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顾问团 | 编委会 | 网主语 | 新闻窗 | 会客厅 | 文字屋 | 影像楼 | 实物馆 | 人物吧 | 档案室 | 留言板生活通
黑龙江兵团网  >> 文字屋 >> 当年亲历
评论 (72)
感悟 (41)
书简 (0)
大地诗抄 (74)
当年亲历 (198)
长篇连载 (22)
连队写真 (117)
李富强:难忘当年镩冰捕鱼
黑龙江兵团网   2012-12-18      作者:李富强    来源:李富强

难忘当年镩冰捕鱼

 

   李富强

 

 

   1969年初冬,水泡子刚结冰,我们几个知青便嚷嚷着要去凿冰窟窿捕鱼,几次三番地找一位姓赵的村民带我们去。

我们都叫他赵哥,浓眉大眼,虎背熊腰,二十七八的年纪,已是村里的头等庄稼把式了。还会捕鱼、下套子,编筐、编炕席,是村里数得着的能干儿人。

赵哥总是说,现在水太旷,逮不着鱼。好不容易熬到数九,在我们热情的感召下,赵哥终于同意带我们凿冰窟窿。有拿抄罗子的,有拿铁锹的,有拿水桶的。还有个知青拿上一条麻袋,说是装鱼用。我扛上冰镩子。一行人兴高采烈地来到水泡子上,冰面如镜。我拿起冰镩子镩冰,由于着急,镩子把得不稳,东一下西一下的。

赵哥说:“别着急,镩脚上就麻烦啦!”说着,接过冰镩子示范几下。我接过镩子接着干,当快接近水面时,赵哥接过镩子说:“我来,凿个冒眼儿兴许能涌上鱼来。”

赵哥轻轻地镩冰,当冰面与水面仅隔一层薄冰时,赵哥把镩子倒过来,镩尖朝上,用镩子顶部猛地砸下,砰――冰碎了,水从冰窟窿里涌了上来。我躲闪不及,湿了鞋。这时,什么也顾不上了,十几双眼睛盯着冰窟窿,水翻着花往上涌,,偶尔漂上几根水草,连个鱼毛儿也没见着。

大伙垂头丧气地往回走,有个知青问:“水为啥往上冒呢??”

“冰面下的压力大于冰面上的压力,水就冒上来了。”赵哥解释道。

“哪天还能凿冰窟窿呢?”我问道。

“咋的也得等到大冷喽,快点走吧,你的鞋湿了,别把脚冻喽。”赵哥边说边迈开大步,我们紧随其后。

二九的末尾几天,天气奇冷,夜里到了零下40度,又连着刮了三天大烟炮,天地间混混沌吨。

三九的头一天,天湛蓝湛蓝的,没有一丝风,阳光灿烂明媚。赵哥来到知青点,说:“过晌儿去弄鱼。”

我们几个来了精神,草草地划拉了几口午饭,便出发了。

原先镜子似地冰面,已成了锅底形,还裂开了横七竖八的冰缝。赵哥踅摸了好一阵子,才在锅底的半腰上,没有裂缝的冰面上跺了两脚,说:“就这儿吧!”

我抄起冰镩子干了起来。有个知青问道:“还凿冒眼儿吗?”

“没瞅见裂的缝子,猪脑子呀你!”赵哥抢白道。

冰窟窿很快就凿穿了,冰层有一米多厚,下面没水,全是淤泥,大伙儿一下傻了眼。赵哥蹲在冰窟窿边上,瞧着瞅着叫道:“你看,是啥在动。”

我也看见泥里有东西在动,连忙用铁锹铲了上来,“哎呦,是鱼!”我大叫起来。大伙儿围上来看,“是鲫瓜子……”知青们欢呼起来。

赵哥吩咐道:“冰窟窿往大扩,碎冰清干净。”

我划拉一堆草,扎成两捆,扔到冰窟窿下的淤泥上,然后跳下去,跪在草捆上,撅腚歪头,四下踅摸,冰层底部与淤泥间形成一个半尺多的空间,淤泥上密密麻麻地铺了一层鱼。我怀疑是看花了眼,揉揉眼睛,哎呦!鱼还动呐,全是活的,造物主太神奇啦!我直起身子嚷:“鱼…活的…还动呐…”

赵哥伸手把我拉上来,跳下去看了看,直起身子对个知青说:“你,回去先把黄豆煮上,拿两条麻袋,拉上爬犁,快点回来。”转脸儿朝我说,“把铁锹递给我。”

赵哥一锹又一锹地往上铲鱼,鱼落在冰面上,蹦跶几下,便不动了。有鲫鱼、鲤鱼、鲶鱼、嘠鱼,还有哈什蚂。

赵哥抬起头冲我说:“去弄点乌拉草。”

乌拉草弄来了。赵哥铲上几条尺把长的大泥鳅,放在乌拉草上,随后又铲上几条,总共有七八条,“用乌拉草裹严实喽,放到皮袄里。”赵哥叮嘱道。

我迫不及待地换下赵哥,这哪儿是捕鱼呀,分明是用铁锹搓鱼,是我有生以来最神奇的一次体验,感谢上苍的关照。

天擦黑时,赵哥吩咐撤退。我们弄了整整两麻袋鱼,凯旋。

回到知青点,屋里已满是煮黄豆的香味。赵哥打开皮袄,解开乌拉草,把泥鳅鱼放到水盆里,七八条泥鳅鱼居然还活着。有知青找剪子修理鱼。

赵哥摆摆手说:“你抓把盐撒在水盆里。”盐一入盆,就见泥鳅鱼上下翻滚,口吐黑水,身上的粘液渐渐退去,浑身满是鲜红的血痕,水都泛红了。

赵哥说:“这是老泥鳅,得吃鲜活的,大补壮阳,你们几个可别闹出啥花花事儿来,”赵哥搅动几下锅里的黄豆,“熟了,把鱼扔锅里吧。”

我捞起泥鳅鱼放到锅里,盖上盖儿,一阵水花翻动声后,鱼香伴着豆香扑鼻而来。

我去酒坊弄了二斤白酒。几个人围着锅大吃起来,鱼汤上浮着一层油珠,喝一口,通体舒泰;泥鳅鱼快要煮飞了,吃一口,嫩滑鲜香;黄豆更是松软可口。我们几个举杯先敬赵哥,而后又轮番互敬,酒至酣,汤告罄,一天的寒冷与劳累消失的无影无踪。

整整一个冬天,我们隔三差五就弄顿鱼吃,红烧、清蒸、侉炖、油炸。我做鱼的手艺是从这里起步的。

 

李富强  330团(桦川县江川农场)4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标题 * 50字符以内
内容 * 500字符以内
   
农垦日报红兴隆信息港中国友谊荒友家园上海知青华夏知青北京知青网建字106
贾宏图的博客哈尔滨知青团查哈阳知青网父辈的旗帜吕玥的博客陕西知青联盟吕永岩的博客宁波知青网
浙江知青网泉州知青网牛耕的博客许记者的博客859e家园中国农垦信息网红光知青网建字103
凤城大梨树
  注册邮箱:hljbt618@163.com  注册号:京ICP备08010947号  技术支持:互联信通 流量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