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顾问团 | 编委会 | 网主语 | 新闻窗 | 会客厅 | 文字屋 | 影像楼 | 实物馆 | 人物吧 | 档案室 | 留言板生活通
黑龙江兵团网  >> 兵团档案 >> 兵团战备
兵团建制 (5)
兵团战备 (5)
兵团生产 (2)
兵团学习 (5)
大事记 (3)
历史钩沉 (2)
沈阳军区群英会 兵团高炮显神威 (王路通 马俊峰)
黑龙江兵团网   2007-7-31 9:03:46      作者: 王路通 马俊峰    来源:

黑龙江兵团司令部炮兵处编制四个人,一个吴处长,两个罗参谋,还有一个曹参谋。机关同志戏称该处是:两头“骡子”拉了一门“无”后坐力炮,后面还捆着一个马“槽”子。可别小瞧他们四个人,他们曾经为兵团的炮兵建设立下过汗马功劳,创立过值得称赞的业迹。

七十年代初,地处反修前哨的黑龙江建设兵团,忠实地执行着党中央赋予的“屯垦戌边”光荣使命,兵团党委一面抓紧垦荒建设,一面抓紧军事战备。先后在笔架山组建了步兵26团,在汤原组建了地炮团63团。各师团都同时组建了武装连,一线团还组建了边防巡逻队。为防空袭,同时在一些团里组建了高炮连,配置了抗美援朝用过的37式高炮。

 

临时组建  火速集结

 

1971年快立秋时,兵团炮兵处接到沈阳军区作战部和军区炮兵部重要文件,通知决定秋季在辽东半岛熊岳城高炮靶场举行高炮实弹射击演习,参加单位有沈阳军区所属各野战军,各省军区及兵团的临时“高炮团”。这一通知急坏了兵团负责打仗的王统副司令员,和刚组建不久的炮兵处。他们连夜召集配有高炮的师团的领导,下死命令要求有高炮的连队火速到63团集结,并配备齐操炮人员。其中有一个单位为了抢时间,司机拉着高炮飞跑,炮车翻了都不知道,到了目的地才发现炮口磨成了90度直角,因此受到严厉通报批评。更可笑的是练习实弹射击时,有一门炮一响,崩出了“一地鸡毛”,原来是麻雀在炮筒子里建立了安乐窝。

 

以老带新  一点即通

 

由于时间紧,多数人员是刚刚放下镰刀和锄头,匆匆忙忙赶来集训的,他们对高炮知识一知半解。头几天训练出尽了洋相。高炮参谋出身的现役军人罗加兴,是四川人,个头不高,头脑灵活,这次训练任务他全权负责。虽然他心里很急,但他发现大部分操炮手都是下乡知青,有知识有文化,脑瓜灵活,接受能力强,理解快,一点即通。还有几位是抗美援朝转业的老高炮手。他以点带面,以老带新,亲自作要领,耐心作指教。数十天后,通过刻苦训练,我们以知青为主体的“临时炮团”,各方面的素质大大提高,很快就掌握了高炮操作的各项技能。很多知青还应用在中学学过的数学几何知识与高炮教材相结合,搞技巧革新,发明了不少小窍门。他们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迅速掌握高炮的各项技能,令罗参谋都感到惊讶。最后通过兵团首长检验,达到合格标准。在出发前,“临时炮团”每人配发了一套土黄色兵团服,加上帽子及仿制的武装带,一穿戴上还真整齐划一。嘿!你别说,还真有那么点儿精神劲儿。

 

闷罐车里的“卧铺”

 

深秋,一列军代号专列停在专用线上,其中有六个车箱是闷罐车,用苇席铺在车厢下面,放好自己的被褥,那就是我们炮兵战士的“卧铺”。火车一开起来,颠得像筛糠,震耳欲聋,那滋味儿就像我们在北大荒坐马车撒粪时过横垄地儿一样颠簸。如果两人想说话,贴着耳朵都听不清,只能用手比划交流。要想方便一下,拉开火车的铁门就向外“直播”。要解大手就麻烦点儿,撅着屁股,一半要露在车外,而且还要两人拉着他的胳膊,才能向铁道边迎风“排泄”。头一次坐这货车大伙儿还感到新鲜,没过半天儿就坐立不安了。闷罐车中还有半截车皮装着给养:大米,白面,黄豆,粉条子,土豆,白菜,还有十几头大肥猪和几笼子鸡。后面平板车上装载着三十几门高炮,和十几台链轨式东方红54拖拉机(没有牵引炮车,只好用它来代替,反正咱们拖拉机有的是)。

军列装载完后,汽笛长鸣,列车启动,迎着朝阳向辽东进发。

 

天助兵团  一试占先

 

兵团炮兵准时到达目的地,和相继来到的野战军的装备一比,显得我们的装备逊色多了。人家是清一色锃光瓦亮57高炮,崭新的六轮解放牵引车,战士穿的是新军装,戴着红领章红帽徽,显得格外精神。野战军战士都不正眼瞧我们,有的还流露出嘲笑的眼神,根本没把这一群“土八路”放在眼里。

靶场设在熊岳城的海滩上。演习比武考核第一项,比哪个单位率先进入炮阵地。只见三颗红色信号弹相继升起,早已准备好的牵引车争先恐后,开足了马力牵着高炮向阵地冲去。没想到的问题出现了,因昨天夜里下了一场大雨,又赶上海水大潮,涨潮的海水把海滩泡透了,泥泞的土地让很多炮车陷在里面。六轮牵引车轮子都冒了烟也没爬出来,人拉肩扛也无济于事。再看我们,兵团拖拉机发挥了作用,拉着高炮一溜烟儿,第一个进入阵地。刚才还斜眼儿看我们的野战军干部,现在不得不硬着头皮来借我们的拖拉机。靠我们的拖拉机他们才勉强进入阵地。此项评比我们拿了第一名。此后兵团炮兵消除了因装备落后的自卑感,士气和自信心大增。

                             

饭菜顿顿不重样

 

还有一比,那就是伙食。早饭,我们是油炸大果子(油条),现磨的原汁豆浆。午饭,我们是猪肉炖粉条,大米饭和白面馒头。晚饭烙饼摊鸡蛋,小鸡炖蘑菇。饭菜顿顿不重样,香飘四溢。而且天天如此。再看看那些野战部队和省军区,战士和干部每天吃的是高粱米和炖白菜,偶尔改善一次伙食,顶多是添点豆腐和粉条。很多野战部队的头头和我们带队领导套近乎,经常以参观学习为借口过来解馋,蹭饭蹭酒,夸我们兵团的伙食太好啦,让他们的干部和战士羡慕不已。

我们兵团战士在后勤保障上,比其他部队又高出一筹,引以自豪。

 

真神了!愣是打掉了拖靶!

 

所谓高射炮实弹演习射击,一是平时的实弹目标是以打氢气球为主,把气球放到一定高度,用架在高炮筒上的机关枪瞄准射击。二是用歼击机,飞机拖拽上一千多米长的钢丝绳,系上用钢筋焊成直径两米、长二十米的圆筒,这圆筒再用红绸包好,这就是——拖靶。飞机在三千米的高空,从地面用肉眼看,它拉着的拖靶只有一支香烟那么大。实弹射击考核的标准,是由有素的高炮参谋在地面架起高倍望远镜观察,看炮弹在拖靶周围的爆炸点进行打分。距拖靶二十米内爆炸为及格,在十米内或击中拖靶为优秀,或飞机降落后检验拖靶为准。

在紧张练习几天后,正式比武开始了。指挥台发出命令,飞机马上进入高炮阵地上空,各部队做好射击准备。飞机拖着长长的拖靶要飞行数圈,每飞行一圈由一个单位进行射击。野战军、省军区、兵团,依次排开,轮流射击实弹考核。

高炮随着飞机的轰鸣声和方向旋转着,炮口不断对着目标上下不停地调整着,紧张得让每个战士不敢大声喘气。“射击!”第一阵地高炮口吐火舌。轰!轰!!万箭齐发,炮弹在拖靶周围开花。不一会儿,十几位参谋经过观察核对,报出成绩“优秀”。第二组开始射击,又是优秀。而后良好和不及格时有出现。

轮到最后,该兵团射击了。我们的兵团战士各个拿出看家的本事,目不转睛地盯着目标。只见罗参谋手臂一挥,十几门高炮异口同声,齐刷刷的炮弹,冒着红光,怒吼着向飞机的拖靶打去。炮弹像长了眼睛,发发在靶心爆炸。这时,指挥台的首长和报靶参谋齐声喊道:“快看!飞机拖靶被打掉了!”整个靶场人员都注视着坠落中的拖靶,它就像断了线的风筝,歪歪扭扭飘在靶场上空。我们的兵团战士,愣是用老掉牙的高炮,把飞机后面拖拽着拖靶的钢丝绳打断了,神了!真神了!现场一片惊呼。

打出这一成果在我军的高炮史上是罕见的,在世界高炮史上也是少见的。我们兵团阵地欢呼起来!整个阵地欢呼起来!我们的兵团炮兵战士振奋了,他们相互击掌,相互拥抱,他们激动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为兵团增添光彩的一笔

 

军区首长率先站起来,带头为他们鼓掌!报靶参谋集体向他们敬礼!整个靶场所有的军人向他们伸出大拇指。

这时,我们兵团炮阵地上响起了嘹亮的歌声——“歌声飞到北京去,毛主席听了心欢喜,夸咱们歌儿唱得好,夸咱们枪法数第一,一、二、三、四!”

歌声表达着他们夺得第一的兴奋,脸颊上挂着他们因激动涌出的泪水。

总结大会上,沈阳军区首长及军区作训部和炮兵部,给予兵团炮团高度评价和赞扬。军区副司令员江拥辉亲自授锦旗给兵团“炮团”。锦旗上绣着:“沈阳军区熊岳城高炮打靶射击第一名” 。

这次高炮打靶大显了兵团战士的神威,大大增强了兵团现役军人和兵团战士的士气,令各野战军对我们兵团的现役军人和兵团战士肃然起敬,刮目相看。认为黑龙江建设兵团是一支不可低估其战斗力的武装部队,是拉得出打得赢的战斗集体,是对“前苏联百万大军压境”有着十分震慑力的武装力量。

兵团高炮兵在熊岳城这一壮举,为我们整个兵团在落实完成党中央交给“屯垦戌边”的光荣使命中增添了光彩的一笔。

今天,我斗胆说一句,如果当年真的和“苏修”打起战争来,我们兵团的现役军人和兵团战士中,肯定会涌现出数不清的战斗英雄,和著名的“巴顿将军”、“蒙哥马利元帅”,成为现代战争中的栋梁之材。你信吗?反正我信。

 

(马俊峰系原兵团司令部作训处副处长)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标题 * 50字符以内
内容 * 500字符以内
   
农垦日报红兴隆信息港中国友谊荒友家园上海知青华夏知青北京知青网建字106
贾宏图的博客哈尔滨知青团查哈阳知青网父辈的旗帜吕玥的博客陕西知青联盟吕永岩的博客宁波知青网
浙江知青网泉州知青网牛耕的博客许记者的博客859e家园中国农垦信息网红光知青网建字103
凤城大梨树
  注册邮箱:hljbt618@163.com  注册号:京ICP备08010947号  技术支持:互联信通 流量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