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顾问团 | 编委会 | 网主语 | 新闻窗 | 会客厅 | 文字屋 | 影像楼 | 实物馆 | 人物吧 | 档案室 | 留言板生活通
黑龙江兵团网  >> 人物吧 >> 人生轨迹
兵团英模 (0)
话说当年 (51)
人生轨迹 (42)
怀念战友 (55)
安大拿:感动中国的知青情——记9团的最后一位北京知青
黑龙江兵团网   2012-3-1      作者:安大拿    来源:安大拿

 

感动中国的知青情

 

——记9团的最后一位北京知青

 

 

 安大拿

 

 

两年前的一天,我与北大荒96连的战友一起聊天,听他们说,有个北京知青最近才在战友的帮助下办回北京来了,在大会上还与大家见了面,他还讲了讲感受。我知道这肯定是个真实的故事,但具体情况还是不太了解。

没想到,待我看了9团知青战友出的书《回望北大荒》中《最后一个知青》的文章后,才真正了解了事实的真相。尽管这篇文章只有两页纸,我竟仔细看了十几遍,还是被这个真实的故事深深地感动了。我愿将此故事,加上我对人生命运的思索、人间的大悲与大爱,一起写出来,与大家共同感受我们中国的知青情吧!

 

话说黑龙江兵团二师927连,有一个叫邹雪生的。他是1969年下乡的北京知青,人长的精神帅气,平时干活卖力,还有一定的文学水平,对人也和气。是连里大家都非常喜欢的一个知青。

但是林彪事件出来之后,他的长征时参加革命的老父亲被牵连进去,再也没有了出头之日了。母亲被迫害致死,他的父亲及其他亲人,也被遣送回了江西老家。

邹雪生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重大的事件无能为力。他连探亲的机会都没有了,只能像往常一样默默地工作着。

大返城开始了。知青们都急了,谁也顾不了谁了。每个人、每一个家庭都想出了各种办法,回城去!

谁也没有料想到,邹雪生始终不能回城。因为北京已经没有他的家了,江西的老家也不能去。与林彪集团有牵连的人的处境,在当时可想而知。就这样,他一直留在了北大荒。10年、20年、30年、40……他像掉了队的孤雁,他像路边的一颗小石子,随着时间岁月的流逝,彻底被人们遗忘了。人们乍一看到他,怎么也想象不出他原来竟是北京知识青年!

他结过婚,有一个女儿。但妻子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嫌弃他,认为跟着他没有光明的前途,离他而去。她又找了一个铁力县的,她认为有前途的男人,跟人家走了。

我能想象出,知青在北大荒的生活是多么的不容易。知青的生活能力,远不如北大荒当地人们的生活能力强。他不会承包土地,也不会使用各种机械,他只有一点力气。这样的他,挣不来钱,他只能维持自己最低的基本生活。

为了生活,他学习了修理电器。但随着行业的竞争,随着自己眼睛视力逐渐下降,修电器也看不清了。他只能用老年人仅有的一点气力帮人家打短工,甚至有一次,打短工打到了27连连长家。但连长已经认不出他了。他也不挑明,拿到了给他的工钱,又赶紧小跑着到下一家去干活。

他的生活条件远远不如当地普通人。他没有什么知心朋友,唯一的亲人,被他一个人养大的女儿,只身一人到深圳打工去了,在一家电子器件厂的流水线上工作着。

进入2000年后,大城市知青中间开始涌动着“回访潮”。20087月,他们 27连的叶明、张谊族夫妇,与许多战友们,带着多年的思念之情,高高兴兴地回到了阔别30多年连队。他们受到了当地老职工们热情的款待和欢迎。

在丰盛的酒席餐桌上,当知青中有人提起邹雪生的名字时,当地人都陌生了。有人说他在团部地区住,有人说见过他,而且说他混得不好,挺惨的。

还有人说,有的北京知青,一心一意在北大荒“扎根干革命”,送上大学,不走;爱人和孩子都回城了,还不走。最后,自己身体越来越不好。知青们全回城了,周围没有了知青,也就没有了欢乐,思想上钻牛角尖,越来越想不通,最后竟选择了上吊自杀,了此一生!

但邹雪生面对生活窘困,却一直顽强地活着。那时候,他抱着不会走路、已经失去母亲的小女儿,望着北大荒蓝色的天空,他真想问问老天爷:为什么我活得这么难?我有什么错啊?我的孩子有什么错啊?

每逢过年,大雪封门,街上响起了欢乐的鞭炮声和孩子们的欢笑声。小女儿哭着,想起了妈妈。在黑黑的、冰冷的屋子里,他们父女俩依偎在尚有温度的炕上。邹雪生思忖:嗨!我又当爹又当娘,又没有钱,这年怎么过啊?电影《白毛女》中杨白劳喝卤水寻死的一幕,在邹雪生眼前曾闪过多少次啊!无数次的伤心,无奈,迷茫,悲愤,自责,仰望,叹息,期望,失眠,恶梦,生病,羞辱,穷困……从青年到中年,他,一直熬着,一直熬到近60岁的老人。

40年的岁月啊,40个春夏秋冬,就这么一天一天,一个月一个月,一年一年地熬着。不用说去北京,去哪里不得花钱?他连县城都不能去呀。他熬过了所有的人生酸甜苦辣,他跌跌跄跄地活了下来。

经过知青战友们的多方努力,他们终于找到了邹雪生住的房子。面对眼前这位老人,谁也认不出他来了。在疑惑的眼神中,当他们用猜疑的口气,互相叫出对方的名字时,止都止不住的热泪,哗哗地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此情此景,令在场的知青全都掉下了激动眼泪,他们拥抱在了一起。

进到屋里,哪止一个字能形容!家里乱七八糟,没有一样像样的家具,连基本的生活用品都不齐备,炕上的脏棉被——被里被面都没有,整个屋内弥漫着霉气……

知青们看到这些,惊呆了!震惊了!

大家眼含泪水, 默默地自动地收拾起屋子,有的人立刻到商店买来吃的、用的。他们给邹雪生买来了衬衣衬裤、棉毛裤、外衣外裤。叶明当即拿出500元钱,看着他的样子, 叹了口气说:你怎么会混成这样了呢说着说着,眼泪再一次涌出, 就再也说不下去了。

邹雪生几十年来第一次感到了温暖。生性憨厚老实的他,没有外场,不愿与人打交道,平时连一个说知心话的人都没有,表情越来越木讷。他成了团部地区的一个流浪汉,北京知青的名字早已经从他那里消失了,他彻底被人们忘却了。

叶明、张谊族夫妇回到北京后,心里翻江倒海地思索着:当年的哥儿们邹雪生,天真烂漫的笑容不时在脑海中显现出来,可见到他时那老人的忧愁,以及无奈的眼神,又不停地出现在眼前。嗨,人世无常啊!同样的知青,几十年后,差别如此之大,怎么天地两重天啊!如果我们仅从生活上给他一些钱或者帮助,可能会缓解一下眼前的困难,但不会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还是当年知青的哥儿们感情深厚。历经多少个不眠的夜晚,叶明、张谊族夫妇为改变邹雪生的人生境遇想辙。最后,他们终于做出了一个大胆决定:把邹雪生办回北京来!

转户口,找知青办。 邹雪生的北京亲人,就是我们两口子。房子的问题最大,既然是亲人,那就挤在自己家住。我们一定要让邹雪生再一次成为北京人,再一次回到当年知青的怀抱中,不能让他死在北大荒。一定要让他看到鸟巢,看到国家大剧院。一定要让他再次看见天安门城楼!

当叶明、张谊族夫妇把这一想法通过电话告诉邹雪生时,邹雪生那边已经感动得泣不成声了。他用手掐了掐自己的胳膊,证实了这不是在做梦。他在电话里脱口而出:叶明,你比我亲生父母……”话刚出口,便再也说不下去了。

回头再说,现在办知青户口,真是难于上青天啊。哪里还能找到知青办的工作地点呀!多少年之前,知青办就早已撤销,无踪影了。在派出所,要找出40年前的户籍档案,也难啊!派出所的工作人员都被这件事感动了,非亲非故的,最后只有一个说法:我们都是北大荒的知青!我们就是接收邹雪生的亲人!

要说跑户口之事,只是一句话。但要跑多少路,要耽误多少自己的时间,要花多少钱,要搭多少人情,谁又能说的清啊!与邹雪生素不相识的91连周延年,也加入到跑户口的队伍中去了。他也做出了很大的努力。

2009723,经过近一年的时间,在叶明、张谊族夫妇的努力下,还有诸多知青的鼎力相助,邹雪生带着从9团各个环节拿到的介绍信,以及当年北京的学校、街道、派出所各方面的证明,终于落上了北京户口!

更可喜的是,邹雪生的女儿,是知青的后代,也落上了北京户口!

这还不算,叶明、张谊族夫妇又为邹雪生找到了一份物业公司的工作。

如今,身穿工作服、年近六旬的邹雪生,仿佛换了另一个人。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不!他现在又是北京人了!他是在北京工作的北京人了! 

我们兵团战友、下过乡的知青,都不会笑话邹雪生。他曾经是北京的中学生,他曾经是北大荒下乡的北京知青,是保家卫国,屯垦戍边的兵团战士。这个群体中,有比亲兄弟还亲的亲人。邹雪生的亲人就是叶明、张谊族夫妇!还有许许多多的当年兵团战友,北大荒知青,都是邹雪生的亲人!

 

    723,是邹雪生在北大荒生活41年之后,靠知青的情份、战友的力量,回到北京的日子。如今,邹雪生把723定为自己的生日。当他40年后,再一次站在天安门前时,他用颤抖的声音对女儿说:今天是爸爸的生日,以后就在这一天给爸爸过生日吧!他仰望天安门城楼,长叹一口气,泪如雨下…… 

 

作者后记

 

特别说明,叶明、张谊族夫妇不是什么大官,也不是经商的,也不是大款,他们是拿工资的普通人。但他们曾经是兵团战士,是那个年代的知青。其他战友掏钱的掏钱,出力的出力,为邹雪生的事无私奉献。这是兵团战士之间的情,是知青的情。它深深地打动了我,也感动了我们大家。我相信这北大荒知青战友的情,也一定会感动中国、感动全人类的!

我写作能力有限,也总结不出多少人生、命运的哲理。用一两句话,也不能说尽知青战友间的人间大爱。也不能用一两句话,说清楚邹雪生所受的各种苦难与磨砺。

我们向叶明、张谊族夫妇深表感谢,祝他们健康幸福长寿。向邹雪生战友深表同情。希望大家在今后的岁月里,保持我们中间这份情谊,相互帮助,一起度过我们平安和谐的晚年余生。

 

( 安大拿 原二师9团、六师60团 北京知青 )

 

 
最新评论
感动[2012-3-2 19:23:13]
感动[2012-3-2 21:59:29]
致敬[2012-3-6 0:38:02]
发表评论
标题 * 50字符以内
内容 * 500字符以内
   
农垦日报红兴隆信息港中国友谊荒友家园上海知青华夏知青北京知青网建字106
贾宏图的博客哈尔滨知青团查哈阳知青网父辈的旗帜吕玥的博客陕西知青联盟吕永岩的博客宁波知青网
浙江知青网泉州知青网牛耕的博客许记者的博客859e家园中国农垦信息网红光知青网建字103
凤城大梨树黑客练手,不会对网站恶意攻击。
  注册邮箱:hljbt618@163.com  注册号:京ICP备08010947号  技术支持:互联信通 流量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