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顾问团 | 编委会 | 网主语 | 新闻窗 | 会客厅 | 文字屋 | 影像楼 | 实物馆 | 人物吧 | 档案室 | 留言板生活通
黑龙江兵团网  >> 人物吧 >> 人生轨迹
兵团英模 (0)
话说当年 (50)
人生轨迹 (42)
怀念战友 (55)
三十九载大荒情——记留在建三江垦区的上海女知青孙英 (田 丹)
黑龙江兵团网   2007-7-20 14:20:31      作者: 田 丹    来源:

今年一月中旬,我接到孙英的电话:“收到了你寄来的1000元钱,非常感谢你对咱们北大荒建三江知青基金会的支持。”听到孙英在电话中再三表示感谢的话语,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其实,真正应该感谢的不是我,而是孙英大姐。

不久,我收到了孙英寄来的捐款证书和新春贺卡。

    在建三江垦区,孙英的名字几乎家喻户晓,在我们知青中更是大名鼎鼎。从1968年自上海下乡来到北大荒,到去年正式退休,她在建三江这块沃土上工作生活了39个年头。真可谓“献了青春献终身”。退休后,孙英担任建三江知青基金会会长,她想方设法多方筹集资金,为仍留在建三江的困难知青排忧解难。她像一根蜡烛,燃烧自己,照亮别人。她坚守边疆,鞠躬尽瘁,无怨无悔。所以,我们应该感谢她。

    我一直想为孙英大姐写点东西,但又不知从何写起。思考再三,我想还是从小事说起吧。

 

                 值 班:宿舍里没有副政委

 

    19748月,我从齐齐哈尔师范学院毕业后回到了六师机关。后来我与孙英同住一个集体宿舍。当时她的职务是六师副政委,我是干部科干事,我和孙英的交往就是从这时开始的。当时我们这个宿舍共有10人,主要是机关干部,还有就是机关食堂的炊事员等,我们都睡大通铺。大家来自祖国各地,有北京、上海、天津、哈尔滨等地。大家的生活习惯各不同,但由于大家都是从基层连队调来的,受过艰苦环境的锻炼,来到机关后都能和睦相处。孙英的职务是我们知青中最高的,她年纪也比我们大,但她与大家相处从不摆架子,特别平易近人,对大家很友好。

    我们宿舍有个轮流值班的“小规矩”,即值班人员每天早上为大家打一桶热水供大家洗漱,并要打扫宿舍卫生,倒脏水、倒尿盆、倒垃圾等。冬天还要管好火炕、清理煤灰等。孙英很忙,每天很晚才回宿舍。平时休息日,她也很少在宿舍里。我们大家不给她排班。孙英得知后,一个劲地摆手:“不行,不行!”为了防止遗忘,她叮嘱我,一定提醒她。有一次轮到她值班,她怕睡过了,一宿醒来好几次看表。她值班时,动作总是轻手轻脚,怕影响大家休息。我们感到很不落忍:不是因为她职务高,而是因为她比我们年龄大。

    有一次孙英值班。她捅炉子掏灰时动静大了点,有人半睡半醒嘟囔了一句:“真烦人!”事后,孙英十分抱歉地向大家表示:“对不起,把你们吵醒了。”后来她再值班时就特别注意了。

    孙英经常外出开会,她的值班只能“轮空”。每次外出回来,孙英总是主动提出:“明天我值班”。后来,她工作太忙了,她知道自己没法正常值班,就“化整为零”。即只要每天晚上能早点回宿舍,她就主动为大家打水,扫地等,大家很感动。在宿舍里,孙英不允许我们称她的职务。她说:“宿舍里没有副政委。你们就叫我孙英就行了”。后来,她结婚了,怀孕了,总是呕吐。我们看了真心疼,又帮不上忙。一天半夜,有人来敲门:“找孙副政委,她爱人从部队回来了”。从此,孙英大姐才正式离开了我们宿舍。不过,她还是常利用晚饭后的时间到我们宿舍坐坐,与大家聊天。

 

                   同 事:搞对象时没想她能当官

 

孙英的爱人颜宪双是七星农场老职工子弟,后参军入伍。孙英结婚后,上级领导考虑孙英的实际困难,将小颜从部队商调过来,安排到六师干部科工作。就这样,我与小颜成了同事(当时我们科里有一半是现役军人)。

在一块工作一段时间后,我们发现颜干事很有文才。他能说,能写,头脑灵活,办事麻利。他平时说话很幽默,常常一句话就逗得大家哈哈大笑。谁家有事,他一准跑去帮忙。虽然他的身份特殊,但大家相处十分融洽。孙英是副政委,但她不主管干部科。平时她也很少到我们科来。偶尔有事来,也是“速战速决”,说完就走。

有一次,我们正在办公室里听颜干事侃山,正在兴头上,孙英来了。大家忙站了起来。孙英说完事便匆匆离去。大家一回头才发现只有颜干事没站起来。每逢这时,他总是很尴尬地冲我们笑笑。我们问他在家是不是“怕老婆”。颜干事苦笑道:“别人家的官太太能趾高气扬,我整天夹着尾巴都不行,我快成了‘小媳妇’了。唉,想当初搞对象时就没想到她能当这个官!”

与颜干事接触时间长了,我们大家都觉得颜干事的工作能力决不在孙英之下。但当时的政治形势把有知青身份的孙英推到了风口浪尖上,颜干事再有能力,也只能当个“绿叶”。我们知道他也为此感到苦恼。但在工作上,颜干事从不含糊。领导分配任务指哪打哪,真是好样的。我们有时也拿颜干事开心:“谁让你是副政委家属呢!就是要处处以身作则呀!”他苦笑着摇摇头。

有一次,兵团要各师报一份关于知青领导干部身体状况的调查材料。调查对象是师团两级领导班子中的知青。我记得有23团的宋承武;24团的董领双;59团的董超群等人,而师机关就是孙英一人。我直接向颜干事询问。没想到一向乐观开朗的他叹了口气:“她呀,就是睡不好觉。”我心里明白,虽然孙英夫妇婚姻美满,夫妻和睦,但巨大的工作压力使她有些不堪重负,又无法向他人倾诉。颜干事不止一次对我说过:“真不愿她再干了,太累心了。我又帮不了她,看着干着急!”

尽管如此,孙英大姐在我们面前仍然是笑呵呵的。我想,她真不易!

     

送 别:别忘了咱们北大荒呵

 

    1978年5月6,我结婚了。我爱人当时在河北某部服役,这次专门来北大荒结婚。组织处全体同志以娘家人的身份在机关食堂为我操办了这场婚礼。婚礼隆重而热烈,颜干事更是发挥了他调侃的特长,妙语连珠,逗得大家捧腹大笑。当时孙英外出开会没有到场。事后,她专门为我送了一份礼物(床单和枕巾)。我告诉她,全处的同志(包括颜干事)已送了。她说:“他们送是他们的,这是我的这份。”我只好收下了。

    197811月,在大批知青返城的高潮中,我调到爱人部队所在地――河北省藁城县工作。临行前,孙英对我说:“你们都走了,我真舍不得你们。你走后一定别忘了咱们北大荒啊!到了河北好好干,我相信你一定是个好样的!”听了她的话,我心里酸酸的,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孙英送给我一件小礼物,我至今还保存着:它是一个用塑料制成的彩画板,上面画的是嫦娥奔月。画板的背后写着:

“向四个现代化进军,在新长征路上做贡献。――送田丹

                           孙英  7811

 

    197812月到198711月,我在河北藁城县整整工作了9年。在这里,尽管我们夫妻团聚了,尽管由于我工作认真勤奋而受到了领导的表扬和提拔,但在内心深处,我还是感到孤单、寂寞。特别是在工作生活中遇到困难时,我常常回想起在北大荒的情景。可以这样说,北大荒的经历是我努力工作的精神动力。

后来我有了孩子,当了母亲,我才更深切地体会到像孙英这样的女领导干部是多么不易。在藁城期间,我忙工作,忙生活,与孙英大姐几乎没有了联系。只有在每年回京过年时,我从荒友那得知孙英没有回上海,仍坚持在北大荒。听到这些消息,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重 逢:希望你们常回来看看

 

    19987月底,在离开北大荒20年后,我随知青专列回访建三江。一路上,我兴奋、激动、彻夜未眠。731清晨,当列车缓缓驶进建三江车站时,车还没停稳,我一眼就从欢迎的人群里认出了孙英大姐,她隔着车窗一个劲地向我招手。我刚下车,孙英大姐就快步迎上来,一把拉住我的手:“我从报纸上就知道你要来了。”孙英把我介绍给她周围的管局现任领导:“她原来在咱们组织处工作,我们还住过一个宿舍呢!” 从火车站出来,建三江管局组织了盛大的群众欢迎仪式。所有回访知青无不热泪盈眶,激动万分。

    为了迎接这次老知青回访,孙英和管局领导事先进行了周密的安排布署,做了大量的组织协调工作。我们到来后,孙英大姐更加忙碌了。每天清晨,她早早来到建三江宾馆,利用与大家共进早餐之机与各路回访知青交谈,了解并安排好当天的活动。回访知青来自各连队,除了管局统一组织参观活动外,大家各自走亲访友。孙英竭尽全力与各方联系、协调、沟通,妥善安排车辆,接送知青往返,尽力保证知青的回访活动顺利进行。经常是直到晚上11点了还不能回家休息。

    有一天晚上已经10点多了,孙英夫妇来到我的房间。孙英一脸疲惫,她冲我笑笑:“这几天太忙了,都没功夫跟你聊聊,真对不起了。我们俩口子想请你到外边吃烤羊肉串。这可是咱们建三江的味道。顺便带你看看建三江的夜景。”我知道孙英一直跟着婆婆生活,老人年迈多病,她不便在家请客,但又十分惦念我。于是他们夫妇忙完了大事,再晚也要拉我出去吃一顿以表心意。那几天,我几乎天天泡在酒里了,哪还有胃口?我再三推辞,孙英夫妇只好在我的房间里陪我聊天。看到他们太疲倦了,我真不忍心长谈。

    孙英说:“知道你们要回来,我特别高兴,头好几天都兴奋得睡不着觉。现在看到了你们,我再忙再累也高兴。20年了,你们没忘记咱们北大荒啊!”

    孙英告诉我,在我们到来之前,她把局直各单位留下的知青召集开会。特别叮嘱女知青,要提前烫个头,化个淡妆,穿上过年的新衣服。要以饱满的精神面貌来迎接家乡的荒友。不能让他们看到我们精神不振而难过。孙英自己一直忙到我们到来之前,才匆匆在街上路旁的小店里烫了个头。

    回京前,孙英拉着我的手再三叮嘱:“希望你们常回来看看。趁我们现在还在职,能为你们提供方便,为大家服务。再过几年,我们年龄大了,到时候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临走时,孙英夫妇送给我一个能装200多张相片的相册。相册的第一页上,颜干事写了一首小诗:

     天下河水都朝东,

     人生有缘自相逢,

     心系三江黑土地,

     三十一年大荒情。

                      孙英  颜宪双   199886

 

    屈指算来,我离开北大荒快30年了。我们这些老知青各自都有着坎坷的经历。但我们再困难,与至今仍留守在北大荒的同志相比,实在微不足道。从1978年开始的知青大返城浪潮席卷了北大荒,仅建三江垦区的知青先后走了80%以上。少数留下的知青有多方面原因。但我敢说,孙英坚持留下来,除了忠贞的爱情,更有她对北大荒的一往深情。

回京一周后,我利用星期日,召集了原576连(我下乡时的第一个连队)和原六师警通连的部分在京老知青,在我们单位崇文法院的法庭里,开了个“新闻发布会”。我向大家详细介绍了这次回访北大荒的经历以及一个个感人的故事。除了中午吃饭时间,我兴致勃勃地讲了6个多小时,还意犹未尽。在场的荒友们聚精会神,不时还提出一些问题,我一一做答。事后,一位荒友说:“听了你这一讲,就像我们回去了一样,太感人了。”还有的荒友说:“田丹,你真能说”。其实,不是我能说,而是情到深处说不尽。

 

敬 佩为困难户做好事数不清

 

    20063月底,我接到了孙英的电话。她告诉我,4月下旬,农垦总局将在北京农展馆举办北大荒农副产品展销会,届时希望老知青们都去参观。随后,我收到了孙英寄来的请柬(一同寄来共五份,孙英嘱我转交给原师机关保卫科的北京知青王景堂、田念东、岳晓梅等人,我与他们取得联系后分别寄去了)。

426上午,在北京农业展览馆东侧,一个横幅特别醒目,上面写着“原兵团六师知青报到处”。在横幅下,我见到了分别8年的孙英大姐。她身着一套灰色西服,胸前挂着“展销会工作人员”的牌子,她一边热情地与到会知青握手问候,一边为大家签到忙碌着。她还是那么质朴、开朗。看到她,我们心里热乎乎的。大家纷纷要求与她合影留念,孙英更是来者不拒,尽力配合。事后,我将合影寄给了她,孙英打来电话再三表示感谢。

这次参观展销会,我最大的收获是从杲文川那里得到了一本由原25团知青撰写的回忆录《七星情思》。回到家,我戴上老花镜迫不及待地翻阅起来。这本七百多页的书,我用了两天就看完了。在北大荒生活工作的往事历历在目,掩卷沉思,感慨万千,久久沉醉之中不能自拔。

在书中,我了解到有关孙英大姐的一些情况。原七星农场工会主席李怀存,专门撰文讲述孙英心系百姓扶贫助困的事迹。现简摘如下:

  七星农场25队职工李福根是上海知青,与当地一妇女成婚后未回上海。垦区兴办家庭农场后,老李身体多病,爱人生活能力差,孩子有点智障,全家生活陷入困境。孙英得知后与老李一家结成帮扶对子。她一方面经常到老李家问寒问暖,与老李促膝谈心,做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鼓励老李面对现实,想办法克服困难向前看;一方面自己带头并动员工会的同志为老李一家捐款捐物以解燃眉之急;最重要的是帮老李解决“造血功能”:老李家有一头牛,由于缺少饲料和不会喂养,牛很瘦无法下地干活。孙英与队里领导商量,由队里为他解决一部分饲料,并让队里的兽医向老李传授饲养技术。最后,这头牛健壮了,终于能下地干活了,为老李一家解决了一大难题。此外,孙英安排七星农场每年春天给老李买两头仔猪,让他喂养半年,当年就能卖一千多元……

李怀存说,建三江有20万人,孙英的服务对象也是20万人。她每年三分之二的时间工作在基层。哪里有困难,她就到哪里去。她为群众,特别是为困难户做的好事数不清。大家都说孙英是贫困户的贴心人。

据我所知,近20年来,先后有数千名各地老知青回访建三江。不论是大批来的,还是单独来的;不论来者是知青中的精英,还是普通退休工人,只要孙英知道信儿,她都亲自接待并竭尽全力安排好一切活动。大家非常感动。我在《七星情思》一书中看到了孙英大姐写的一首诗,题目叫《我愿做回访知青接待员》。全诗表达了孙英的心声,看后令人动容。在此我全文抄录如下:

 

   我留在北大荒已经37年了。

   下乡时和大家一样,有理想,有信念。

   如今绝大多数当年的知青朋友早已在四面八方的岗位上,

   为祖国建功立业,

   继续自己人生的波澜壮阔。

   看到他们生活绚丽多彩,我欢欣;

   听到他们的事业功成名就,我鼓舞;

   但我从没为自己还留在北大荒而后悔。

   因为我的青春和爱已深深溶入了黑土地。

   我爱北大荒,也得到了北大荒深深的爱。

   我经常思念风雨同舟的知青荒友,

   更为知青荒友们对北大荒的眷恋而震颤。

   每次看到回访的知青荒友,

一踏上黑土地的激动神态,

我都能感受到他们心脏的狂跳。

每次看到他们告别农场乡亲时依依不舍的泪水,

更能感受到他们对这个人生第一站

犹如对自己初恋般的珍惜,

刻骨铭心,终生思念。

是的,北大荒――知青人生的起点,

黑土地――荒友们航程的第一站。

起点上:有启蒙、有初恋、有爱、有恨,苦辣酸甜。

航站里:有汗水、有泪水,有鲜血、有自信、有坚强、有勇敢,

还有友情、亲情、关爱和无限的眷恋。

这一切是人生难得的一笔宝贵财富;

这一切是人生信念最初的积淀。

有了这笔财富,

无论你人生之路有多长,

你都有花不完、用不尽的财产。

有了这份积淀,

不管你人生之路有多远,

都没有克服不了的艰难险阻和越不过的万水千山。

这就是我在北大荒37年心得;

这就是我在北大荒37年的体验。

我爱北大荒!

我思念远方的荒友!

我愿做一名回访知青的接待员。

 

最后,再一次向孙英大姐表达我们这些老知青对她的崇高的敬意。同时,我向更多的老知青呼吁:如果你的条件允许,请为咱们的建三江知青基金会献上一片爱心,以我们的实际行动来回报北大荒人对我们的厚爱!

田 丹

2007-7-13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标题 * 50字符以内
内容 * 500字符以内
   
农垦日报红兴隆信息港中国友谊荒友家园上海知青华夏知青北京知青网建字106
贾宏图的博客哈尔滨知青团查哈阳知青网父辈的旗帜吕玥的博客陕西知青联盟吕永岩的博客宁波知青网
浙江知青网泉州知青网牛耕的博客许记者的博客859e家园中国农垦信息网红光知青网建字103
凤城大梨树
  注册邮箱:hljbt618@163.com  注册号:京ICP备08010947号  技术支持:互联信通 流量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