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顾问团 | 编委会 | 网主语 | 新闻窗 | 会客厅 | 文字屋 | 影像楼 | 实物馆 | 人物吧 | 档案室 | 留言板生活通
黑龙江兵团网  >> 文字屋 >> 连队写真
评论 (72)
感悟 (40)
书简 (0)
大地诗抄 (74)
当年亲历 (198)
长篇连载 (22)
连队写真 (117)
梁 炜:“扫荡”与“反扫荡”——58团连队生活记事
黑龙江兵团网   2012-9-3      作者:梁 炜    来源:梁 炜

“扫荡”与“反扫荡”

——58团连队生活记事

 


    
知青们来到兵团连队,都有一种天涯沦落人的感觉。这种心境维系了彼此间热情好客的人际关系,无论谁有什么好吃的,多数人都希望与大家同享。拿天津话来说就是:都来掺呼掺呼

因此,在我们当中就产生了一些馋嘴食客。

馋虫难耐时,他们就在远处观察各宿舍的烟囱。我们宿舍夏天不需烧炉子,哪个宿舍如果冒烟,就意味着那里正在做吃的,告诉你美餐在等着你。

当然,冒烟宿舍中,也掺杂极少数在烧水洗衣服。但那只局限于女生宿舍,还是好剥离的。

冬天的时候,事情就变得更简单了。你无须到冰天雪地中。我们连队知青宿舍结构都是一样的,一栋宿舍有4个房间,每个房间都有天窗口与天棚相通。别说是炖肉了,就是你在房间烤个馒头片,抹了点大油,整栋宿舍各个房间都能闻到那油香味。在吃的方面,简直没有什么秘密可言。

况且那些食客,为了从他人嘴里分得一份羹, 练就了警犬一样的嗅觉,猎鹰一样的目光,灵猫一样的敏捷,狐狸一样的狡猾,饿狼一样的贪婪,使那些想吃独食的人,再坚壁清野也防不胜防。广阔天地里为了吃,所产生的“扫荡与反扫荡”的故事,贯穿知青生活的始终。
    
一次,我到河边打狍子,意外拣回4个野鸭蛋。当时多个心眼儿,想等宿舍没人时再煮了吃。便把它们锁在床头小木箱里,和我的猎刀、步枪枪机、手巾等杂物放在一起。每天都特为开开箱子,偷偷瞄上一眼那有点淡绿、充满诱惑力的野鸭蛋。

过了有四五天的样子,一天,我没出工,在家准备连队大批判会。我从食堂拿个馒头,又要点油和盐,还从女生宿舍借个小锅,准备回宿舍做煎蛋,美美地吃一顿。

为了防备别的宿舍闲人来蹭吃,就想来个速战速决。点着炉子后,马上坐上锅,倒上油,跑过去打开小箱。那4枚鸭蛋依旧好端端摆在手巾上,一阵欣喜,立刻去拿。可手一抓起鸭蛋,发现分量不对,晃一晃,轻飘飘的。翻过来一看,只见鸭蛋下面被人钻了一个分币大小的洞,蛋液早已无影无踪。赶快拿起另外几个,同样都是空壳。不知是谁早已提前享受了,还给我来个瞒天过海。

一时,我心里对那个偷吃了鸭蛋还作弄我的人愤恨不已。同时,还真不好意思把自己未吃上独食的事说出去,谁知道那家伙是不是正偷偷等看我的笑话呢。咱已经吃了亏,就不能再丢人了,只能忍了。
     
还有一年秋天,吃过晚饭,我看到食堂侧面的烧水房炉灶里剩下些炭火,在风中一闪一闪,用这种余火烧苞米是最好不过的。我赶快跑到苞米地里掰了3穗苞米,塞到炭火里。怕别人发现,还用灰烬仔细地埋上。心想,自己如果在旁边守着,目标太明显,来人还不得见面分一半。于是,返回食堂和炊事员聊天。过了两分钟,我过去看了看,那堆灰原样未变,才放心回到食堂。又聊了大约有十多分钟,我估计那苞米已烤好了,赶快打住话题,来到烧水房。只见那灶口火已熄灭,我拿根条子将那堆灰烬翻开,一看,哪里还有苞米!刚才放苞米的位置,被人塞了块劈柴。我向四周望去,百米内没有一个人影,也不知那人是啥身手,不怕烫着,拿着灼热的烤苞米能跑得如此之快。
    
要说更不怕热的,还数工程二连的烧窑知青。不是说他们耐住可以烧熟窝瓜、土豆的炽热砖窑顶工作环境,而是感叹他们能够抵住100度高温的嘴、食管和胃。

那是夜班的天津知青。一天,他们抓到一只猫,哥几个立刻扒皮炖上。就要出锅的时候,一个姓杜的杭州知青来了。他一边带手套一边说:哥们儿,我刚才写信耽误点时间,来晚了,大家受累了!

这时,炖着猫肉的脸盆正呼呼地往外喷着热气。小杜闻到肉香味,嘻嘻地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什么肉这么香?”

天津知青小张说:“炖得这是猫肉,你真是来得巧,赶快回去拿点盐,再找几个饭缸和勺子来。”

小杜听罢急身返回,不到一刻钟时间,就把哥几个吃饭的家伙在宿舍各角落一一找到。又到食堂拿些盐,马不停蹄赶到窑场后,直奔窑顶。只可惜,眼前只见空荡荡的脸盆扔在一边,满面红光的那哥几个正在若无其事地抽烟聊天。看到小杜回来了,有人就说:“这肉太少,不禁吃,没想到,没等你回来就吃没了。”

这是何等耐烫功力?希腊火神也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就能把滚烫滚烫的一大脸盆炖肉统统吃下肚,连汤底都没剩下啊。
    
一年春节,我们连队知青大多回家探亲去了,屋里只剩下我和另一知青,好像是连连。那天,快到中午我们才起床,门斗里冻的野猪肉也没有了,又懒于去食堂,只好烤些剩馒头片,把那副冻了有半个多月的野猪肝清炖吃。
    
猪肝不多,刚够我俩吃。为防止白食客进来分食,我们先把门插上,还支上根扁担加固。炉上的脸盆溢出肉香没一会儿,隔壁就有人敲墙喊道:什么好吃的?等一会儿再吃,我给你们送酒去!

连连回应:哥们,别来了,猪肝不多,刚够我们两个人吃,对不起您啦。
     “
大过年的,怎么也得凑在一起喝点吧!说着,有人跑到我们门外,拿两瓶北大荒白酒在窗外晃了晃。

让我们进去喝点汤也行啊!

     “我们煮的是猪肝,没汤! ”

     “……”

    就这样,在你一言我一语的对话中, 我俩加快了吃的速度。最后,把那帮食客放进来的时候,脸盆里已空空如也。来得人也没嫌弃,风扫残云,煮猪肝的水,也被当作汤喝个精光,炉上的烤馒头片,也被他们顺手牵羊。

人走后,地上只剩下他们带来的两瓶北大荒白酒。一个酒瓶倒了,酒洒了一地,我赶快扶起。心想:这帮家伙没喝酒,把瓶盖打开做甚。

可一闻,这哪里是酒,都是水。原来这道具是作为敲门砖骗我们的,用心可谓良苦。
    
那时侯,人们能把东西弄到手,吃进肚,达到了目的,就会因此欢呼雀跃。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知不觉中,情况却颠倒了过来。现在,这些过来人,早已说不出当初所蹭到的美食味道,然而,对为了吃所采取的种种花招却能记忆犹新,讲得是有滋有味。

可见,在人们生活中,目标的实现固然能激起内心的快乐,但是更多的快乐则产生在为这个目标而努力的过程之中。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标题 * 50字符以内
内容 * 500字符以内
   
农垦日报红兴隆信息港中国友谊荒友家园上海知青华夏知青北京知青网建字106
贾宏图的博客哈尔滨知青团查哈阳知青网父辈的旗帜吕玥的博客陕西知青联盟吕永岩的博客宁波知青网
浙江知青网泉州知青网牛耕的博客许记者的博客859e家园中国农垦信息网红光知青网建字103
凤城大梨树
  注册邮箱:hljbt618@163.com  注册号:京ICP备08010947号  技术支持:互联信通 流量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