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顾问团 | 编委会 | 网主语 | 新闻窗 | 会客厅 | 文字屋 | 影像楼 | 实物馆 | 人物吧 | 档案室 | 留言板生活通
黑龙江兵团网  >> 文字屋 >> 连队写真
评论 (72)
感悟 (41)
书简 (0)
大地诗抄 (74)
当年亲历 (198)
长篇连载 (22)
连队写真 (117)
吕书奎:钓鱼“钓”出河蚌——八团38连蹲点拾零(2)
黑龙江兵团网   2012-5-7      作者:吕书奎    来源:吕书奎

钓鱼“钓”出河蚌

 

——八团38连蹲点拾零(2

 

        吕书奎

 

 

回忆的闸门一打开,1975年蹲点时期的事就一件件奔涌而来。

工作队蹲点中,除去“抓革命促生产”的紧张工作外,也随同连队作息,也有休息日。

说起业余生活,我们农业处石玉斌副处长有两大爱好:抽烟和钓鱼。抽烟就不说了,只说钓鱼。

我不会钓鱼,也无此爱好。但不知为何,“石虎子”(石副处长绰号,尤其是兵团司令部计划处张福如副处长这样称呼他,他俩原本是一个处室的,可能因石玉斌的性格和行为处事,不但直爽,敢说敢做,且有些楞头青吧,我们都随着背后叫开了)钓鱼总要叫上我。为什么呢,也许因为工作队员中我年龄最小,好指挥派遣?反正他一叫我,我就得去。我对此倒也没什么反感。休息了嘛,光在宿舍呆着也没劲。

另外,作为工作队员,自身行为也要检点些,也不能老往青年宿舍或家属区跑,也怕搞得太近乎了,节外生枝,闹出些什么“闲话”来。所以,一到休息日,我们还是在工作队员自家小圈子里活动,洗洗衣服,打扫卫生,浇花种菜(王凤书在宿舍前空地上种了好多像“扫帚梅”那样特别好看的花)。要么请假跑到营部、团部,买点东西,看看同学(我们北京五十五中初高中生也分到八团好多人),也就这些。

说远了,还说钓鱼。钓鱼前要准备鱼竿、鱼饵、盛鱼的水桶(东北叫“畏的罗”)等。特别是鱼饵,我要跟随石虎子提前一天,在地里挖许多蚯蚓。他特会找,在不深的地里一挖,就翻出好多蚯蚓。然后带土装入一个小盒中,钓鱼时备用。鱼钩和鱼竿(就是一般的竹竿)都是石虎子自己准备的。这一次钓鱼,好像一共去了四个人,还有老同志王凤书,现役干部老许,都是被石虎子忽悠去的。

钓鱼的地方,一时说不准。只记得早上从38连出来,好像迎着太阳往东走,要过八团最东边的36连,再往东就是荒草甸子,江岔子,没有人烟了。这个地方,今天我上网看卫星地图,我们钓鱼的地方,好像就在同江的对面,松花江的西北岸,再往北一点,松花江就并入黑龙江了。

也就是这一点,到了冬天,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你只知道眼前是条冰雪覆盖的江面,但是,究竟是松花江,还是黑龙江,你可就分不清了。记得当年传达“内部消息”,有沈阳军区某部现役军官携“小老婆”,千里迢迢跑到这里,要叛变投苏。冰天雪地,白茫茫一片,俩人连累带饿,好不容易过了松花江,便以为过了黑龙江,到了老毛子地界。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被棉衣皮帽裹得严严实实的人,一张口就是“这里是苏联什么地方?”其结果可想而知,被我兵团和边防战士抓了个正着。

同是这个地方,夏季真美。用今天的观念和时兴的话,那就是绝对“无污染,纯天然”,自然环境完全保持“原生态”,是难得的一片净土。这里杂草丛生,有齐胸高,碧绿碧绿。江岔子中的江水,清澈见底。加上蓝天白云,阳光明媚,万籁寂静,令人心旷神怡。

石虎子脱掉鞋子,挽起裤腿,趟过浅水处,找到一处好地方,告诉我,“早上是鱼吃食咬钩的时候”,便穿蚯蚓、调浮漂、甩杆钓鱼了。

我呢,见到如此的好江水,只想到深处来一次畅游。便脱得只剩一条短裤,慢慢趟水向深处走去。因头一次到此,一不知冷暖,二不知深浅,三不知江中有无蚂蟥、水蛇之类,所以,还是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摸索着慢慢前行。

水先没过脚踝,再没过小腿肚……突然,脚下踩着一个圆圆的、滑滑的硬东西。心里一惊,弯腰下手,从脚底下费力把它挖了出来。一看,是一只比碗大的河蚌,手中掂着,觉得有两三斤重。这么大、这么重的河蚌,我打小从未见过。

我举起河蚌,让石副处长看,他好像没什么惊奇。我只好将河蚌甩向岸边,继续前行。

没想到的是,自水没到膝盖处,几乎每迈一步,都要踩到河蚌,有时踩上还打滑,其锋利的边缘还险些划破我的脚底。我更不敢走快了,一边不断弯腰挖出河蚌,一边不断将它们甩到岸边。直到岸上布满了我扔出的河蚌,我也不过离开岸边二三十米远,江水还没没到屁股。完了,想游泳是不可能的了。只好败兴往回走。

到岸上一数,被我扔出的河蚌竟有20来只,各个都是那么大。你一动它,它就将蚌壳收得紧紧的,你根本撬不开它。

先别管它们了,还是和石副处长学着钓鱼吧。

此时石已钓到好几条鱼了,好像大部分是鲫鱼。我本无心钓鱼,便随便甩杆,也不看鱼漂,心里还为没能游泳懊悔呢。直到石副处长招呼我“收工”、“回家”,我才将鱼竿顺势一拉,准备收杆。没成想,我这鱼竿没有鱼钩,就用鱼线系了一条蚯蚓,最后一拽,楞然有一条正咬着鱼饵的“傻鱼”被我一下拽了上来。看着它在地上蹦跶,大伙那个乐呀!看来历史上还真是有这一出啊,这不是“姜太公直钩钓鱼——愿者上钩”今日重现嘛!

钓上的鱼有水桶装着,好拿。可面对着一地的大河蚌怎么办?我先问这东西有什么用?大伙说,东北人好像不吃这东西,煮不烂。职工家属用它喂大鹅,鹅吃这东西,且长得快。那好,就背回去送给家属们吧,反正咱们回去煮鱼炖鱼还得有求于家属们呢。

我刚开始有些贪心。心想,我好不容易一只一只挖出来的,要全部拿走。使什么家什盛呢?用衣服、裤子吧,扎起口来装。装起一背,太沉,回去还得走上十来里地呢,这哪行!加上大家也劝我,少背点得了。我就拣大的背上十来只,剩下的全被我又撇回江岔子了。

这十来只大河蚌,少说也有二三十斤。他们那一桶,连鱼带水,也没有我的沉,何况还有三个人来回替换呢。背了一程,我受不了了,便扔下一个。隔一段路,又觉得沉了,便又抛下一个。最后到连队,好像只剩下四五只了。我将它们给了一户养鹅的家属,那家属可高兴了,说够他们家几只大鹅吃几餐的了。

石副处长钓上的鲫鱼,不好意思交给家属去炖,怕影响不好,便悄悄从食堂要了一点盐,让四川人老许将鱼宰杀,去鳞去肠肚,装入大茶壶,来了个“清水炖鱼”。

你别说,当时尽管没搁什么作料,吃的时候,觉得这鱼特别鲜美。大伙围着大茶壶,吃了个“不亦乐乎”。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标题 * 50字符以内
内容 * 500字符以内
   
农垦日报红兴隆信息港中国友谊荒友家园上海知青华夏知青北京知青网建字106
贾宏图的博客哈尔滨知青团查哈阳知青网父辈的旗帜吕玥的博客陕西知青联盟吕永岩的博客宁波知青网
浙江知青网泉州知青网牛耕的博客许记者的博客859e家园中国农垦信息网红光知青网建字103
凤城大梨树
  注册邮箱:hljbt618@163.com  注册号:京ICP备08010947号  技术支持:互联信通 流量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