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顾问团 | 编委会 | 网主语 | 新闻窗 | 会客厅 | 文字屋 | 影像楼 | 实物馆 | 人物吧 | 档案室 | 留言板生活通
黑龙江兵团网  >> 会客厅 >> 现役军人
战友名录 (8)
现役军人 (35)
回访纪实 (64)
寻找战友 (1)
感悟感言 (10)
郭宪峰:革命路上一块砖——一位兵团现役军人的人生轨迹
黑龙江兵团网   2013-1-8      作者:郭宪峰    来源:郭宪峰

 

                                革命路上一块砖 

                 

            ——一位兵团现役军人人生轨迹

 

                                                                          郭宪峰

 

    看了网的《兵团撤销后军人去向何方?》一文,引起我深深的回忆和思考。因为我是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3000现役军人其中一员。

    人生道路漫长,关键仅有几步。调入兵团和离开兵团,对我来说都是命运转折。前者是避开厄运,踏上新的征途后者是更上一层,铺垫幸福晚年。为什么这样说?话题涉及一些私密家事。不过,时过境迁,已成历史,披露于外,也无所谓,那就从我怎么调入兵团说起吧——

    19694月,在《六·一八》旗帜召唤下,一纸调令,我从沈阳军区后勤部队,乘车北上,来兵团化肥厂报到。虽感突然,陌生,但很快就被火热的建厂高潮吸引和感染。全身心投入新的工作,失落感淹没在激情中……

    10年后我才知道,当年调动,另有原因。实际上是在我档案里,有一份来自家乡的“证明材料”在作祟。材料中证明,我父亲不仅当过伪保长,而且对现实不满,是被管制“四类分子”地富反坏”。家父可能被列入所谓‘坏分子’。加上我的其他社会关系也不那么清白,又是中农成份。我这个连队政治指导员,怎么能允许有这样的政治背景?在那狠抓阶级斗争年代,正处文革时期,部队在搞审干,清理阶级队伍。组织上当然要审查一番,考虑对我是留用或是处理

    说到审干顺便赘述一件发生在我部队的一桩自杀事件大概在1967年,一个和我一起当兵的河南老乡,在团里当保密员。近水楼台,他看了一份什么文件。据说他父亲曾当过国民党兵,就认为要大祸临头害怕得不得了,想一死了之。于是就在自己睡的双层铺上,用背包绳在床腿上上吊了。第二天上午8点多了,也不见他人影儿。领导派人到宿舍去找,撬开门进屋一看,人挂在床上,已自缢身亡。他才30来岁,可惜,可悲。芝麻大个官儿,父亲就这么点事儿,算什么?至于死吗?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终结了。

    我们还是严格遵守《保密守则》好,不该看的看了,不该知道的知道了,绝对没好处。

    处在样的时代氛围,不知不觉都在面对审查,经受考验。审查你的出身,考验你的忠诚。我在汽车训练队干得好好的,突然就被调走了。我记得来浩良河后,去兵团二师办事,在宝泉岭我给部队赵捷政委写了一封信流露出当时的委屈和迷惑。

    随着岁月流逝,我才逐步明白,调令背后,蕴藏着不易言表的内涵。把我从正规部队调往边疆,是前堵一道门,后开一扇窗。我打心眼里感谢部队首长对我的关爱和保护。不然,很可能被清理了。有几个老乡,就是在那时候被处理复员的。几年后,虽然国家给这些人落实了政策,恢复干部身份,重新安排工作。但他们的老婆孩子,身份无法改变,仍然窝在农村。

    2006年,我过70寿辰时,大儿子说:“我爸这一辈子,最大的成功之一,就是把我们姊妹仨从农村带了出来。这话也对,但不准确。应该说是兵团成全了我。

    到兵团后,组织上给了我额外照顾,就是一起我岳母办了随军。按规定,军官家属随军,仅限爱人和子女。父母不行岳母就更不行。可我爱人仅此一人,岳父早已去世所以在办随军时,两难问题摆在面前。把岳母一人留在农村,困难可想而知。接来一起生活当然好,如果没有户口,在物资匮乏的票证年代,仅凭我那点薪金,肯定困难重重,甚至无法生活。组织上了解了这一情况后,法外开恩,破例惠顾。岳母和爱人孩子的名字,都列在一张《准迁证.》上,户口从农村迁进了城市。这一下给我解决了天大的困难此情此意,没齿不忘。

    我的工作表现,得到领导的肯定和认可。到化肥厂后,先在知青连队和组建的尿素车间任指导员兼书记。1971年,车间升格,定为营级单位我也就势升任教导员,由正连职提为正营职。10来个车间,只有造气车间主任宋殿志和我增为厂党委委员。19772月,兵团撤,化肥厂改制。我还从尿素车间调厂政治处,任组织科科长。

    我从政多年,走过许多单位,遇到的人也不少,都没留多大印象。惟独兵团10年,深印脑海,萦绕至今。为什么?环境是条件,知青是纽带。在那狂飙的年代,在特殊的环境下,我接收带领知青,伴他们一段人生。一起生活、劳动、学知识、学技能、实习、拉练,建厂、生产。在同甘共苦朝夕相处中,惺惺相惜,情誼笃厚,这是我去兵团的最大收获。得到他们的尊崇和爱戴,是我一生的荣幸和财富。

    知青的光顾,使化肥厂名声远播。就连浩良河小镇,在一代人的记忆里,也借光增色。她像一块磁石,吸引无数故人,魂牵梦绕,回访寻根。

    那时候,有句响亮的口号:“革命战士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我调进兵团,除了坚决服从命令,努力干好工作,没有别的要求,更不敢奢望得到什么。实际上,凭心而论,却无为而果,我很满足。正应了那一典故:“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感到无论遇到什么事,要平常心态,顺其自然。看淡一些,看远一些。过去老批判“阿Q精神,此举有些偏颇。我认为,人们要想处理好得失利弊荣辱顺逆,真需要有点“阿Q精神。自我安慰,自我解嘲,自己找台阶下。从而找回自我,找回自信。只要默默承受,坚持振作终会峰回路转,迎来光明的。

    关于兵团撤销,虽然19751227,国务院中央军委已经批准。到了1977年,才具体落实到化肥厂现役军人身上。总的去向当然是回原部队和就地转业,但也不那么一致。李洪泉、王庆堂、秦 瑛、姜鸿钧、刘荣华、王来正、盛玉龙、郭林友、钱学甫、刘寿柏、周腊秀、安铁生、王合战等,开始就决定走。19771120前,他们陆续离开了化肥厂。

    杨德才,大概在1976年以前,自己要求复员。拿一笔安置费,携全家回山东淄博安了家。

    主动留下的有李 达、谭万福、赵云峰、沈电雷、骆遂贤、郭书来、刘惠杰等。姚经海和王师贵,开始决定留下。等他俩又下决心想走时,去佳木斯农垦总局恳求了几天,上头也没答应。沈阳军区已经封口,命令不准再走,他俩只好服从,勉强留下。1977105,化肥厂一共10名现役军人,正式办理手续,脱军装就地转业。

    我是个特例回部队的过程有点波折,滞后许久。对自己曾亲身参与建设的化肥厂,毕竟有一定的感情。以及估计走后肯定面临的困难,开始曾想留下。是老伴儿促使我,才下决心回部队的。当我向上级要求时,老实讲已经晚了。这时候,想走的都已经走了,我之所以弄上一个“特例”最后照样离厂归队。一方面,我是组织科科长,上下沟通,多少有点人缘儿。更主要的是,接收单位沈阳军区后勤部有人在为我使劲。

    回部队后才知道,原来在汽车训练队给我当过文书的山东兵李兴国,帮我做了工作。当时,他已在沈阳军区后勤部干部处任职,正负责接收工作。他跟接收组一到佳木斯兵团总部,看首批归队现役军人名单里没有我开始询问。所以,我的名字很长时间以后单独传过去由于他的作用,当然会获准接收。庆幸自己运气好,关键时刻总有贵人相助。不然,我也只好留下,扎根浩良河,为化肥厂继续奋斗了。

    归队批准后,在家待命,等了很长时间。直到19788月,我才携全家离开浩良河化肥厂。

    化肥厂对现役军人很好,很关心。留下的,职务如往,安排尽善。离开的,也备感温暖。我记得,凡是走的,每人送半立方红松板材。礼物不轻,情意更重。

    回部队后,暂时很困难,不过早有思想准备。其他方面,比我预想的要好,部队关怀备至,超出预想。

    不久,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部队拨乱反正,正本清源,落实干部政策。组织上拿出我档案中那份所谓的证明材料”,问我是否属实?看后惊讶错愕,立即写了申诉材料组织核实,除了父亲曾当过三个月伪副保长外,其他子虚乌有,随即撤销。十年的疑虑和委屈,终于昭雪。

    较早回来的安铁生,不久就转业了,在丹东市安了家。而我先在团政治处帮忙,1979年到汽车三营任教导员。1981年又提了一职,到沈后八五七车辆仓库任副政委。对我这个外放10年,年已44岁的老兵,能跨入县团级这个坎可以说组织上对我信任有加。这是我原来想都不敢想的。当初选择归队绝对正确,老伴儿功不可没。

    19844月,转业到丹东市税务局,又工作了1319977月,离开岗位,圆满退休。

    法国浪漫作家大仲马有句名言:“我最好的作品就是我的孩子。诚然,无法与其比拟,但意思是一样的。我有三个孩子。除了给他们宝贵生命、健康身体和遗传本分外,再也给不了什么。他们全凭自己拼搏奋斗,闯出一片天地。两个儿子,自考从政,仕途顺达,时下都重任在肩,主政效力。女儿在英国,生活很好。他们是我和老伴儿这一生最大的成功和骄傲。

    我已退休16个年头,生活充实,时尚多彩。经常外出旅游,交往知青朋友。这几年动脑动手,陆陆续续写了20来篇文章。发表在几家网站、报纸以及刊物上。桑榆生辉,欣慰而自豪!

奔波至今,已过古稀,感悟颇多,攒几句小诗如下:

 

         回望从政四十三,军旅生涯恩泽宽。

         兵团十年乘上下,坎坎坷坷亦平安。

         期望勿高烦恼少,坦荡平和好人缘。

         不忘根自农民本,苦尽甘来思源泉。

         心中永系共产党,安享盛世度晚年。

 

                                             2013.1.4

 

郭宪峰  原兵团化肥厂现役军人,尿素车间书记,现辽宁省丹东市国税局退休干部)

 

         

 

 

 

 

 

 

 

 

 

 
最新评论
值得看的好文章[2013-4-5 19:54:39]
发表评论
标题 * 50字符以内
内容 * 500字符以内
   
农垦日报红兴隆信息港中国友谊荒友家园上海知青华夏知青北京知青网建字106
贾宏图的博客哈尔滨知青团查哈阳知青网父辈的旗帜吕玥的博客陕西知青联盟吕永岩的博客宁波知青网
浙江知青网泉州知青网牛耕的博客许记者的博客859e家园中国农垦信息网红光知青网建字103
凤城大梨树
  注册邮箱:hljbt618@163.com  注册号:京ICP备08010947号  技术支持:互联信通 流量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