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顾问团 | 编委会 | 网主语 | 新闻窗 | 会客厅 | 文字屋 | 影像楼 | 实物馆 | 人物吧 | 档案室 | 留言板生活通
黑龙江兵团网  >> 新闻窗 >> 联谊聚会
网站新闻 (224)
战友信息 (1)
联谊聚会 (22)
郭宪峰:兵团战友一家亲——答谢上海知青朋友
黑龙江兵团网   2010-11-23      作者:郭宪峰    来源:郭宪峰
 

                     兵团战友一家亲

                    ——答谢上海知青朋友

                           郭宪峰

今年国庆节后,我应上海知青的邀请,携老伴又一次去上海。

109,我们从丹东乘火车南下,1022,乘飞机返回。看世博,会战友,游苏杭。时间短暂,收获丰厚,心情舒畅,乐不思归。

    原兵团化肥厂尿素车间上海知青特地邀请我去看世博会。已经够情份,够朋友啦,我非常欣慰和感激。北京知青孙金岭,在回浩良河,参加了化肥厂40周年厂庆后,得知此事,考虑到我毕竟年事已高,有些不放心,决定同时去沪,全程陪我伴行,也好有个照应。这份情意,这份关爱,使我感动不已。所以,在行前,我和老伴商定,这次去上海,争取住旅馆,所需费用自己承担。不给朋友增添过多麻烦,尽量少让他们破费。

    可是,当我到了上海,下了火车,走出车站,一下子被他们的热情包围了,被他们的周密接待和殷切照顾淹没了。改变了我的初衷。恭敬不如从命。我只好客随主便,听他们“摆布”啦。

                      老友相聚格外亲

他们否定了我想住宾馆的意见。是时正值世博会,上海旅馆极为紧张,宿费很高。这时赶时髦,花冤枉钱不值得。同时,彼此见面、聊天都不方便。所以,他们决定,我和老伴,还有孙金岭,都住徐英才那里。

徐英才和章明蓝,是一对恩爱有加的知青夫妻。徐英才,是上海市自来水公司的中层领导,刚刚办完退休手续。爱好广泛,对股票、古玩兴趣浓厚。

章明蓝,回城后上了大学。肯于钻研,聪慧干练,早已是高级工程师。在城市交通方面,造诣较深,很有建树。待人热情随和,既是知识女性,又善勤俭持家。退休后还在继续工作,对健康和营养有些研究。跟前有一女儿,大学毕业后,仍在继续深造。据说在动漫方面很有天赋,肯定能有作为和发展。

徐英才这个憨厚的东北汉子,哪辈子修来的福?娶了这么好的上海媳妇。当然,徐英才也是章明蓝的福星,入赘上海,幸福终生。

他两口暂时住在妻弟的房子里,其房坐落在距市区较远的浦东杨高中路,具有欧洲建筑风格的“爱法新都”高档小区里。房子很大,上下两层,三个卫生间,大约200多平方米。他们把最好的房间,留给我和老伴住,干净整洁,向阳通风。眺望窗外,视野宽阔,树绿花香,典雅幽静。住在这儿,比星级宾馆还舒适。

    说来也巧,算我们有福,恰在这个空挡,我们来了。过不了多久,他两口就要从这搬走,回到自己家里住了。本来,这么大的房子,只有他俩住,未免有点空旷和寂寞。我们一来,五人同住,简之成了“知青宿舍”。共同的经历,共同的感情,共同的语言。尽管多年未见,但却没有距离,没有隔阂,没有顾忌。像一家人一样,温馨和谐。总有忆不完的往事,说不完的话题。

有缘不怕路途远,无缘对面不相识。这话很有哲理,尽管他们住地相距很远,平时也很少走动。但,我们一住那,很快就热闹起来了。5818号,暂时成了联络站,聚会点。虞当妹、刘惠娟,为表达她们的心意,曾两次过来,带着自己酿的葡萄酒,做的红烧肉等菜肴。还有陆振霞,乘坐两个小时的地铁,来到这里。而且兴致勃勃,亲自下厨,很晚了才离开。徐、章两口,不厌其烦,乐此不疲。感到很久没这么热闹过。连房子都显得生机盎然,活力四射。

她们的热情和款待,弄得我和老伴,既感激又愧疚,真有点不好意思享用。

原兵团化肥厂团委的刘翠铭和孙美群,听说我来了,立即赶来看我。孙美群还以团委的名义,在南京路“小梁园”酒楼,宴请了我们以及上海的尿素车间知青。将近20人,大家坐一起,叙旧聊天,推杯换盏,欢声笑语,其乐融融。战友们尽管都在上海,有的也好多年没见过面。我大部分10年前见过面,有的已30多年没见面了。场面激动,使人难忘。

我在聚会上,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即席吟诵道:

          又十年重访上海,

          老朋友再次相聚。

          看世博增光添彩,

          兵团情锦上添花。

          

          与友交往四十载

          彼此牵挂在心里。

          欢迎诸位丹东去,

          友谊绵绵无绝期。

 

                      全力保我看世博

    世博园,我们进去了两次。看了中国馆、日本馆、意大利馆、巴基斯坦馆、斯里兰卡馆。特别看了中国馆和日本馆,欣赏了姹紫嫣红、美妙无穷的夜景,非常难得,也非常满足。这完全得助于上海朋友的妥善安排和辛苦努力。

    看世博,这是我们每个人的愿望和目的。但,能不能看上和看好,这里边很有学问和讲究。老实讲,仅凭我个人的能力,至多总体感受一下而已,很可能看不到上乘的展馆。上海的朋友,为我们想得很周到,竭尽全力,实现我们的愿望。

1011号下午,徐英才为我们准备了食品和排队必用的折叠小凳,一同乘地铁送我们到世博园5号门口。陆振霞接着同我们一起入园。

世博园很大,有5.28平方公里,分ABCDE五个区。我们先到了亚洲展馆A区。展馆林立,目不暇接。小陆建议我们先去日本展馆,当我到了展馆前一看,等候的人群,排排长龙,片片凉棚,挤得满满的,看不见头尾。一时发懵,有点犹豫。

这时,旁边有人说:“今天人不算多,估计三四个小时,就能看上。比前几天等七八个小时强多啦”。我想,既然来了,就一定要看上好的展馆。耐心排队,经受第一考验。排队是一种精神,彰显文明,彰显风范,也是世博会的独特风景。

排队等候,原来是一字长蛇阵,步步挪动,无暇小息。现在改成,分段放行,部分挪动,部分休息。我们几个,坐一会,站一会,边等,边聊,边挪动。大概不到三个小时,就轮到了。

进了日本馆,首先眏入眼帘的,是两个醒目汉字“联接”。进去后,眼前一亮,耳目一新。首先是高科技的显示,触摸电视,机器人能奏出美妙的音乐等等。还有环保意识和环保水平很高。第三,就是中日友好交流,源远流长。此内容占了很大的份量。从鉴真东渡,到朱鹮在日本落户、繁衍、放归自然。追根求源,生生不息,这可能是“联接”的主要内涵。

    当天晚上,我们以世博轴为中心,漫步园内浦东广场。流光溢彩,美奂绝伦,仙境一般,使人遐想无限。还观赏了大型音乐喷泉,聆听天籁之声。虽已深夜,仍不愿离去。

1013号,我们很幸运地看了中国馆。

在此,要真心感谢,陆振霞、许琪华、刘惠娟三位。是她们牺牲睡眠,不辞辛劳,起早排队,为我们拿到“预约票”。为我门赢得了时间,我们才很顺利地参观了中国馆。园里规定,没有预约票,是不允许进入等候队伍中去的,更不用说进馆参观了。靠我们自己,是很难办到的。

看了中国馆,知足啦,这一趟没有白来。

    中国国家馆,雄伟壮观,不愧为东道主之镇园之馆。她是“斗冠”造型,寓意是:东方之冠,鼎盛中华,天下粮仓,富庶百姓。充分表达了中国人,对世博会的憧憬和梦想。参观中,国家观,民族情,油然而生。使人自豪,催人奋进。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长达128多媒体动画——“清明上河图”。其壮观美妙,水是流动的,人和马也是活动的,栩栩如生,呈现出宋朝盛世境况。参观者,无不赞叹,称奇!

世博会,有多少世界之最?我说不清楚。但,1016号,一天参观人数达103.27万人,肯定是历届世博会之最。这么多人汇集,没出什么事,是奇迹,更是世界之最。

我为上海世博会组织者喝彩,为祖国骄傲!

                        好友伴我游苏杭

    天堂般的苏州、杭州,我和老伴,想借此机会,游览一番。本来有孙金岭陪伴,就可以啦。可上海的朋友认为,这样不够尽地主之谊,非要有人陪着才行。我们先去了苏州,由陆振霞陪同。小陆,热情勤快,什么事都想得周到。从乘车到游览,都不用我们操心。

    第一天,为了节省时间,我们跟团游览。主要看了狮子林、藕园、报恩寺、远眺虎丘山等。第二天自由行,有充分的时间,品赏中国四大名园之一的拙政园,还有留园。不虚此行,饱了眼福。古城,园林,水巷,是苏州的集中体现。正像诗人杜荀鹤写的《送人游吴》:

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古宫闲地少,水巷小桥多”。

拙政园无处不景,处处使人恍若置身于一幅优美的画卷之中。那天正好黄昏前,游览寒山寺。在诗人张继的铜像前,站在“枫桥”上,眺望神秘古寺和运河上的垂柳、船舶,默诵《枫桥夜泊》中的“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别有情趣。意境悠远,浮想联翩。

虞当妹原想陪我们一起,到周庄游玩,因那几天腿有些不适,未能成行。但她拜托最好的朋友,以最低的价格,包我们游览了一天。周庄无愧是“小桥、流水、人家”,东方威尼斯水城。只可惜,那天游人太多,略有逊色。

去杭州游玩,原先只知道有许琪华陪同。可到了车站,许琪华说还有一个人来,连接站的车,都安排好了,但没说是谁。是想给我们一个惊喜。等我们上了“D”字头动车,车厢里,一个非常熟悉的面孔,出现在眼前。这时我们才恍然大悟,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原来是张丽君。

张丽君和许琪华一样,热情好客,待人实惠。她想得很周到,为了节省吃饭的时间,她带了一旅行箱食品和饮料,够大家在游览中享用了。

到了杭州,就有张丽君的朋友开车来接。弄得我们,既感动又意外,惊喜不已。既然如此热情周到,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只好受用,待日后择机回报罢。

在杭州,我们乘船观赏了三潭印月、白堤长廊。漫步湖心岛,湖光美景,尽收眼底。还游览了灵隐寺、永福寺,眺望了雷峰塔,在岳王庙前照了相。浏览了杭州老街,印象深刻。

结束一天的游玩,乘张丽君朋友的车,到了富阳。在他自家的饭店里,享受了一顿具有南方风味的“农家乐”。

第二天,我们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孙权故里——龙门古镇。街巷古朴,迷阵神奇。那天游人不多,又下着蒙蒙细雨,显得格外幽静,如同世外桃园,难得到此一游。

在东吴公园门前的富春江畔,我陡然想起毛主席的诗《和柳亚子先生》:“莫道昆明池水浅,观鱼胜过富春江”。原来富春江就在脚下,真有意思。

临行前,张丽君的朋友,送给我们每人一包东西,里面装的是他自家产的茶叶、蜂王浆和笋干。礼物土特,情深意厚。可见,张丽君在这一家人心目中的位置有多重。而我们则是借光分享了。

据说,这家老板,在上海打工时,多年受到过张丽君的关照和帮助。人家现在回到家乡,开了饭店,当了老板,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自然恩情不忘,寻机回报了。由此看出,张丽君,朴实善良,惠及别人。好人终有好报,好人一生平安!

短暂的上海之旅,在紧凑的安排与热情的接待中结束。临别分手时,大家都依依不舍。但,我相信,相聚总有离别时,期待日后再相见吧。

                      一切皆因兵团情

最近我总在考虑一个问题:像我这样,兵团时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军人,现在又到老年,为什么在知青圈内,他们对我这样尊敬和亲切?

友情不亚亲情,如同家人,倾心尽力。这次在上海,礼遇和热情异乎寻常,照顾和体贴无微不至。使我诚惶诚恐,受用难当。人要有自知之明。我深知,我的能力没有这么大的影响,我的人格没这么大的魅力,更没有什么利益驱动。答案只有一个:一切皆因兵团情。

我和知青的情结,是在那个特殊年代、特殊环境和条件下,凝聚的感情,建立的信任和友谊。具有鲜明的时代特点、“知青”印记。

这次在上海,我们几个在闲聊时,都感觉到,从参加工作到退休,走了那麽多单位,同那么多人共过事。往往是,时过境迁,云消雾散,没太多太深的记忆和朋友。惟独在兵团化肥厂那一段,相处的人、经历的事、结下的情,都铭记在心,至今不忘。不管这些人走到哪儿,离多远,都互相关心着,惦记着,牵挂着。可以说亲如一家,情同手足。

远的不说,就最近发生的几件事,给我的印象就很深。今年8月,丹东突降暴雨,鸭绿江泛滥。媒体报道后,北京知青吴淑冬、王建国、孙金岭、蔡景荣、田文宗,以及《黑龙江兵团网》版主吕书奎,都打来电话,表示关切和问候。还有日照的徐晓微,上海的许琪华、虞当妹、陆振霞等,也发来短信或打电话,询问灾情,以示牵挂。

“十一”前,浩良河化肥厂搞建厂40周年厂庆,借此机会,孙金岭、田文宗、武奇、周静等一行,特地赶去佳木斯“北大荒知青安养中心”,看望老尿素车间的精神病人薛鲁波、张宪维。我也托他们带去我的关心和问候。后来,我看了他们带回的照片,听了介绍,心里稍觉宽慰。

武奇、周静告诉我,他俩在浩良河,特地去北山脚下寻觅李光伟的坟墓。费了好大功夫,才在杂草丛中,找到了矮小的“李光伟墓碑”。即刻肃穆默哀,祈祷亡灵。

说到此,一段酸楚的往事涌上心头。19702月,按原计划,我是要带李光伟一起去上海实习的,忘了是什么原因,李光伟没走成。不久,430日下午330左右,李光伟二人,持枪从九公里返回厂,行至西山洞村庄300处,不慎发生了枪走火事故,李光伟不幸中弹身亡。当时,我在上海,听此消息,惊愕万分,也有点后悔。这棵茁壮成长的幼苗,就这样顷刻夭折,殉命北国,葬身荒野。可惜,可悲,令人痛心。

李光伟,北京知青,高干子弟,他父亲是驻阿尔巴尼亚经济参赞。小伙俊秀帅气,言语不多,性格内向。和武奇他们一起,乘同一列火车来的。一直在我的连队,给人印象很好。

武奇说,出事那天,李光伟去站岗。上岗前,因天太冷,带着他的棉帽子走的。谁能想到,这一走,就阴阳两隔,再也没回来。所以,武奇、周静这次重踏故地,一定要去看看李光伟的坟,了却心中的思念。

我真为他们的战友情份、哥们儿义气所感动,所赞赏!

武奇、周静,参加了化肥厂40年厂庆后,专程赶来丹东看我,以表思念和友情,让我非常感动。他们给我带来了两件礼物,一件是精美的竹简雕刻《三十六计》,另一件是设计独特的化肥厂40年厂庆纪念品。很有品位和意义。

在叙谈中,我即兴吟道:珍藏《红楼》为纪念,友谊萦绕四十年。二位专程来造访,鸭绿江边叙情缘。来去匆匆话未了,日后定会书新篇!

武奇、周静回京后,发来七绝二首,楹联一副。其中一首《丹东再见郭指有感》:相识患难四十年,亦父亦兄情为先。金秋北去寻故地,慨今叙旧多感言。

楹联——

上联:亦父亦兄谆谆互慰多得助情深似海

下联:不离不弃惺惺相惜少言谢义重如山

横批:忘年之交四十年

看后,惊叹不已。我一老朽,能受到如此尊崇和爱戴,十分荣幸和欣慰。但受之有愧,担当不起,盛名难副。

我的孩子们,对此很有感触,深为我们的友谊所感动。认为这是金钱买不到的,最珍贵、最难得的财富。他们很羡慕,为我们骄傲!

武奇和周静,在我前面的文章中,已经说过。这是一对青梅竹马、患难与共、很有作为的恩爱夫妻,家庭幸福美满。女儿在美国,已是博士,事业斐然。他俩也已60多岁,功成名就,却退而不休,继续工作着。

我这人向来低调,比较平庸。唯一引以自豪的,就是有缘结交了这帮知青朋友。伴他们一段人生,是我一生最有意义的经历。愿我们的友谊,地老天荒,日月同辉!

2010.11.5

 

郭宪峰 原兵团化肥厂现役军人,现辽宁省丹东市国税局退休干部

          

 
最新评论
特定的年代造就特殊的情感[2010-11-24 10:42:55]
真感人[2010-11-24 21:56:10]
读后感[2010-11-27 13:37:21]
发表评论
标题 * 50字符以内
内容 * 500字符以内
   
农垦日报红兴隆信息港中国友谊荒友家园上海知青华夏知青北京知青网建字106
贾宏图的博客哈尔滨知青团查哈阳知青网父辈的旗帜吕玥的博客陕西知青联盟吕永岩的博客宁波知青网
浙江知青网泉州知青网牛耕的博客许记者的博客859e家园中国农垦信息网红光知青网建字103
凤城大梨树
  注册邮箱:hljbt618@163.com  注册号:京ICP备08010947号  技术支持:互联信通 流量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