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顾问团 | 编委会 | 网主语 | 新闻窗 | 会客厅 | 文字屋 | 影像楼 | 实物馆 | 人物吧 | 档案室 | 留言板生活通
黑龙江兵团网  >> 人物吧 >> 话说当年
兵团英模 (0)
话说当年 (50)
人生轨迹 (42)
怀念战友 (55)
陆建东:机缘巧合—我和贾宏图的两次见面
黑龙江兵团网   2012-12-18      作者:陆建东    来源:陆建东

黑土情深  机缘巧合

 

——我和贾宏图的两次见面

 

陆建东

 

 

2007年的除夕之夜,我写了一篇《我在私营企业里发扬北大荒精神》的回忆录发给翁德坤。翁德坤肯定了这篇文章,说:“很有个性,我把你介绍给贾宏图,请他写写你的事情。”

我说:“我跟贾宏图有一面之交。”

我的这篇文章的主要内容是——

我回上海后,退休前的十多年里,在外资企业里担任领导职务,任财务总监和工会主席,还是保持北大荒人“责任、奉献”的精神。尽管公司给管理层配有小车,我是能不坐,尽量不坐,只要事情不紧急,路途近的步行,路途远的挤公交车。有盘点和查库的事都和工人一起劳动。

在人事工作方面,注意培养年轻人,给他们提目标、提要求,鼓励他们学习进步,让他们在各自的岗位上发挥作用。数十年来,中层干部、技术骨干都相对稳定,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公司的工会工作也全面开展,甚至比有些国企的工会工作都做得到家。

特别是经过努力,通过一年多的多方协调,为公司以13万一亩的低价,买进了当时浦东康桥地区已涨到30万一亩的土地26亩。

200010月,老板提出,要借我50万元买一套房子,被我婉言推辞。并向公司建议:再买10亩土地,通过一定的渠道,每亩仅18万,再建5-6幢五层的新楼,办一个公司的生活区,走全体员工共同改善生活条件的道路。

但我2001年四月患大病,开始休养,直到退休,没有能力再办“建公司生活区”的事情。

我带着这篇文章,在2008年四月初,到老西门的沈家花园宾馆接受贾宏图的采访。届时贾宏图已身居高位,在黑龙江日报社社长的岗位退休到省人大工作,是省新闻工作者协会的主席,中国作协的全委会委员,是我国的著名报告文学作家。34年过去了,虽然岁月在他和我的脸庞上都刻下了年轮,但是他依然热情、依然非常朴素,非常诚恳。

交谈间,贾宏图不断地烧开水,不断地为我斟水。他谈起当年《兵团战士报》上批判“南京之歌”,提起当年5连的后任指导员上海知青倪永刚。我告诉他,倪永刚夫妻俩都逝去了。倪永刚在生命的最后岁月里,任上海工缝集团董事长,把办公用具搬进了病房,还多次南下北上为集团公司操劳、奔波。

贾宏图感叹:“真是超越生命的北大荒精神。”

我向他提起5连多名知青回城后依然刻苦学习,努力工作。天津知青宋金山,在改革开放的大潮里办了多家公司,事业上红红火火。近年来又埋头写作,写出了一部反映北大荒知青战天斗地、龙口夺粮的长篇小说,希望帮助在主流媒体出版。贾宏图一口答应说:“我来帮忙。”

宋金山知道后,特意从天津打来电话,要把初稿送到上海来请他过目。他说:“都是老战友了,不要破费钱财,等我到北京,我们再见面。”

既直率地答应帮助,又处处替老战友着想,这就是从黑土地走来的作家,这就是贾宏图。

中午,贾宏图请我在宾馆的餐厅吃午饭。我要求我来付费,我是上海人,应尽地主之谊。他执意由他作东,点了很多菜。其中,如当年肉包子一般大的生煎就点了6个。我吃了两个,他才吃了一个。

吃饭时,我们谈兴正浓,他不停地做着记录,他的工作精神真是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剩下的菜和生煎,他执意要我打包带走,连说:“不要浪费,不要浪费。”

我在五十岁上下的十多年间,在外企做领导工作,老板几个月来公司一次,送往迎来的事情很多,除了家庭聚会吃剩要打包,其余场合不会要求服务员打包。贾宏图的热情、质朴深深地打动了我,特别是“不要浪费”的叮嘱,我已几十年没有听到了,感到分外亲切,格外温暖。老战友相见,如同一家人。

回想起34年前的往事,历历在目。

    1974年的春天,查哈阳还是北风凛冽,505连开始备耕。我正赶着小牛车在积肥,被通知到连部,见到了兵团宣传处长韩忠志和一个很精神的、大约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

韩处长当时三十多岁,说话语气平和,谈到了兵团建设上的一些问题。到1973年年底,兵团组建5年,总亏损6个多亿。粮食总产、单产都大幅下降,粮豆总产由1968年的26亿斤,下滑到1973年的4.7亿斤。单产由1968年的217斤,下降到1973年的128.6斤。对兵团的这个状况,当时的李先念副总理有一段批语:“这个兵团的生产情况,真有些‘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我所在的505连,是50团、也是5师的一个样板连队。1973年单产接近300斤,实现打粮1700吨,盈利20万,比1972年又进了一大步。多打粮200多吨,多盈利近5万。我当时想,如果兵团1300多个连队都像5连一样,兵团的状况就会“芝麻开花节节高”了。

我给《人民日报》写信,请他们转交李先念副总理。信中主要提到:多积肥,养好田,轮作不撂荒,精耕细作多打粮。经费使用上要量入为出,预算、核算落实到班组,事事有核算,件件不亏损。

后来,当时在5连蹲点的团政委张锡岭对我说:“你的信,李副总理有‘群众是真正的英雄’的批示。”

此前,我在给查哈阳蹲点的兵团司令部鲍鳌副参谋长写过多封关于连队经营管理、查哈阳轮作实行“麦—豆—麦—杂”田间管理的建议信。鲍副参谋长曾给过我亲笔回信,韩处长对信的内容多有了解。当时兵团领导机关的各个部门都在努力地探索扭转兵团亏损状况的办法。

韩处长很谦虚地问我还有什么意见和建议。

我说:“根据兵团当前的状况,管理工作还要进一步深入下去才行。”韩处长笑起来说:“继续研究问题,在崎岖的小路上只有不畏艰难的人,才能到达光辉的顶点。”

这时,跟随韩处长来的年轻人走上来,紧握我的手,我感到是很真挚的握手,很有力。他自我介绍说:“我是兵团战士报的记者贾宏图,让我们以后多联系。”

他们的话,是对我的鼓励,更是展现了当年兵团的现役军人,广大城市下乡的兵团战士,为了兵团的发展和进步,顶风冒雪、千里奔波、调研总结,努力探索兵团建设发展之路的精神风貌。

几天后,兵团王统副司令根据任政委的安排,到5连来考察一星期。王副司令除了找干部战士座谈,还带着伤病,特别是很严重的痔疮疾,每天早晨一手拿土篮子,一手拿铁锹,在营区里捡粪,为我们树立了榜样。

当时,我因为三年多坚持向上级党委报告反映迫害十多名女青年的指导员,受打击报复,被开除团籍,调去放羊、积肥、打石头。直至团政委亲率工作组下来调查,这个五师的“优秀”指导员才被“双开”。我才恢复了团籍,补交了10元团费。

以后,又调我到学校教书。离开北大荒前,我是50团团直学校、后改名为丰收农场中心学校的语文教研组组长。

我在学校的这几年工作很充实。经我修改、定稿的小学生朗诵稿,在地区和省里的朗诵比赛中取得很好的成绩。我参加了“九三局”中专考试的语文阅卷工作,参加了50团招聘教师语文考试出题和阅卷工作。特别是我这个没有上过大学的人,经学生和家长要求,由校长和教导员安排,给200多名应试考大学的学生和干部,开大课讲写作和语法、修辞,受到欢迎,连讲两场。

我的基础教材,是我在十四五岁时,在上海巨鹿路675号,听胡万春讲他写作、修改《过年》的过程;在延安西路少儿出版社,听陈伯吹讲散文和诗歌的写作;18岁时,在上图和静安区图书馆听评析《金光大道》的笔记。

我讲课,实际是拷贝诸多名家的文学讲座,结合平时上课的体会。如果不是巨大的返城潮,我想我还会留在北大荒当语文老师。这辈子干这一行,乐此不疲。

由于热爱文学,我订了多份报纸,经常在报上看到贾宏图在新闻战线上佳绩频传。我对我的同行老师们说:“这样一个把身心都献给北大荒的作家,注定这一生都是北大荒精神的传播者和歌唱者。”

世事轮回,机缘巧合。茫茫人海,世界那么大,又是那么小。是翁德坤推荐,是北大荒情结,是血浓于水的黑土情,使我第二次见到了贾宏图,我们开怀畅叙北大荒的34年前,畅叙北大荒人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陆建东  原五师50团上海知青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标题 * 50字符以内
内容 * 500字符以内
   
农垦日报红兴隆信息港中国友谊荒友家园上海知青华夏知青北京知青网建字106
贾宏图的博客哈尔滨知青团查哈阳知青网父辈的旗帜吕玥的博客陕西知青联盟吕永岩的博客宁波知青网
浙江知青网泉州知青网牛耕的博客许记者的博客859e家园中国农垦信息网红光知青网建字103
凤城大梨树
  注册邮箱:hljbt618@163.com  注册号:京ICP备08010947号  技术支持:互联信通 流量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