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顾问团 | 编委会 | 网主语 | 新闻窗 | 会客厅 | 文字屋 | 影像楼 | 实物馆 | 人物吧 | 档案室 | 留言板生活通
黑龙江兵团网  >> 文字屋 >> 大地诗抄
评论 (72)
感悟 (40)
书简 (0)
大地诗抄 (74)
当年亲历 (198)
长篇连载 (22)
连队写真 (117)
宋安文诗稿:真的好想你——为8团战友聚会而作
黑龙江兵团网   2011-12-23      作者:宋安文    来源:宋安文

    真的好想你

 

——为八团战友聚会而作

 

       宋安文

 

 

 

 

在花红柳绿的夏日里,

在姹紫嫣红的暑热中,

我们接受了黄宝林的忽悠,

我们领受了“黄大仙”的深情厚意。

 

辛卯年七月初一,

我们从温州、上海、北京,

哈尔滨、大庆、290聚齐,

奔向海滨小镇兴城。

我们兴奋、热烈,

我们舒畅、心怡。

 

虽然有的人四十年未曾见面,

印象中的同伴还是那样水嫩面皮,

说话就脸红、办事没主意。

印象中的同伴还是那样年轻美丽,

像刚刚熟透的苹果白里透红,

无忧无虑欢声笑语。

 

如今见到已是满目沧桑,

长的着急——

是满脸硬褶;

长的年少——

是头发花白满脸倦意。

互相见面既陌生又熟悉,

不熟悉的面孔,

眼神却很熟悉。

不熟悉的体态,

心灵感应却很熟悉。

不熟悉的五官,

嗓音却很熟悉。

 

一切都像在梦里,

在梦里你是我的唯一。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他杀过屯子里的狗,

他偷过家属房的鸡,

他珍藏过女同学的相片,

他照相还抱着半导体收音机,

他上树掏鸟——

让女生误以为偷看;

他去菜地偷香瓜——

美得心里甜如蜜。

他去东岗偷过老玉米,

他上台唱歌没鞋穿——穿双雨鞋,

他暗恋的女生从来不回消息,

他念发言稿错字连篇,

他唱歌从来不识叨、来、米。

 

一切都像在梦里,

在梦里你是我的唯一。

在绥东码头扛煤麻袋的队伍里,

有吃肉包子十四个的冠军。

虽然扛煤又脏又累——

汗水和煤末都在嘴里,

有肉包子已非常满意。

乌伊岭冰雪覆盖的伐木场充满寒冷和危险,

大碗喝酒、大块吃肉——

过的是梁山好汉的日子,

非常惬意。

在松花江岔大桦树草甸里割草,

白天和黑夜耳边是蚊子小咬——

密麻如风又如雨,

知足的是天天能洗澡、顿顿有鱼。

 

人们的大脑是个过滤器,

把痛苦筛掉、把美好牢记。

在风里,

在雨里,

在冰水里

在大烟泡里,

在零下四十度的拖拉机车斗里,

脸被冻伤,

手被冻肿,

脚踩着冰冷的湿鞋,

四点就得早起,

去伐木,

去割麦子,

去烧酒,

去割豆子 ,

去装窑,

去晒坯,

去充当创造切砖机六万块记录的人肉机器。

 

一切都像在梦里,

在梦里你是我的唯一。

印象中生命是如此脆弱,

大脑炎夺走了你的生命——

四连我的同学冯利。

汤旺河伐木——

使我的同学白景华,

年轻的生命永远留在了苍松翠柏里;

二连捞麦子——

夺走了一位上海女知青的生命;

绥东卸煤——

一位哈市青年淹没在滚滚的松花江里。

你们还那样年轻,

你们的音容笑貌还留在我们永远的记忆里。

 

真的好想你,

我在梦里呼唤你名字,

还能清楚的记得你鼻子上的小雀子,

还能清楚地感觉到你的呼吸。

从上小学就在一起,

你的音容笑貌,

已成为我全部生命之一,

你就像离开我们远行,

却从此再无消息。

一切都像是在梦里,

那是一个是非混淆的年代,

那是一个黑白颠倒的日月,

你们突然离我们而去。

我欲哭而无泪,

写到这里我心中无比压抑。

 

真的好想你,

我在梦里呼唤你名字,

是山火?

是工伤?

是水患?

是人患?

是宣传的英雄无比?

不,

你们绝不想死,

你们还会创造丰功伟绩。

上帝却无情地选择了你,

你们的死不得其所。

你们的死让我们想起就唏嘘不已。

多少次死神与我擦肩而过,

死里逃生后重新认识生命的含义。

 

七年、八年、十年——

我们曾看不到任何希望;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

多少次焦虑变成无奈。

无奈变成焦虑,

甚至自暴自弃。

当年的我们是黑窑工、黑林工、黑转工。

真是不堪回首、痛苦的记忆。

忘记过去的苦难,

不一定是背叛,

他能使人面对现实,

去除心理阴影奋发自立。

 

一切都像在梦里,

在梦里你是我的唯一。

我们相聚了,

活着总能相聚在一起。

在菊花岛我们看海浪,

拜观音祈求万事如意。

踏浩渺烟波我们远离暑热,

领悟了在此建立皇家园林的意义。

在昆明湖畔、谐趣园里,

我们看紫气东来、赤城霞起。

在国家大剧院我们目睹了华贵,

犹如在掌声的风暴和震撼的旋律里。

在水立方我们体验了清凉和欢笑。

在天安门城楼我们仿领袖般地挥挥手,

看那人如潮花如海中的五星红旗。

在太和殿我们顿时高大:

默念着——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俺懂了:这就是登峰造极。

 

我们,花甲之年不服老,

真的再想活它五十年

每年相聚只争朝夕,

我们的友谊根深蒂固。

我们的友谊总有新的含义。

 

真的好想你,

我在梦里呼唤你名字,

天上的星星呦也知道我的心,

我心里只有你。

我心里永远抹不掉的回忆——

北大荒人、北大荒岁月、北大荒的山川大地。

 

(宋安文 二师八团一营副业连 )

 

                 2011.08.28.第二稿

 

 

 
最新评论
远去的岁月`如我们的初恋情怀,镌刻在我们的心灵。[2011-12-31 0:20:01]
发表评论
标题 * 50字符以内
内容 * 500字符以内
   
农垦日报红兴隆信息港中国友谊荒友家园上海知青华夏知青北京知青网建字106
贾宏图的博客哈尔滨知青团查哈阳知青网父辈的旗帜吕玥的博客陕西知青联盟吕永岩的博客宁波知青网
浙江知青网泉州知青网牛耕的博客许记者的博客859e家园中国农垦信息网红光知青网建字103
凤城大梨树黑客练手,不会对网站恶意攻击。
  注册邮箱:hljbt618@163.com  注册号:京ICP备08010947号  技术支持:互联信通 流量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