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顾问团 | 编委会 | 网主语 | 新闻窗 | 会客厅 | 文字屋 | 影像楼 | 实物馆 | 人物吧 | 档案室 | 留言板生活通
黑龙江兵团网  >> 人物吧 >> 怀念战友
兵团英模 (0)
话说当年 (50)
人生轨迹 (42)
怀念战友 (55)
王秀清:是知青打开了我的心结——怀念敬爱的父亲王洪恩
黑龙江兵团网   2012-6-8      作者:王秀清    来源:王秀清

                                    是知青打开了我的心结

 

——怀念敬爱的父亲王洪恩

 

王秀清

 

 

在北京知青杲文川的博客里,25团一营3连在高立长的带领下,第一个吹响了拓荒者的集结号。当我看到那一个个熟悉的知青名字,和一幅幅珍贵的老照片,心情无比激动,仿佛又回到了40年前那激情燃烧的难忘岁月。尤其当看到爸爸和知青们在19713连建点一周年的合影时,倍感亲切。知青们的网上留言更是让我热泪盈眶。

 

天津知青赵淑芝写下了长篇深情留言:

看到王秀清的留言,不由得使我怀念起秀清的家父王洪恩连长 。我们之所以一直怀念老连长,是因为自第一天踏上这片黑土地时,他对我们的关心和爱护,教我们如何做人。虽然连长的文化水平不高,却让我们找到了家的感觉,我们都为能生活在这个大家庭而感到骄傲和自豪。建点过程中对我的磨炼,作为一生工作宝贵的一部分,我会永远珍藏在心中。因此,我要感谢在九泉之下的老连长。

老连长的一生都献给了北大荒,自我们到北疆后,看到的就是他那消瘦的身影。但是连长一直是精神焕发,带领我们不满17岁的年轻人起早贪黑,冲锋在前,享受在后。当时的我们也不知道照顾老连长,健壮的身体就是那时透支的。当时建点条件十分艰苦,没有亲身经历,一般人是想象不出来的。连队虽然不到50人,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不仅仅是脱坯建房那么简单。一班人马,每天吃喝拉撒睡,新来知青的思想身体状况等等,都要过问。

由于在建点中,连长不会高谈阔论讲大道理,只是为完成任务让大家起早贪黑的干活,所以被大家称为“王老狠”。

在大家的努力下,终于抢在上冻前把土坯房盖好了,入冬前我们愉快地搬进了新房,老职工的家属也搬进来了。

试想,没有王连长的狠心,冬天我们还会在帐篷里居住;没有王连长的狠心磨炼我们,日后我们到装卸连扛麻袋,踏上那川流不息的松花江,抬木头,入囤的时候,还要经历很大的挫折。所以说,三连建点,王连长功不可没!

 

北京知青刘雅姵跟贴:

老连长为了让我们早日住上新房,每天清晨他都4点左右就吹哨叫我们起床,抓紧时间把前一天闷好的土和草翻开,用钩子和泥。

 

北京知青高立长写道:

王连长是农业的行家,凡是他待过的连队,粮食没有不丰收的,靠的就是他那股抓农业的狠劲。因为种庄稼是靠天吃饭,季节性非常强,节气不等人,翻,耙,耢,播,镇,决不含糊。经常搞大会战,加班加点,而且带头干。

 

博联社杲文川这样评价:

秀清的父亲,是比我们年长的老北大荒人,他们吃苦耐劳,无私奉献的精神,对知青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他们父女两代人,集中展现了北大荒人的形象:坚忍,刚强,热心,朴实,诚恳,好学,善思,友善,因而能和知青们水乳相容。

 

虽然爸爸离开我们已经17年了,可我却跟爸爸有打不开的心结,甚至有些怨恨。那是因为我们得到的父爱太少了,爸爸对家人的关心太少了。

妈妈重病,妹妹手术住院,都看不到爸爸的身影。就连女儿结婚的大喜日子,他都忙得回不了家。

我和妹妹小小年纪就去井边抬水。冬天井台滑得站不住,多少次跌倒,夏天连人带桶掉进水沟。

知青们可以上大学,安排好工作。可作为连长的子女,却只能待在农工班。

在我的微博里,曾经写过身边的亲人和朋友:妈妈,姥姥,弟弟,妹妹,知青,唯独没有写过爸爸。我不理解爸爸为什么对自己的家人那么无情。

看到知青们那发自肺腑的留言和评论,让我又重新了解了爸爸,更理解了爸爸的所作所为。和爸爸非亲非故的知青都能够理解他,做为女儿更应该识大体,顾大局。即使他有错,必竟是给了我生命的至亲的爸爸,我也要原谅他。

爸爸是七星农场土生土长的农家子弟。虽然没有进过高等学府,却写得一手漂亮的钢笔字。还曾当过教师。而且凭着自己好学上进和聪明才智,积累了一套管理机务和农业的经验,可谓无师自通。24岁就当上9队的队长。

五十年代,农场的交通不发达,出行只能以步代车。当时家还在1队,爸爸要往返于1队和9队之间,横穿齐腰深的大草甸子。上有蚊子、小咬、瞎蠓的叮咬,下有泥泞难行的沟沟坎坎。有时还要与恶狼周旋,经历着生与死的考验。

由于爸爸工作能力强,不论是农业还是副业,不论是机务还是后勤,都能拿得起放得下。所以哪里最艰苦,爸爸就被分配在哪里。一个单位刚刚有了起色,初具规模,爸爸就又要奔赴新的战斗岗位了。 

记得从1958年到1979年间,爸爸调动了6次工作,搬了4次家。我们跟着他从1连到9连,从9连到36连,又从36搬到3连,然后又搬到6营。

爸爸对工作一丝不苟,以身作则,坚持跟班作业。他的办公室就在地号。春天一身土,夏天两腿泥,秋天满手茧,冬天脸上霜。

在农业连队,丈量土地是统计的事。爸爸为了得到准确的数据,不辞辛苦要到地号亲自操作,拿着“地弓子”(丈量地号用的工具)在几千米长的地号来回测量。

夏锄时节,爸爸跟着职工两三点钟就下地,查看农作物生长情况,露水打湿半截裤腿。麦收期间,跟着康拜因,监督收割质量。机车的驾驶室就是他的办公桌。

我们家也是爸爸的办公室,还兼“招待所加食堂”。白天,爸爸在连里忙了一天,下班后,仍有人到家里请示汇报工作,探讨问题。那些从高校毕业的大学生、技术员,都要向爸爸请教农业技术。他平易近人,从不摆官架子,不厌其烦,耐心指导。外单位来了客人,爸爸就领回家盛情款待,妈妈就是招待员。

连里的知青更是我家的常客。爸爸和知青结成了忘年交。野营拉练,他打起背包和知青一起摸爬滚打。家里有了好吃的,要找知青一起享用。与他们喝酒吃饭,无话不谈。和知青们在一起,他像年轻了许多。3连的知青闫彦池,刘雅姵,吴恩波,戴桂存,王鹤仙,赵广春等等,都经常来我家。

至今,妹妹的知青朋友张喜秋,还记得在我家吃妈妈做的野鸡肉的味道。

文化大革命期间,受极左路线的影响,一些人写大字报批判爸爸,还要打倒他,让他靠边站。当爸爸重新出来工作时,却不记前嫌,不打击报复,仍然重用这些人。

别看爸爸平时少言寡语,关健时刻一掷千斤,让群众心服口服。在他当干部的几十年里,不贪污受贿,也不以权谋私,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家里的大事小情,都是妈妈一人操持。

七十年代,在连队里能当上出纳、会计、卫生员,能上机务,都是好工作。有一年,姑姑听说机务上需要人,就从1连赶来,要求爸爸给侄女安排到机务上工作,却被他拒绝了。

为这事,我对爸爸极为不满。恨他无情无意,不讲情面。多少年过去,还是耿耿于怀。弟弟妹妹的工作,他也没有关心过。后来,我因为在兵团射击队,参加了黑龙江省运会,为25团争得了荣誉,回来被作训股调到团部,才自此结束了农工生活。

几个妹妹和弟弟,也都是靠自身的努力,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二妹是洪河农场粮食中心的化验员,年年被单位评为先进工作者。三妹是七星医院的白衣天使,技术精湛,且能歌善舞,是单位里的文艺骨干。四妹曾当过教师,广播站播音员,青年干事,后调任七星机关直属党委。大弟弟继承了爸爸的遗传基因,自学成才,刻苦钻研机车修理技术,精通国内外各种农机具,被4分场提为机务参谋,现在七星农场机务科工作。

爸爸不仅是农业、机务的行家里手,还心灵手巧,多才多艺。在繁忙的领导工作之外,还有他的个人爱好和追求,展现了爸爸细腻、浪漫的另一面。

每年的春节,爸爸挥毫泼墨,亲手写上一副对联贴在门上,那词句与文笔并不比买的差。爸爸还会在过年时,做冰灯挂在院子里、六七十年代,物资贫乏,买不到麻将,爸爸就用木头锯成小块,再把112颗牌逐个画上图案。那是需要很高的技术和耐心的,这副牌跟随爸爸许多年。

为了改善家里的伙食,冰天雪地,爸爸和两个弟弟拉着爬犁,带着冰钏,去3连的东大濠捞蛤蟆。春天,爸爸用自制的小刀把黄豆抠一个小洞,里面装上药,放在田头,我们就能吃上美味的大雁了。

36连任职时,爸爸和连部的干部一起上台表演节目。到团部开会时学了新歌,回家抄下来挂在墙上,教孩子们唱。

爸爸的一生,虽然没有惊天动地的创举,可他是七星农场创业的先锋,农业战线的排头兵,是无畏的拓荒者,革命的老黄牛,哪里需要哪里走。他是一块默默无闻、任劳任怨的铺路石。

在他铺就的路上,有人提了干,有人入了党,有人当了劳模。而爸爸一直工作在基层,既没提干,也没立功。没有优厚的生活待遇,也没有荣耀的光环。但他依然尽职尽责地当好他的连长,不图名利,不计较得失。

在女儿心中,爸爸是个垦荒英雄,是个顶天立地的真正的北大荒人!

由于常年野外作业,超负荷的劳作,致使爸爸的身体积劳成疾,提前退休在家养病。不在工作岗位的他,每天收听新闻,看报纸,关心着国家大事。闲来锄地拔草,含饴弄孙。姐妹们婚后回娘家,他亲自去地里给我们摘窝瓜,走时依依不舍送到路边。

19931213,爸爸走完了他的人生之旅,年仅59岁。

值得欣慰的是,孝顺的儿女们为爸爸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庄严肃穆的灵堂,满院子的花圈挽联,浩浩荡荡的出殡车队。七星农场派来了代表为爸爸送行,分场领导为爸爸开了追悼会。各级领导致了悼词,对他老人家的一生给予了高度评价。

愿在九泉之下的爸爸安息瞑目,女儿永远怀念您!

 

2012-6-5

(王秀清:原六师25团当地知青,《亲历兵团》中《难忘兵团射击队》一文作者。本网忠实网友)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标题 * 50字符以内
内容 * 500字符以内
   
农垦日报红兴隆信息港中国友谊荒友家园上海知青华夏知青北京知青网建字106
贾宏图的博客哈尔滨知青团查哈阳知青网父辈的旗帜吕玥的博客陕西知青联盟吕永岩的博客宁波知青网
浙江知青网泉州知青网牛耕的博客许记者的博客859e家园中国农垦信息网红光知青网建字103
凤城大梨树
  注册邮箱:hljbt618@163.com  注册号:京ICP备08010947号  技术支持:互联信通 流量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