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顾问团 | 编委会 | 网主语 | 新闻窗 | 会客厅 | 文字屋 | 影像楼 | 实物馆 | 人物吧 | 档案室 | 留言板生活通
黑龙江兵团网  >> 文字屋 >> 连队写真
评论 (72)
感悟 (41)
书简 (0)
大地诗抄 (74)
当年亲历 (198)
长篇连载 (22)
连队写真 (117)
梁 炜:听说食堂杀猪了——58团连队生活记事
黑龙江兵团网   2012-3-28      作者:梁 炜    来源:梁 炜

听说食堂杀猪了

——58团连队生活记事

 

 

我们连队食堂,平均每周都要杀一头猪来改善伙食。这对近200人就餐的食堂,虽说吃不了几顿,但是有了肉,不仅大锅炖的菜香了,就是病号饭的面条里也放上了瘦肉丝,那味道,美极了。

美味佳肴有谁不想吃?因此,只要听到食堂杀猪,去连队周医官那儿开病号饭的人就会骤然增多。

周医官转业前就是军医,在连队里工资较高,抽的净是些好烟,却很少买两毛钱以上一盒的烟。他的绝招是,平时兜里装着8分钱一盒的经济烟,遇到正抽烟的知青过来,他便从兜里掏出一根叼在嘴上,说:来,咱们对个火!借完火之后,顺手把自己的烟换递给对方,笑呵呵地说:换一换,让咱尝尝你的烟。

虽然如此,因为周医官这人随和,大伙也便不计较,。

一天中午,刚从天津探家回来的李新成在宿舍收拾东西,听说食堂杀猪了,心想这个机会可不能错过,一定混个病号饭吃。他立刻跑到到医务室,临进屋,有意点上支刚从天津买的阿尔巴尼亚带过滤嘴的烟(可能才一毛多一盒)叼在嘴上。进屋后,装作很痛苦的样子,跟周医官说:医官,我病了。

周医官问:哪难受啊?

李新成支支吾吾地回答:浑身没劲儿,吃不下饭。

周医官早就看出他的花花肠子了,就说:没问题的,给你开点酵母片,吃了就好。

李新成见医官没像往常一样主动换烟,看来这关系还要疏通,否则病号饭就会泡汤。

于是,李新成干脆亮出底牌,从兜里掏出两盒阿尔巴尼亚烟放在桌上,说:我刚从天津回来,这是我从家带回来的外国过滤嘴烟给你尝尝。

不等周医官答话,李新成话锋一转,又说:对了,不知咋回事,回来后,食堂的饭一口也吃不下,怎么办?”

那时连队抽的香烟,除了凤凰牌以外,很少见到带过滤嘴的。凡带过滤嘴的,都被看作是甲级烟,那可都是凭票供应的啊。

周医官笑眯眯拿起一盒,抽出一支,点着,狠吸一口,缓缓地让烟从鼻子飘出,一面叭叽叭叽嘴,说:这烟味道还真和中国的烟不一样,一面很自然地掏出钢笔,从桌上小学生算草本上撕下一页,边写边煞有介事地说:你可能是刚从家回来,水土不服,给你开两天的病号饭吧。正好今天食堂杀猪,病号饭里有肉的。

哈哈,病号饭里有肉,这医官咋啥都知道?李新成见目的已达到,也没有多问,急忙说了声“谢谢”,便兴冲冲地搂起那病号条,出了门。

他把病号条交给食堂的炊事员后,还补充说:我们宿舍‘饿狼’太多,面条给我多做点,要不,我就吃不到了。

4点半,到开饭时间了。李新成见知青们开始三三两两回到宿舍,自己连忙蹬上擦得锃亮的皮鞋,拎着饭缸,潇洒地走向食堂。

一路上,他不断地用天津话与迎面遇到的人打招呼:哥们儿,您那,下班了!姐妹儿,下班了!

要知道,没病的人能吃到病号饭的机会可不多,那心情真是无以言表。

到了食堂打饭窗口,他自豪地把饭缸往里一递,说:打我的病号饭!

炊事员看到李新成来打饭,惊讶地说:你的病号饭让贾不贾他们给你打回去了,是肉丝面。我们怕你不够吃,做了多半饭盆,足够5个人吃的。

李新成心想,贾不贾给我打回去了,可宿舍里没有,来的路上也没碰到,真是奇了怪了。

他急忙出门寻找。刚绕到食堂房后面,就看到贾不贾、小美丽、小牛犊子几个人,围着井台,撅着屁股在吃什么。

肯定是在吃我的面条。 事不容迟,李新成一手拎饭缸,一手握筷子,直冲进人堆。只可惜已晚矣,只见盆边上挂着几根面条,而盆里就剩下一层泛着油的汤儿。看来,哥几个已进入“打扫战场”阶段了,正在用勺喝呢。

看到李新成到来,贾不贾一本正经地说:我们本想给你剩点带回去,既然你来了,咱们就一起吃吧!说着,往后退了一步,让出个空儿。

面对这帮“饿狼”,李新成还能说啥,赶快换勺喝汤,否则连汤都没了。

那哥仨很大度地把位置让给李新成,站到一边,一个劲儿夸这面条做得油大、肉多,好吃。

尤其贾不贾,抿一下嘴唇,笑嘻嘻对李新成说:明早的病号饭,咱哥几个还在一起吃,热闹。

李新成心里那个气呀,可看到贾不贾刚从家穿回来的崭新匝杠小棉袄,吃面条时弄得胸前尽是油点子,就幸灾乐祸地说:哈哈,新棉袄咋弄成这样啊?好嘛,白吃别人的面条弄的,毛主席说,有一利总有一弊,你们自己不开病号饭抢我的,还跟我装大尾巴鹰,哼!

说完这话,李新成气也消了不少,心里总算有些平衡了。

贾不贾用袖口蹭了蹭嘴边的油渍,看看胸前的油点子,自我安慰地说,“没事,咱的棉袄是两面用的,反面也可穿,等再脏点,就翻过来穿。”

有了前车之鉴,第二天,天还没亮,李新成就匆忙起床到食堂吃病号饭去了。

食堂司务长自己值班。李新成走进里间,边吃面条边问,“墙边大水缸里装的是啥?”

司务长告诉他,缸里是煮的肉。又补充一句说,那肉可不能吃,还没煮熟哪。

那时候,食堂没有冰箱,为了使肉能存放长一些时间,就用当地的土办法,把肉切成一二两大小的块儿,用盐水煮一遍,然后倒到缸里,炖菜的时候舀出一些。这样,杀一次猪的肉,至少能保存几天时间。

李新成捞出一块肉一看,虽然里面没熟,但外面一层却熟了,还很香。就偷偷地用刀把熟的一层切下,连切了好多块儿,装了半饭缸,又浇上点酱油,堂皇走人。

回到宿舍,自然又是一顿美餐。贾不贾起床一看,李新成端回来肉,问明情况后,急得连脸都没洗,拎着饭缸去了食堂里间。

怎知道司务长发现缸里的肉被偷,已经让炊事员把大缸挪到仓库里,还外加上一把锁。

贾不贾在食堂操作间巡视一圈,连个肉毛都没见到。

贾不贾虽然没找到肉,但在面案下面,却发现两大桶已凝固的大油。“贼不空手”,他用饭缸戳了一缸。端出门一看,迎面来吃饭的人很多,他慌忙把饭缸搂在怀里,匆匆回到宿舍。然后蹲在炉前,把馒头切成片,在炉盖上烤得焦黄,再抹上大油,一顿海吃。

直到出工了,他才发现自己那崭新匝杠小棉袄,因为刚才遮挡饭缸,弄得里子也都是大块大块的油腻。

晚上回宿舍后,他失去了往日的高兴劲,独自坐在床头,一口口抽烟。

宿舍的人问他怎么了?半天,贾不贾才沮丧地说:今天真倒霉,老李的病号饭没享受到,到食堂偷大油,还把新棉袄弄脏了,下工后到医官那儿去开病假条。我编个‘附件炎’的病。咱哪儿知道,‘附件炎’那是只有女生才得的病呀。当场被医官识破,又被嘲笑一番,这一天,过得也太不顺了。

李新成听到后,用饭勺敲着饭缸,得意地说:今天咱可倍儿棒,破天荒自个享受了三顿实实惠惠的病号饭,介肉丝面条做得油大、肉多,恁么嫩、恁么好吃,好-----吃。

贾不贾闻之,沮丧至极。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标题 * 50字符以内
内容 * 500字符以内
   
农垦日报红兴隆信息港中国友谊荒友家园上海知青华夏知青北京知青网建字106
贾宏图的博客哈尔滨知青团查哈阳知青网父辈的旗帜吕玥的博客陕西知青联盟吕永岩的博客宁波知青网
浙江知青网泉州知青网牛耕的博客许记者的博客859e家园中国农垦信息网红光知青网建字103
凤城大梨树
  注册邮箱:hljbt618@163.com  注册号:京ICP备08010947号  技术支持:互联信通 流量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