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顾问团 | 编委会 | 网主语 | 新闻窗 | 会客厅 | 文字屋 | 影像楼 | 实物馆 | 人物吧 | 档案室 | 留言板生活通
黑龙江兵团网  >> 人物吧 >> 怀念战友
兵团英模 (0)
话说当年 (50)
人生轨迹 (42)
怀念战友 (55)
吕书奎:记老处长王强二三事——让人佩服与敬重的领导
黑龙江兵团网   2012-6-26      作者:吕书奎    来源:吕书奎

让人佩服与敬重的领导

 

——记老处长王强二三事

 

吕书奎

 

 

 

看了原总局研究室主任、上海知青范为常所写的怀念总局老领导王强的文章,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老领导的形象总是在眼前浮现,几件与老领导有关的事情在脑海中一一跃出。

19703月到兵团司令部生产处任职时,王强在二师任生产科长,并且知道他原来是八团、二九零农场的场长。而且没有两年,他就调到了我们兵团司令部农业处任处长。

王强被兵团机关上下公认是原东北农垦总局所属农场场长中的杰出代表,业务熟、能力强,且与下属有亲和力,颇得大家尊重。

尤其是1970年以后,兵团开始主抓生产,现役军人领导对大农场生产不熟悉,按部队指挥军事那样指挥生产,闹出过不少笑话。认识到以后,兵团现役军人领导干部,从上到下开始补课,全兵团开始尊重知识,尊重原农场干部,向他们学习生产技术,学习如何指挥农业生产。王强就是这个时候(1972年)调入兵团司令部的。

我们老处长孟广裕是现役军人,原旅大警备区的财务处长,行政13级,老资格。特别看重或喜爱有文化、能写作的下属。我就是被他选中,从18团一个连队,越过营、团、师三级,“乘火箭”直接提拔到兵团最高机关的。

王强也是受到老孟头的赏识和推荐调到处里来的。老孟头赴一师任副师长去了,王强接任处长。

那时,不光司令部的参谋长们(有好几位呢),连兵团首长,有问题,都愿意直接叫王强上去(我们处在一楼,司令部首长、兵团首长在二楼),面对面咨询。

首长们,特别是颜副司令,一出差,下师团,就乐意带上王强。有了这位老农垦高参在身边,首长可以随时随地听到符合实际的、有真知灼见的意见,自然就不会“瞎指挥”了。时隔多少年后,我得知,颜副司令自大连干休所回访黑龙江垦区,仍不忘请王强(届时已任总局局长了)陪同到下面农场转一转呢。

我们老领导是英俊的男子汉。高大魁梧,身高约有一米九吧,远超过一般人。五官端正,浓眉大眼。说话和气,总是面带微笑,给人以亲善之感。遇到下属有过错,往往先让副书记、现役军人姜副处长先去做工作,他一般不轻易批评人,更没见过他训斥人。

与当年的诸多领导相较,老领导最大的人格魅力是尊重人。就是一般领导不待见,甚至被一般同事也看不大起的人,王强也从不当众人表现出轻蔑,也从不说伤人自尊、讽刺挖苦的话。

我们处里20多个人,人不多,但人员构成不简单。有现役军人,有东总干部,有大学生,有知青;资历有深有浅,年龄老中青都有;为人处事,有人有心计,有城府,有人简单直爽;能力,主要是组织能力与写作能力,这20多个人,差距就大了去了。有的现役军人干部,从部队来到兵团,一切都生疏,业务能力不行,甚至字都写不好,写报告,起草文件没有他们的份。王强对这样的干部也同样尊重,可以在处内学习,做同志思想工作方面,发挥他们的作用。同时还鼓励他们一点一滴的进步。

 

 

1974年兵团农业处全体同志合影:前排左二贾春来、左三王强、左四孟广裕、右二姜喜川、右三石玉斌;二排左一吕书奎

 

 

五个指头不一般齐。处里大多数人都很阳光,但也有人善于在领导面前表现自己;有人看不起提拔起来的副处长,自己想当官;有人小心眼,处处斤斤计较。这些,王强都视为同事,想办法调动每个人的积极因素,团结大家,一同工作。

他也有不满与生气的时候。如,遇到首长固执坚持他认为是错误、或是不妥当的事,而他又无法说服对方,他从首长那里回来,也发发牢骚:“怎么能这样呢”,一边在大腿上搓着手指,做无可奈何之状。这时,往往是几位副处长,间或也有我们一般参谋,围着劝劝他,说些“首长就这脾气,过后就好了”,“别真生气,不值得”之类不触及根本问题的话。

以上是一般印象,下面说几件事。

1975年,我们在8团蹲点。那年夏季,各大学来兵团招收知青上大学。兵团机关司、政、后三大部,各推荐一名知青。司令部推荐了管理处一名来机关不久的佳木斯青年,而置我们这些已来机关6年以上的大处室青年于不顾。且推荐程序不透明,有搞“猫腻”之嫌。

我当时年轻气盛,又急切地想上大学,不顾处内诸多同事的劝阻,连续五天,一天一张大字报,批评并揭露所谓的“黑箱操作”,贴到了机关大院服务部的墙上,引发了机关的一次“地震”。

我一时成了机关上上下下议论的中心人物。有人不理解我的做法,说是“红卫兵”又在“造反”;也有人明里暗里支持我,本处老同志王泽义和邓廷秀,还公开联名写大字报支持我。

事情出在农业处,想必司令部首长会给王强处长施加压力。王强处长特意安排处里老同志彭景春找我谈话,安抚我,让我不要做出不理智的事来,一切听从组织安排。

可那时,我哪里听得进去?!我头脑发热,拒绝接受谈话人意见,认为“不正之风”必须有人出头与之斗争。我甚至做好了被“发配”回18团的准备。

我抗争的结果谁也没有料到:司令部原推荐的人被撤销,我也没被推荐成。倒是成全了司令部一位“与世无争”的“渔翁得利”者,本地青年,被推荐上了清华大学。

这还不算。司令部党委会上,有领导认为我“无组织无纪律”、“不服从领导”、“败坏机关作风”,要处分我,也可能还有别的处置考虑。

是王强处长,在司令部党委会上,慷慨陈词,告诫那些现役军人首长,不要重犯文化大革命“整群众”、“斗群众”的错误,使原想要处分我的意见没有通过,有理有力地保护了我——一个只为能上大学做出了点“出格”事的年轻参谋、北京知青——我可一直是受过司令部表彰的先进青年呢。

当然,我没有参加过当年的司令部党委会,具体情况是事发后,从内部人士那里一点一点透露给我的。

我的五张大字报,在1975年夏季,即兵团宣布撤销的前的几个月,把兵团机关大院搅得风生水起。那几天,不知司令部某些领导是多么的紧张!那位原本被推荐的人的好事也被我搅黄了,一时恨我的人,希望我得到惩戒的人,估计会有。但是,事后,我却毛发未损。并在几个月后的19762月,兵团宣布撤销,我平稳地告别令我伤心过的兵团司令部农业处,经副总编张志仁推荐,吕正衡总编同意,转到了政治部农垦报社,开始了我一生不再改变的新闻职业生涯。

令我啼笑皆非的是,完成这一转变的缘由,是因为他们都看过我的五张大字报,由此认为吕书奎“文笔很好”,完全可以胜任报纸工作!

我永远感激老领导当年对我的保护之恩!

 

 

兵团农业处部分同志佳木斯站前合影:中排左三王强、左四首任处长孟广裕;前排右一吕书奎

 

1985年,89月间,以北京上海知青为主组成的新闻界回访团回访北大荒,总局领导赵清景、王强接待了我们。赵清景还一路陪同我们,经红兴隆、建三江,到了黑龙江上,沿途看了不少农场。在佳木斯时,又碰巧见到了久负盛名的王震将军,还与老人家合影留念。

就是在这次回访中,在表面的鲜光背后,王强处长私下与我谈到了他的为难与苦衷,他的矛盾与踌躇。他的顾虑是范为常的回忆文章里谈到的,当时的党中央要在垦区推行农村联产承包制,要搞家庭农场。王强是努力贯彻中央指示的,并在绥滨农场(原二师9团)搞起了试点。可是,这一做法,在垦区内部遇到很大阻力,许多人不赞成,行动上迟缓、抵制。如果说,下面的思想还可以慢慢做工作,但是,来自北京的,特别是五八年带领十万转业官兵开发北大荒的领军人物,一时却不理解。认为农垦是国家全民所有制农业大企业,是给农村做示范、做表率的,岂能分田单干,向农村、农民学习?!因此,老人闻风来到垦区,把当时的总局领导狠狠训了一顿。

你说,作为当时处在风口浪尖上的总局的主要领导,他能怎么办?上下都有很大的力量掣肘,工作怎么做?王强局长很为难。

我当时是中国青年报主管农村报道的主编,应当说,对中央的农村政策领会和接受的比较快,比较准确。同时,我当时还与杜润生的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人民日报农村部保持密切联系,最新精神能最快知晓。还有一点,在我们知青回访时,我的好朋友、人民日报农村部的主编吴长生也同时在垦区采访,他还专门去了试点家庭农场的绥滨农场。我们通了话,对王强局长的思考与顾虑交换了看法,一致认为,应该排除干扰,坚决按照中央指示,在垦区坚定不移地推行家庭农场和联产承包制。

我将此意见,作为中央媒体的主流意见,告知王强局长,并希望局长坚定自己的想法,不要犹豫,不要徘徊,顶住压力,坚决贯彻中央指示。总之,我们尽其所能,在思想和感情上,支持了老领导一把。

 

 

1993年9月吕书奎与老领导王强(左)合影于总局大豆节1

 

 

回到哈尔滨时,我特应邀到王强局长家中拜访。当时香坊那边刚在建设,挺偏僻,路还不大好走。只记得去时局长在路上接我,走时局长又送到路边。在家中还一再嘱咐我,经常给他寄些材料来,供他学习参考。我当时答应好的,可回到北京后,事情一忙,就忘记了。写到这里,感到实在对不住老领导。

其实,在王强任处长的兵团农业处时,我常常到72户(兵团机关宿舍)他们家去,老领导和他的夫人对我可好了,我们到他家一点也不拘束。记得老领导夫人姓佘,佘太君的佘,也好高大,在兵团子弟校、还是幼儿园做领导。

王强处长挺关心我们知青干部,在我印象中,我与他相处的近5年中(1972---1976),每年春节都让我回家探亲。遇到有到北京的公事,如开会等,也总给我机会,借机回家看看。好像一年总有两次回家机会。这在兵团基层连队,是想也不敢想的事呀。

他还曾利用到北京开会的机会,特意到崇文区龙潭湖畔,看望我父母,让他们放心,支持我在边疆好好工作。我父母曾说,你有这么好的领导,你不好好工作怎么也说不过去。

 

 

大豆节上原兵团农业处参谋吕书奎(左)、王泽义(右)与老处长王强(中)合影

 

 

记得有一年,按处里安排,我要到西部一五师那边出差,火车票都买好了。可前一天夜里,因为吃东西有问题,半夜里拉痢疾,肚子疼得要命。同宿舍的老大哥彭景春起来,陪我到机关院里的门诊部。到那就挂上了吊瓶,身上一点劲都没有了。这是我在黑龙江兵团11个年头,唯一的一次到医院。王强处长得知,一大早就来到门诊部看望我,嘱咐我好好养病,好好休息。车票让人退了,出差取消。

部下有事,领导反映这么快,亲自到病床前看望,对于远离父母的我们,内心自然挺感激的。

对待工作,我记得王强很爱写,手里总有个笔记本。别看他身体高大魁梧,所写的字却很小,写起来总是很认真,一笔一划,绝不潦草。审阅我们所写的报告、文件,也极其认真一丝不苟。好像有些讲话,他自己也能起草。

最后的印象,是在兵团撤销前的1975年底,或是1976年元月,兵团召开有史以来的学大寨表彰大会。反正开完这次大会兵团就结束使命了。大会由我们处做会务。记得全兵团要分门别类表彰的单位个人很多,得有一二百人吧。为了不出乱子,是他在会前,在会场,在舞台上下,亲自领着我们,会同要表彰的单位个人,一遍又一遍演习颁奖、领奖的程序、过程,以确保兵团上千人的大会不出纰漏。

我不知道,一个土改时期的老党员、共和国建国时期的老县长、老场长、老处长,好像也是行政13级,还是1415级,记不清了,工作如此认真,事必躬亲,今天回想起来,着实让人感动!

遗憾的是,老领导留下的影像不多。我将相册中仅有的王强处长、后来是王强局长的照片翻拍一下,放在此处,算是对他的怀念吧。

永远怀念我的老处长王强同志!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标题 * 50字符以内
内容 * 500字符以内
   
农垦日报红兴隆信息港中国友谊荒友家园上海知青华夏知青北京知青网建字106
贾宏图的博客哈尔滨知青团查哈阳知青网父辈的旗帜吕玥的博客陕西知青联盟吕永岩的博客宁波知青网
浙江知青网泉州知青网牛耕的博客许记者的博客859e家园中国农垦信息网红光知青网建字103
凤城大梨树
  注册邮箱:hljbt618@163.com  注册号:京ICP备08010947号  技术支持:互联信通 流量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