战斗力势必要大打折扣的。

艰苦的生活条件,也许会磨练出战士们的顽强的意志力和超越生理极限的生存能力,但作为领导机关,主要应该记取的是教训。

经验和教训告诫我们:平时我们教育战士不能只靠简单的精神鼓励,而需要建立起强大的军事实力,建立起可靠的现代化的后勤保障,不断培养和提高军人的军事素质,提高现代战争的科学理念。我们只有一个信念:“打得赢才是硬道理”。不然,是打赢不了现代战争的。

如今,时代不同了,时变与事变,横道河子的日子已远离我们。我们今天再阅读赵晓恒的文章,可以用今天的理念与视角,重新审视、反思当年发生的问题。我们更加珍惜今天的改革开放与社会进步,我们期望的是,今后不应也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2013 1 25

(王路通 本网编委 原兵团司令部管理处管理员 北京知青)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标题 * 50字符以内
内容 * 500字符以内
   
农垦日报红兴隆信息港中国友谊荒友家园上海知青华夏知青北京知青网建字106
贾宏图的博客哈尔滨知青团查哈阳知青网父辈的旗帜吕玥的博客陕西知青联盟吕永岩的博客宁波知青网
浙江知青网泉州知青网牛耕的博客许记者的博客859e家园中国农垦信息网红光知青网建字103
凤城大梨树
  注册邮箱:hljbt618@163.com  注册号:京ICP备08010947号  技术支持:互联信通 流量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