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顾问团 | 编委会 | 网主语 | 新闻窗 | 会客厅 | 文字屋 | 影像楼 | 实物馆 | 人物吧 | 档案室 | 留言板生活通
黑龙江兵团网  >> 人物吧 >> 人生轨迹
兵团英模 (0)
话说当年 (50)
人生轨迹 (42)
怀念战友 (55)
乔书华:黑土地上的爱情树——最忆乌苏里江边那片密林(三)
黑龙江兵团网   2009-8-8      作者:乔书华    来源:
 

黑土地上的爱情树

——最忆乌苏里江边那片密林(三)

乔书华

 

说来说去都离不开兵团

 

今年春节,接到老高的电话,我很诧异,因为好久没有和他联系了。连忙问他有什么事?他说也没什么事,就是春节快过完了,趁还有几天假期,想找几个朋友来家里聚聚。

老高这人实在热情,喜欢热闹,以前大家经常在一起聚。这些年由于年龄大了,都不愿意动弹,有一阵子没见面了。

我连忙坐车到了他家,进门一看,有几个人早来了,都是兵团的战友:有老吕和李大姐两口子,有工程三连的老马、老刘,还有警通排的老梁、老韩和老李。大家都很长时间没见面了,见了面互相热情地打着招呼。

老高忙着让坐倒茶,老高媳妇腰上系着围裙,手里掂着炒菜的勺子,从厨房门里探出身,向我扬扬手里的勺子算是打了招呼。从她的身后,冒出来一股掺杂着菜肴香味的白色的雾气。

看着人都到齐了,老高就张罗着放桌子,摆椅子,让大家入坐。老高媳妇把各种炒的、炖的从厨房里端出来,摆在桌上。一会功夫,鸡鸭鱼肉就摆了满满一桌子。看来,这两口子是真的做了准备:一桌子的家常菜以外,还有市场上很少见的兴凯湖的大白鱼、俄罗斯的熏制马哈鱼。另外,还有一大盘子狍子肉,这狍子肉可是北大荒的特产,在兵团时没少吃它,只是回来后好多年见不着了。

老高媳妇是我们二十二团所在地——饶河县当地的人,现在那还有不少亲属,这些年嚼果一定是那些亲属过年给捎来的。

老高拎来一塑料桶小烧酒,倒满了每人面前的杯子。一闻这酒的味道,就知道是北大荒特产的小烧酒。这酒的度数高,香味浓,因为它是完全用粮食作原料烧出来的,酒味非常纯正,酒香特别浓郁。

我们这些人到一起,喝酒从来不谦让,端起来就喝。这些人里边有几个当年那都是好酒量,其中,老李喝酒更有“老八两”的称号。

一边喝着,一边唠着。话题自然都是当年在兵团时的那些往事。非常有意思的是,每次聚在一起,说来说去都离不开兵团,虽然每个故事都讲了不知多少遍,但只要是再次提起,还是那么兴趣盎然。是呀,我们这些人都是在兵团呆了七八年的,对兵团的感情那是相当的深。特别是老高,在饶河一呆就是十八年,并且在那里收获了一生中宝贵的爱情。说起老高的爱情,大伙都十分的感慨。

 

缘份到了  挡都挡不住

 

我和老高是一个学校的校友,又是1969年秋天坐一个车皮去饶河的,因为年长我几个月,对我,他总以小哥自居,我只好管他媳妇叫小嫂子。

老高到兵团后,开始时在九连当通讯员,不久,被调到团部邮局当报务员。行政归兵团管理,业务归饶河县邮电局。他工作认真,业务又好,平时工作做得有声有色,年终时总能在邮电系统得到一个先进或标兵什么的光荣称号。

当年的老高,长的高高的、瘦瘦的,衣服穿得总是干净利落。宽大的额头,头发梢微显些稀少,人长得很帅气。

小嫂子年轻时漂亮出众,追她的人自然不少。

老高把小嫂子追到手,那还是1974年的事。

那年初春,冰雪尚末融化,老高去管机关现役军人大老纪借军大衣和棉军帽,说是要穿着去佳木斯参加培训学习。大老纪是司令部作训股长,兼任司令部团支部的书记,老高给他当副书记,两人之间关系不错。当年,年轻人都实兴穿军装,没有真的军装,就买草绿色的布做一套很象军装的衣服穿在身上。如果谁能够穿一身真正的军装,那感觉比当今的明星还神气。

他披上军大衣高高兴兴的走了,这一去就是半个多月。回来后,悄悄地向我们透露说,这次学习过程中,饶河邮电局有个漂亮女孩对他很有意思,整个学习过程中一直都很主动的和他接近。老高年轻时人长得帅,女知青们对他普遍有好感。所以,对他的话都信以为真。

可是,后来小嫂子说的和他说的就完全不一样了。

那次是饶河县邮电局组织本系统人员去佳木斯学习,一共去了十几个人,开了一辆大客车。这些人都是饶河邮电局地方的人员,其中就有老高后来的媳妇,只有老高一个人是兵团来的。也可能是缘份,往佳木斯去的时候,老高正好和她并排坐在一个座位上。老高这人性格开朗,天生爱说爱笑,再加上身边坐着一个漂亮女孩,那还能消停了?就主动和女孩搭讪,聊了起来。一路下来,已经把女孩聊得云山雾罩了。

在佳木斯学习期间,老高也没放松机会,一有空,就借引子邀她去松花江边溜达。时不时买串糠葫芦什么的给女孩吃,女孩被呵护得笑不拢嘴儿。

学习结束后,从佳木斯往回返的时候,碰上道路翻浆,十分难走,大客车常常陷进泥坑里出不来。从佳木斯到饶河,现在道路修成高速了,也就是几个小时的路程,那次汽车却开了一天一宿。半夜时,车又陷入一个很深的坑里。老高带头下去推车,车还是出不来,全车的人又冷又饿,老高把军大衣让女孩披上,自己徒步走了很远的路,从一个村子里给大伙买来吃的东西。

当然,同座的女孩得到了比别的人更好的照顾和待遇,女孩那个感动呀就不必说了。

打从佳木斯学习回来,两个人便开始了经常的联系。

小嫂子的爸爸,是饶河县某部门的一个领导。小嫂子在家排行老二,女孩子年龄大了,当父亲的自然为女儿的婚事操起了心。邮局的一个领导去看小嫂子爸爸,在一起聊起来二女儿的婚事,小嫂子爸爸让他帮助给二女儿物色一个对象。邮局的领导马上想起单位的一个小伙子,就是老高,便向小嫂子爸爸介绍了老高的情况。

小嫂子爸爸听后立刻采取行动,除了通过组织进行了解,又亲自到单位查看了老高的人事档案。审了又审之后,很满意地相中了这个未来的女婿,并让那位领导立即去找老高牵线。当老高知道介绍的女孩就是小嫂子时,差点乐疯了,只是没有立马告诉她。

小嫂子的爸爸是个急脾气,相中了就想看看,传信让老高到家里做客。

那天,老高特意从团部赶到饶河,拜见未来的老丈人。一老一小见面,小嫂子爸爸格外高兴,看到老高一表人才,满意度又增添了几分。正当爷俩唠得欢的时候,二女儿从门外进来,看到老高时一楞,问:你怎么在这呀?老高笑而不答。

老爸乐呵呵地指着老高对二女儿说:姑娘过来!快看看,这是我给你找的女婿。

呵呵,真是缘份到了,挡都挡不住。

 

嫁个棒槌也得抱着走

 

老高和小嫂子是1975年结的婚。结婚后,小嫂子离开饶河县,来到团部邮局。团部各方面条件都比不了县城,小嫂子的父母很不放心二女儿,担心她会吃苦。但小嫂子执意要来团部,用她的话说:既然结婚了,就得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棒槌也得抱着走。

小两口儿把团部分配的一间简陋的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两个人在一起过起了幸福的小日子。

成了家的老高,挑起了家庭生活的担子,一下子成熟了不少。从那时起,老高的家就成了我们这帮“跑腿子”经常出没的地方。团部那时取暖做饭没有煤,我们就帮他从山上拉回来木头,然后把木头锯成一段一段的,再用斧子劈成烧柴,垛起来。那时,团部家家门前都有很大的一个柴火垛。开春的时候,帮他在门前屋后开出块菜园子,种上些应季的蔬菜。老高经常好酒好菜招待我们,在他家吃饭的习惯,就是那时养成的。

1977年,他俩有了爱情结晶,大女儿出生了。

老高媳妇生孩子,可忙坏了我们这些哥们, 一天晚上,老高来信说媳妇快生了,大伙急忙赶到他家,前呼后拥地帮他把媳妇送到团部卫生队。待顺利生产后,又前呼后拥地护送他媳妇和女儿回到家。女儿的到来,给这个小家带了无比欢乐。也让我们这帮年轻光棍儿们变成了叔叔、大爷。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到了大批知青开始返城的时候,我们这些人都陆陆续续地回了哈尔滨。

那年,轰轰烈烈的兵团因大批知青的离开,变得非常冷清和萧条。老高因结婚的原因,失去了返城的条件。我们走后,他们全家就搬到饶河县去了,两口子都在饶河县的邮电局上班。

1981年,老高又有了第二个女儿。

文革结束以后,国家搞改革开放,各项工作都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老高也没闲着,利用工作之余,两口子养起了貂。那时候养貂很挣钱,他们辛辛苦苦地忙乎着,收益很不错。

养貂使老高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善,但内心深处却生出了越来越难以排解的寂寞。有一阵子,老高说话越来越少,晚上睡不着觉,经常是睁着眼睛到天亮。

小嫂子心里明白老高为什么这样,知道他是想哈尔滨了。当年和他一起来兵团的同学,一个个的都回去了,这里只留下他一个人,心里边孤独呀。

但拖家带口的想回哈尔滨,哪是那么容易的事!同时,她也知道,哈尔滨公公婆婆住得也不宽绰,房子不大,几个弟弟妹妹都不小了,还挤着住在一起,即使回去也没有住的地方。

看着老高日渐消瘦的身体,小嫂子很心痛,但又没有什么办法。只好在生活上更细心地照顾他,体贴他。但老高还是想回去,甚至想法越来越强烈。

1987年,老高的父亲到了退休年龄,按当时的政策,退休时可以让一个子女接班。这是个能够返城的绝好机会,老高的心又一下子活了起来。可因为已经成家,失去了接班的条件。老高心烦,精神一度快崩溃了。

小嫂子深爱自己的男人,不愿意看着他那么痛苦。为了让老高能够实现愿望,小嫂子暗自做出了一个冒险的决定:假离婚。

这个决定,说是冒险那决对是冒险。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已经在兵团成了家的知青们为了能够返城,都走假离婚这条路,可假离婚变成了真离婚的事太多了。但小嫂子还是下了决心,并将这个决定告诉了老高。老高沉思了许久,眼含热泪拥抱住媳妇,发誓回到哈尔滨以后,一定想办法把她们娘叁接回去。那一夜,两口子在一起抱头痛哭,难分难舍。

就这样,老高接了父亲的班儿,回到了离别十八年的哈尔滨。

 

愿源于黑土地的爱情树越长越茂盛

 

老高回到哈尔滨,被分配到父亲单位安排了工作。凭着在兵团期间艰苦磨炼培养成的性格,老高在工作中很快干出了成绩,被单位提拔为保卫干事。

工作上的成绩没有让老高有多么高兴,老高无时无刻不在惦记着自己的媳妇和孩子,经常是夜不能寐,他下决心一定要想办法把她们弄到自己身边。

为了早日实现这个愿望,老高托门子,拉关系,不惜代价。经过艰苦努力,终于将媳妇和两个女儿的户口办到了哈尔滨。

媳妇和孩子刚到哈尔滨的时候,没有住处,老高带着全家“打游击”。后来,赶上老高父亲家动迁,这样,老高也分到了一间一室半的房子。从此,老高有了一个固定的住处,稳定的家。

几十年的风风雨雨,一路走过来,虽然经历了那么多的事,但老高两口子始终不离不弃,相互信任,恩爱情深,相濡以沫。

如今,老高和媳妇都年过半百了,老高媳妇已经退休,老高今年也从企业的领导岗位上退下来。两个女儿也长大成人,前几年,大女儿结婚,给老高两口子生了一个漂亮的外孙女。二女儿大学毕业后,也有了一份满意的工作。

看着老高一家人的幸福生活,让人产生无限感慨。席间,大伙提议老高两口子喝个交杯酒。老高谢过大家,深情地与老伴相互交臂,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这一幕让我们这些老朋友稀嘘不已,深深地被感动了。

在感谢老高一家人的盛情款待,临离开之际,大家都真心祝愿老高两口子能够晚年幸福,愿这黑土地里生长出的爱情长青树,在爱情雨露的滋润下,越长越高大,越长越茂盛。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标题 * 50字符以内
内容 * 500字符以内
   
农垦日报红兴隆信息港中国友谊荒友家园上海知青华夏知青北京知青网建字106
贾宏图的博客哈尔滨知青团查哈阳知青网父辈的旗帜吕玥的博客陕西知青联盟吕永岩的博客宁波知青网
浙江知青网泉州知青网牛耕的博客许记者的博客859e家园中国农垦信息网红光知青网建字103
凤城大梨树
  注册邮箱:hljbt618@163.com  注册号:京ICP备08010947号  技术支持:互联信通 流量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