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顾问团 | 编委会 | 网主语 | 新闻窗 | 会客厅 | 文字屋 | 影像楼 | 实物馆 | 人物吧 | 档案室 | 留言板生活通
黑龙江兵团网  >> 文字屋 >> 大地诗抄
评论 (72)
感悟 (41)
书简 (0)
大地诗抄 (74)
当年亲历 (198)
长篇连载 (22)
连队写真 (117)
潘信雄叙事诗:记 忆
黑龙江兵团网   2011-1-11      作者: 潘信雄    来源: 潘信雄
 

   记   

   潘信雄

 

四十年,
一晃已过去。                           
两鬓白发一片。                      
安逸、不再劳累,                   
平静、不再澎湃。                    
忽而,                              
一句心中的呼喊:
重踏戍边故里                 
再次掀开了,                        
那页尘封的记忆……
                    
                                    
文化大革命的风暴,                    
碾碎了一位,                        
66
年高中毕业生的大学梦。          
知青定论,                   
将有近二年工龄的三届生         
从某化工厂驱逐,                    
发配到永嘉县仁溪公社插队。            
又为了生活的稳定,                  
选择了黑龙江兵团,                
屯垦戍边,
去往北大荒的黑土地。                       
一九七零年的六月五日                
人民广场 锣鼓喧天,                
手擎毛主席语录,                   
惜别送行的亲人,                    
解放路上,梅岙渡口,                
洒下了辛酸的泪水滴滴。
                                  
记得:                              
土坯草房,南北火炕,                
十七个知青老乡同枕共眠,
呼呼大睡鼾声四起。              
玉米楂子的粗糙,                    
每月向往的两斤大米,                
白菜汤的清澈,                      
土豆丝的厌腻,
腌菜的怪味难咽,
小米粥的香气扑鼻,
大葱蘸大酱竟也有点儿新鲜滋味儿,
可最奢望的,                                     
还是病号饭中的老母鸡。

记得:
苞米垅间的群蚊乱舞,
高粱帐中的小咬猖獗,
麦田里打农药呛喉难忍,
水稻地插秧苗背痛腰酸,
晒场上扛麻袋勇上三节跳
小砖厂搬土坯挥汗如雨滴,
水利大会战挥锹挖冻土,
寒冬腊月里抡镐刨大粪。
还有那,
平生唯有一次的,
身上虱子。

记得:
雪地夜行曾迷路,
刮烟泡时倒着走,
东大甸子打青草,
荒野丛中有狼嚎。
忘不了,
凌晨三点,
跃进的哨子,
猛然在耳边响起,
热被窝的眷恋难以爬起;
收工回来,
天天读的声音,
朗朗的回荡在,
老菜营的黑土地。
阶级斗争为纲,
牢记斗私批修,
家庭背景受牵连,
七尺男儿受冲击:
只可利用,
不能重用。
欣慰的是,
众人的言谈举止中,
充满了对一位管理员的,
呵护与信任。
                        
记得:                               
爸爸的细细叮咛,                    
母亲的哽咽低语,
时时在儿子的心中牢记;                     
春秋轮回,
冬夏更替,
与日俱增的,                           
是无尽的乡恋与思念,
梦中见到亲人面,
两行热泪湿衣襟。             
扎根边疆,                           
就这样庸庸碌碌,
无所作为。                     
返乡再博,
又恐怕无着无落,                           
前途未卜。                           
年轻的身躯,                         
可以承受百般困苦,                   
精神的折磨,
却是痛至肺腑。                     
思绪啊,                             
又一次徘徊在,                       
人生的岔路口!                        
                                     
江入大海,落叶归根,                 
突然间,                             
一个大胆的决定萌生了:
返回家乡,
重写人生!            
缝纫机旁,                           
在瓯江边长大,                       
却没有户口的黑人                
要自学谋生手艺!                   
梅屿电厂的后山,                     
出现了临时架线工的身影;      
瑞安清卫机械厂,                     
来了一位陌生的车床工;               
郊区某农机站,                       
增加了一名新钳工;             
工余做冲床私工,                         
增添一点经济收入……                       
                                     
惊雷一声,风云骤变,                 
粉碎四人帮                         
返城风声起。
恢复高考,
大学梦在十二年后得以实现。
拨乱反正,
父亲的冤案得以昭雪,
从此,
人生之舟,
冲破黑夜,
迎来光明之旅!
直挂风帆济沧海,
大学之梦终成真。
曾几埋怨:
生不逢时,
煎熬太多,
却今体会:
磨砺是
受益终身。

陈旧的记忆啊,
有模糊、有清晰,
有痛苦、也有甜蜜,
几次想把它淡化、抹去,
深埋心底。
可每一次触及知青话题,
北大荒的幕幕情景,
依然清晰、动心,
因为,这是史无前例,
别人不再重复,
因为,这是亲历身受,
刻骨铭心。

那么,
就让这不可抹灭的记忆,
伴随一生,
永远地记在心底,
也许,
这不同寻常的经历,
会随同知青这个名词,
留给历史,
留给后人评说。
因为,
这是一段,
永远抹不掉的记忆!

 

潘信雄  原三师18658连温州知青 
                   2010
7月写于温州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标题 * 50字符以内
内容 * 500字符以内
   
农垦日报红兴隆信息港中国友谊荒友家园上海知青华夏知青北京知青网建字106
贾宏图的博客哈尔滨知青团查哈阳知青网父辈的旗帜吕玥的博客陕西知青联盟吕永岩的博客宁波知青网
浙江知青网泉州知青网牛耕的博客许记者的博客859e家园中国农垦信息网红光知青网建字103
凤城大梨树
  注册邮箱:hljbt618@163.com  注册号:京ICP备08010947号  技术支持:互联信通 流量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