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顾问团 | 编委会 | 网主语 | 新闻窗 | 会客厅 | 文字屋 | 影像楼 | 实物馆 | 人物吧 | 档案室 | 留言板生活通
黑龙江兵团网  >> 人物吧 >> 人生轨迹
兵团英模 (0)
话说当年 (51)
人生轨迹 (42)
怀念战友 (55)
付 程:我理想之帆升起的地方
黑龙江兵团网   2010-4-8      作者:付 程    来源:付 程
 

友谊知青回忆录•成长篇

友谊农场,我理想之帆升起的地方

 

 

19741014,我离开家乡哈尔滨,下乡来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师十八团(友谊农场)。先在二营四连务农,在连队工作不到两个月,被抽调到团广播站当了播音员。36年来,我从一个基层广播站的播音员成长为中国播音学教授,都离不开友谊农场四年广播工作给我的历练、教益和帮助。友谊农场,是我理想之帆升起的地方。

 

(一)

十八团,号称“天下第一团”,有十二万人,她的前身是友谊农场,一个政企合一的县级建制。因此,她的有线广播也是全垦区最完备的,播音的水平一直是很高的。

团广播站当时有6个人:站长王守山,女播音员安月星,机务员刘长德、韩邦明、葛文元。后来又调入了编辑、哈尔滨知青杨国忱。我的前任男播音员叫王亚东,是北京知青。他发音标准,播音非常好,他被北京广播学院播音系选中上学去了,我就接了他的班。

初到广播站,全靠老同志传帮带。

王守山站长对我有知遇之恩,是他“发现”了我,把我从连队调入了团广播站。他为人正直,襟怀坦荡,才思敏捷,写稿子快,业务能力强,工作作风雷厉风行,一丝不苟,他对我的思想、作风、业务乃至人格形成的影响和帮助是最大的。

安月星,是一位性格和善、乐于助人的朝鲜族大姐。她教我练声、播音,是我播音的启蒙老师。

为了尽快熟悉播音业务,我除了积极向老同志学习、求教,还向团文艺宣传队的同志请教如何练声,给当时已到北广学习的王亚东写信求助,他也给我寄来了学习材料,教我练习嗓音和播音的方法。

在老同志的细心帮助和自己的积极努力下,我比较快地熟悉了工作。虽然我当时很快地上了节目,但是对广播的重要性和播音工作要严肃性理解并不深。

记得有一次,我播一篇宣传计划生育的稿件,由于粗心大意,把一句很重要的话“把人口自然增长率降到14‰”中的“14‰”,读成了“14%”,出了一个重大的政策性的差错。事后宣传科范科长到广播站把站长狠狠地批评了一顿,记得他有一句话给我的印象特别深,他说,“你们这一个‘14%’,把我们多少年计划生育工作的心血和成效全废了!”。

这件事,对我的震撼、给我的印象,太大、大太深刻了!广播播音工作事关重大,影响何止千家万户,来不得半点马虎。否则,一个疏忽和失误造成的损失,可能是无法估量和无法弥补的。我现在还经常拿我的这个事例教育我的学生,帮助他们养成严肃认真,一丝不苟的严细作风。

基层广播站的播音员,很多都是拳打脚踢、采编播合一的。我当时除了播音,还要参与改稿、组稿和编辑节目,还要经常外出采访、写稿,这对人的锻炼和进步帮助非常大。

记得刚到广播站不到一个月,领导派我去采访福前铁路在友谊农场开工的新闻。半夜10点,我背着十几斤重的半导体录音机来到一营铁路开工现场,天气非常冷,零下30多度,还下着小雪,后来录音机都冻得不转了。这是我第一次进行野外新闻采访,就碰上这么个鬼天气,人冻得够呛,嘴也“瓢”,手也僵了。

同行的团摄影记者许长山,一个五八年复转军官,原沈阳军区的老摄影记者,见我没穿大衣,冻得直打哆嗦,就把自己穿的羊皮大衣脱下来硬给我穿上。

采访结束回到站里,已是后半夜了。我又连夜写稿、配音,制作了《福前铁路到友谊》的录音报道。节目播出时,听着经过自己处理后火车渐远渐近的声响,我心里还美滋滋的。

回想起当年老同志关心爱护我的一件件往事,至今心里还感到热乎乎的。老许后来想教我学摄影,有将来想让我接他的班的意思。我当时一是太喜欢播音,二是想上学,怕以后辜负了他,就婉拒了老许。今天想起这段往事,还觉得有些愧对他。

1976年初,兵团撤建,十八团又恢复友谊农场建制。后来广播站从俱乐部二楼,搬迁到场部果园东北新建的独立平房,并率先在全垦区建了电视差转台,转播省电视台的信号,为全场职工看上电视创造了条件。广播站的工作条件也有了较大的改善,扩建了播音室和机房,更新了设备,增加了人员。

当时领导上很注意对青年人的培养。由于我缺乏基层工作经验,对农业,特别是国营机械化大农业生产不了解,领导就尽量多安排我到基层采访,进行锻炼,同时又充分信任,放手使用。

记得我还曾经到当时全垦区五个“大寨连”之一的一营九连锻炼了一个月,边体验生活,边进行采访报道。我写的反映九连大灾之年夺得大丰收的长篇通讯《响亮的回答》,曾在佳木斯电台播出和农垦报刊载。站领导还送我到佳木斯市广播电台学习。

在业务上我也努力进行创新的尝试。我请文化站电影队的同志帮忙,录了很多电影录音,然后把电影音乐和音响复制出来分类保存,以便制作节目时选用。我还自己录制一些诗歌、散文等文学作品,配上音乐音响,制成文艺节目,丰富了广播节目。

虽然用现在的眼光来看,那时的节目的确算不了什么,也许还比较粗糙和稚嫩。但是,我们自己已经觉得很了不起了!

有一回,我去农场煤矿去采访,想要录一些井下采煤的音响做录音报道用,不巧正赶上休息日,井下不开工。我就和煤矿广播站的编辑小姜坐缆车下到几百米深的矿井,自己驾着风钻打眼儿,安雷管、装炸药、布线、放炮,把这些音响录下音来。其实做这些事情是非常危险的,现在想来都有些后怕。

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到哈尔滨广播电台当播音员。有一次,随一名老记者到一个工厂去采访,在现场我帮他出了一些好注意,做了一个很好的录音报道。他对我大加赞许:“没想到你大学刚毕业就这么有本事!

我在心里得意地说,这都是在友谊农场练的呗!

农忙季节,我们有时还经常把广播车开到麦收的田间地头,水利会战工地,进行现场广播,增加了实感。

这一系列的社会实践、新闻实践和专业实践锻炼,对我以后的学习和工作都起到了潜移默化的积极作用。

1977年,场宣传科老同志王治田到广播站担任站长。老王是五八年复转军官,是一位老广播,当过播音员。他对我的帮助也是很大的。老王不仅懂播音,而且文笔好,又擅长书法,颇有文人气质。他待人和蔼,循循善诱,善做思想工作,从没见他对谁发过脾气,特别是对我们年轻人更是非常爱护,大家都很尊重他。

还有,也曾当过播音员的宣传科老同志李德仁对我的帮助也很大。老李当时任场报道组组长,笔名“反修兵”,这在全垦区可是响当当的名字。他曾手把手地教我写新闻报道,帮我修改文章,使我受益匪浅。老李后来曾长期担任黑龙江农垦广播电视局局长,直至退休,为全垦区广播电视事业的发展建设做出了很大贡献。

1978年,我参加了高考并考上了哈尔滨师范大学外语系。巧的是,也是1014,我离开了我工作了整整四年的友谊农场,回家乡哈尔滨上大学。临行前,和站里的同志们依依不舍告别,安大姐还流下了眼泪。全站同志和我在广播站的平房前集体合影留念,这张照片我一直珍藏着。

 

(二)

在大学期间,我一直担任校广播站的兼职播音员。由于有四年农场广播编播工作的锻炼,我的播音很受师生的欢迎和好评。1982年大学毕业,由于我的播音特长,我破例被分配到哈尔滨人民广播电台播音工作。1984年,我又考取了北京广播学院播音系研究生,师从齐越先生,攻读硕士学位。

齐越老师是陕北新华广播电台第一位男播音员。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中央台播出过《谁是最可爱的人》、《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等产生过极大社会反响的作品。当时齐越老师听说我曾经在友谊农场广播站工作过,非常高兴。他说,他最喜欢要有过工作经历和专业实践的学生。

研究生学习期间,我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音部实习,当时部里安排由著名播音员夏青和林如老师带我。有一天,我和夏青老师谈起我在友谊农场工作的一段往事——

那是19769月的一天下午,4点多钟,我打开广播机预热,做5点钟播音的准备。突然,从收音机里传出夏青老师那熟悉的庄重而又悲痛的声音:

“我党、我军、我国各族人民的伟大领袖,全世界无产阶级、被压迫民族、被压迫人民的伟大导师,全世界最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毛泽东主席,因病医治无效,于197699010在首都北京去世,终年83岁┄┄”

夏青老师的播音,既悲痛又坚定,大气磅礴,感人至深。

我问夏青老师,怎么能播得那么好?是如何准备的?

他说:“播这篇稿子,我一遍没看。拿到这篇稿件,已经没有多少准备时间了,20分钟后就播音。一万多字,看一遍都来不及,我干脆不看了。我就抓了一个整体感受,既把毛主席当作一个‘具体的儿子’,从亲人去世找到老年丧子的骨肉之情;同时又把毛主席当作一个‘抽象的儿子’,当作中华民族值得骄傲的儿子——今天儿子走了,作为母亲的人民来悼念他!毛主席虽然去世了,但是我们坚强伟大的党还在。我们对他老人家的最好的悼念,就是把他开创的社会主义事业进行到底!”

带着这样的独特感受,夏青老师坚定地走进播音室,一气呵成,播出了中国播音史上这篇感人至深的极品之作。

作为一名播音员,深厚的生活积累是非常重要的。有了这样的积累,对所播的稿件、节目也才可能有深刻而又具体的独特感受,才会调动起真挚的感情,才能引起广大受众的共鸣和认同。

1987年,我研究生毕业留校任教。1994年评上了副教授,1996年我担任了播音系副主任,并担任了中国播音学会常务副主任。2000年我评上了教授,2001年以后又先后担任了播音系主任,播音主持学院副院长,中国高教学会播音主持教育委员会执行理事长,国家教育部艺术类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国播音主持政府奖评委。

 

(三)

回想30多年来,我的点滴进步和成绩,都与友谊农场四年给我打下的基础、给我的历练分不开。这也使我与农垦和友谊有了一种割不断的血脉联系,我也尽可能地发挥我的特长,利用我的条件,为友谊农场和黑龙江农垦做一些宣传和培训等方面的事情。

为迎接建国五十周年,黑龙江农垦制作了大型电视文献专题片《大荒涅槃》。片子的总编导和总撰稿、农垦总局文化局局长冯力,邀请我和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敬一丹担任配音解说。

敬一丹早我一年考入齐越老师门下,是我的师姐。由于我们两人都有在北大荒下乡锻炼和播音的共同经历,我们的播音都投入了真挚的感情。在配音过程中,播到感人至深之处,我俩都曾流下过泪水。

这个片子获得了空前的成功。中央电视台在1999年国庆期间曾先后播出了三遍,很多老农垦和知青看后都激动地流下了热泪。片子也曾获得了“五个一工程奖”,和“神农奖”政府奖特别金奖。

冯力长我两岁,1977年从部队复员,回到友谊农场,到广播站任播音员兼编辑。他也酷爱播音艺术。我们同事虽然只有一年,但却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成为一生一世的好朋友。记得我刚毕业任教不久,他来北京出差,在我简陋的家里,我俩彻夜聆听齐越先生的录音作品。最后,他由衷地说了一句非常经典的话:只有好人才能播出这样的好作品!

1998年夏天,黑龙江农垦总局为纪念知青下乡30周年,在哈尔滨召开了知青代表座谈会,我和现任中国广播艺术团副团长,当时任广播说唱团团长的别闽生应邀赴会。在回哈的火车上,老别这个曾经著名的“兵团诗人”创作了诗歌《北大荒——您的儿子回来了》,我在会上即席朗诵,赢得了全场长久的热烈掌声,使这个节目成了那天联欢会的最高潮。在朗诵中,我倾注了对北大荒和友谊农场深深的感恩和眷恋之情,也充分地抒发了广大知青的心声。

这次朗诵,也成了我有史以来反响最强烈的一次朗诵。

2007年春节,友谊县电视台播音员高宏阁,在为友谊农场主持春节晚会时,突发心脏病,他坚持到晚会结束,说完最后一句主持词,便倒在舞台上,溘然去世了。

听到这一噩耗,我真是痛心不已!

宏阁是我未曾同事过的“同事”,也是我的学生。当年他和我联系,想来广播学院进修学习,我帮他考上了我系的专业进修班,我又教他了一年。由于我比他大不到10岁,又都是友谊农场一个单位的,私下里我不让他叫我老师,他就叫我“付哥”。

一个播音员,以身殉职在主持节目的现场,这还是第一次。友谊农场电视台后来为了纪念宏阁和弘扬他的精神,曾为他做了一个电视专题片。他们来到中国传媒大学采访我,我特意把采访地点选在了齐越先生的塑像前,因为宏阁是我值得骄傲的学生,是北大荒友谊农场培养出来的播音员,也是齐越先生的传人!

20098月,我应邀为黑龙江农垦电视台的播音员主持人授课、培训。20101月,黑龙江农垦电视台举办全垦区的播音主持培训班,我又前往授课。看到黑龙江农垦广播电视事业的飞速发展、后继有人,我感到无比地欣慰,无比地自豪!

20103月中旬,我受友谊农场电视台委托,请中央电视台著名播音员邢质斌来到我工作的中国传媒大学,为电视专题片《天下第一大农场》解说配音。

“在黑龙江的版图上,有一片被世人称之为三江平原的地方,在她的腹地镶嵌着一颗璀璨的明珠,她就是享有天下第一大农场和中国农业现代化旗帜之美誉的友谊农场┄┄”

在配音室导播机房里,听着邢志斌声情并茂的解说,我的研究生们都沉浸在有声语言艺术的美妙享受之中。而随着邢老师的娓娓叙述,在我的眼前,又一次清晰地浮现出了北大荒那一幅幅辽阔壮丽的画面;我的思绪也仿佛回到了36年前,回到了我一生事业之舟起航的地方——黑龙江友谊农场┄┄

北大荒,友谊农场,我永远爱你,永远属于你!

 

201045于北京中国传媒大学

 

(付 程  哈尔滨知青  原十八团广播站播音员 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主持学院副院长)

 

 

 
最新评论
灵性的感动[2010-7-4 9:03:42]
发表评论
标题 * 50字符以内
内容 * 500字符以内
   
农垦日报红兴隆信息港中国友谊荒友家园上海知青华夏知青北京知青网建字106
贾宏图的博客哈尔滨知青团查哈阳知青网父辈的旗帜吕玥的博客陕西知青联盟吕永岩的博客宁波知青网
浙江知青网泉州知青网牛耕的博客许记者的博客859e家园中国农垦信息网红光知青网建字103
凤城大梨树
  注册邮箱:hljbt618@163.com  注册号:京ICP备08010947号  技术支持:互联信通 流量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