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顾问团 | 编委会 | 网主语 | 新闻窗 | 会客厅 | 文字屋 | 影像楼 | 实物馆 | 人物吧 | 档案室 | 留言板生活通
黑龙江兵团网  >> 文字屋 >> 连队写真
评论 (72)
感悟 (40)
书简 (0)
大地诗抄 (74)
当年亲历 (198)
长篇连载 (22)
连队写真 (117)
潘国平:井下“同行”——41团连队生活记事
黑龙江兵团网   2012-11-25      作者:潘国平    来源:潘国平

井下“同行”

——41团连队生活记事

    

潘国平

 

 

说也怪,师傅的一番批评我不但没生气,反而乐滋滋象得到了什么便宜。其实他并不是我的师傅,而是师傅辈上的人,我刚下井两年就当了师傅,人家都在煤矿干几十年了叫师爷、师祖都有富余。他们是刚刚来到我们煤矿的,团里关闭了在七台河市的“大围子矿井”,人员上百人都来到我们二营只有二三十人的小煤窑,感觉就像《水浒》中“火拼王伦”的情景,我们无论如何都无法与人家相比。这不,还真沾了人家的光,设备换了,机械化程度更高了,工资也提高了,小煤窑一下子变成了“鹿山煤矿 ”了。我们是全身一新的矿工着装,感觉也神气了。   

    那位师傅批评是因我打死了一只老鼠,不就是一只老鼠吗?我想,这又有什么过错呢?更何况它还曾经是四害。可这位师傅说打死的是他的朋友,是我们的同行。乖乖,这也太夸张了吧?师傅越是显得正经,我就越感到好笑,没想到这位师傅会有这样新奇古怪的思维。还说我们是什么同行!“同行”?不过看着老师傅那个认真劲,细想想似乎又有些道理。喔!“打洞”?也许这就是共同点?不过这也太滑稽了,想想我就想笑,我们兵团战士挖煤和老鼠打洞怎么能同日而论呢?真不知这位师傅是怎么琢磨的。我从来也没想过自己能和老鼠成了同行,更不知我攀上了这样同行朋友是自豪还是尴尬?

几天后,在休息室,这位师傅和蔼地问:“小兄弟,那天生气了吗?”他这一问,突然有一种亲切感,反使我不知所措。我赶紧回答说:“没有,师傅批评得对。”言不由衷的回答多少让我有些不安。

师傅大概已觉察到这一点,接着说:“其实,当初我和你一样,什么都不忌讳。可那时,我的师傅却告诫了我们很多的条条框框,文革时虽然破掉了很多,但我们还一直都认同尊重这些‘同行朋友’。”

我知道师傅说的朋友就是老鼠,可我仍感有些莫名其妙:“为什么呀?这老鼠怎么就成了朋友?

师傅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递给我。

“谢谢师傅,我不会。”我赶紧拿过师傅的火柴,给师傅点上烟,来弥补自己没能给师傅敬烟的尴尬。

点着烟,师傅却没有抽,一直夹在手中,手却有些颤抖。过了好一会,声音很小,像是在对自己说:“我的师傅就在那一次,为了我们......他再也没上来......

看得出,师傅尽管努力克制着自己,眼圈还是有些湿红,话也哽咽的得无法叙述。

师傅抽了一口烟,镇定了一下情绪,接着说:“我的师傅多次告诉我们,‘煤井里的老鼠是我们的同行、我们的朋友,有了危险它们会告诉我们,我们整天在地下挖洞,理应该有个相互照应。’我的师傅每次都把领到的面包,分给老鼠一半。我们虽然应付着师傅,但心里却没当回事。不久,不幸事情就真的发生了......

“那天早上,我的师傅因有些工作要在井上完成,我们就先下了井。下井前,师傅告诫说,这几天一定要多注意,我总感到要有什么事发生,下井后要多观察观察我们的同行,多听听响动,没问题再干。我们是吃阳间饭,干的是阴间活,一定要多加小心!”

“可这些话我感觉都听腻了,来到掌子面就像往常一样,我们马上就干了起来,师傅的叮嘱没起到丝毫作用。

两个小时后,我的师傅来到井下。他是个很细心的人,每次下井他都让我们休息一下,他会听一听,再看一看顶板、单顶、堆挤、密挤,以及同行老鼠是否有反常行为。这次,虽然我们嘈杂的工作改变了原貌,但我的师傅肯定还是做了细心的观察,在沉积的灰尘上他肯定是看到很多交错跑动的鼠印。以前我的师傅就讲过,到了井下看到老鼠乱跑,或看到交错的鼠印,就要赶快撤离!这就是同行传给我们逃离的信号。”

“这已是很大的一片采空区,井长为了省钱,既不放顶,也不打密挤,说再采一两天就结束了,何必还往里扔钱。师傅几次提出的建议都被井长冲了回来,所以我的师傅极其谨慎,凭借这些鼠印及时间,他推断这里可能马上就要大冒顶。我的师傅来到工作面告诉我们说,老同行传递的信号说马上会有危险,叫我们快撤离。说着,他跑去通知里面的人。我们一面往出走一面想,不会吧?这么好的顶板怎么会有事?走了没多远,突然感觉有点不对,隆隆的声响拌着飞沙走石突然向我们袭来,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一下什么也看不见,人跟着就飞了起来......感觉是和什么东西撞击了几次后就失去了知觉。”

“我们是在掩埋的煤尘中被找到后抬到了井上的。苏醒后我们才知道,是我的师傅用自己的生命换回了我们。而且知道了井下不是冒顶而是切掌子,这要比冒顶严重得多。我们已无法将师傅找回,他将永远的留在了地下。对于老鼠会留下信号的说法,自己以前总认为是天方夜谭,人这麽聪明,怎麽会要求助老鼠?所以自己先下井却没当回事,如果能仔细地观看一下,听一听,也不会让我的师傅赔上了自己的性命。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深深悔恨。这是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经验,希望你们也能从中领悟点什么.......

因时间到了,师傅没能继续讲下去。我们一个接一个,走出了休息室。师傅的经历,使我们每个人心情都很沉痛。我想,老鼠特有的功能是我们人类所不具备的,对井下的老鼠是该有个新的评价。为了生命和安全,我们也应该要和老鼠这个同行搞好关系,它为矿工们立下了这样的功德确实应受到尊重。同时,我们也该为有这样有本事的同行,而感到骄傲不是?!

  

(潘国平  四师41团工程二连战士  曾在26连、鹿山煤矿、27连、迎门山林场工作过,1988年离开农场)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标题 * 50字符以内
内容 * 500字符以内
   
农垦日报红兴隆信息港中国友谊荒友家园上海知青华夏知青北京知青网建字106
贾宏图的博客哈尔滨知青团查哈阳知青网父辈的旗帜吕玥的博客陕西知青联盟吕永岩的博客宁波知青网
浙江知青网泉州知青网牛耕的博客许记者的博客859e家园中国农垦信息网红光知青网建字103
凤城大梨树黑客练手,不会对网站恶意攻击。
  注册邮箱:hljbt618@163.com  注册号:京ICP备08010947号  技术支持:互联信通 流量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