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顾问团 | 编委会 | 网主语 | 新闻窗 | 会客厅 | 文字屋 | 影像楼 | 实物馆 | 人物吧 | 档案室 | 留言板生活通
黑龙江兵团网  >> 人物吧 >> 人生轨迹
兵团英模 (0)
话说当年 (50)
人生轨迹 (42)
怀念战友 (55)
孙振娥:父亲,一生闲不住的老兵
黑龙江兵团网   2009-7-6      作者:孙振娥    来源:
 

父亲,一生闲不住的老兵

 

 孙振娥

又是一年父亲节 。

因为工作的需要,我仍没有在这一天回到他老人家身边,特写此文章,以寄托对老父亲的思念。

父亲个头不高,169,体重不过百斤。虽然父亲个子不高,但是父亲有着一副挺拔的腰板,眨着智慧的眼睛,透出他的刚毅、顽强。

74岁的父亲退休后从没有清闲过。68日,在山东淄博周村区环卫工作劳动中,突然手脚麻木,流鼻涕。住院后确诊为轻度脑梗。616日病况稍有好转,父亲就迫不急待地要出院。

父亲对母亲说:“再住下去,孩子们的负担太大了。”父亲在我们毫不所知的情况下,悄悄办了出院手续。当我们知道后,父亲已在一边继续干活,一边打点滴。

父亲一生热爱劳动,这与他从小养成的吃苦耐劳的作风有关。

父亲小的时候,家里很穷。父亲没有好衣服穿,还吃不饱肚子。父亲六岁时,有一次跟姐姐出门要饭,要了好几家,没要到。父亲的姐姐先要到一碗面汤水,留给父亲喝。

父亲18岁就参加了解放军。抗美援朝时,在朝鲜战斗了三年。母亲以前常说,和父亲订婚,是因母亲看见父亲穿军装的照片,才同意订婚的。父亲年轻时长得很精神。后来母亲看见本人时,不满意他个头矮,但已经来不及了。那个年代的婚姻就是那样,大都是父母包办婚姻。

父亲在部队服役时得过很多军功章,小时候弟弟们常常将这些军功章挂在胸前玩耍。

父亲所在的野战部队驻守长春市。19601225日,北京电影制片厂在长春拍摄电影《暴风骤雨》,就是父亲所在部队协助拍摄的。父亲负责用车接送主要演员。影片拍摄时缺少群众演员,导演让父亲承担起这个小小的角色。当年父亲和电影演员于洋、赵子岳、高宝成,北影厂的主任张绮等,都曾合影留念。前几年我把此经历写成文章,题为《珍贵的老照片》,被很多媒体采用。

父亲在部队当了十年兵,转业时分配在吉林省商业厅。又怀着建设开发北大荒的理想,毅然来到了当年环境艰苦的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独立一团汽车连。

因为那里的条件很差,所以,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帮父母干活。

在我儿时的记忆中,冬季,父亲早上四五点钟就起床烤车、维修车。回家吃完早饭,就马上出车,晚上很晚才回家。

父亲忙于工作,经常顾不了家,帮不了我母亲。我六岁时,母亲又生下一个弟弟。小弟弟因为没有奶吃,便由我跑到三里地外的地方给弟弟打牛奶。

父亲在汽车连开过大木车、解放车、油槽车、大客车。父亲不管开什么车,完成任务都比别人出色。运木材、拉粮食,总比别人多运一两趟。不仅每月都超额完成任务,而且是节约汽油和零件的模范。

记得我十岁左右时,正值十冬腊月。一天,父亲比别人又多运了一趟木材,装卸工都下班回家了,父亲就自己卸红松原木。一不小心一根原木滚下来,压在父亲的腰和腿上,直到三个多小时后,路人经过时才被发现,父亲这才得救。

汽车连书记很了解父亲。得知此事后,找父亲谈话,要把他培养成领导干部,父亲坚决不当。

等腰稍微好一些,父亲就又弯着腰出车了。

母亲常说,“你父亲是个铁人”。父亲至今落下了腰腿疼痛的毛病。前几年腰间盘手术刚好后,闲不住的父亲,回老家又干起清扫马路的环卫工作了。

也许父亲就是这样一个甘愿平庸的人。

记得在文革的时候,由于父亲驾驶技术好,又敬业,被借调到嘉荫县公安局开车。借调期满,县公安局决定留下我父亲,我父亲没答应,又回到了环境艰苦的兵团。

母亲为此事常埋怨父亲:长春、县城都不去,就爱这片黑土地。

当年我家所在的嘉荫独立一团,非常偏僻。不通火车,唯一通往伊春火车站的,是一条盘山路。到了冬天,又窄又滑,险象环生。文革期间,全国各地知青来到我们独立一团。领导分配父亲驾驶唯一一辆大客车,往来火车站。路途遥远,一天一个来回。父亲一干就是几年。

很多知青都认识我父亲,但不熟悉父亲的名字,知道父亲在当地的外号叫“老兵”。父亲驾驶技术高,工作态度好,为人和气,给当年知青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很多知青探家回来,都带些好东西。上车时,有知青给父亲递好烟,父亲都不要。知青再给时,父亲就会急。对人家说,“我说了不要不要,你这个人怎么这样?”还教训人家。不过大家都知道父亲心眼好,对父亲都很尊重。

好几次,在冬天,有位精神病患者搭车,父亲都将他一直送到所在连队,怕中间下车不安全。

父亲的“好”,是远近闻名的。

父亲在文革后期带了一个徒弟,叫李步成,天津知青。小李学车没几天,他自己倒车时,将另一辆车后面的修车人给撞了。父亲得知后非常生气,并严厉地批评了他。但向领导汇报此事时,父亲却把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幸好当时被撞人并无大碍。

父亲爱徒弟就像爱护自己家的孩子一样。我上中学时,我家每次做好吃的,父亲都叫上他的徒弟来我家。那时父亲与知青结下的师徒关系,一直维系到现在。每逢过年,徒弟都给我父亲打电话,总是问有没有困难,需不需要帮助。

父亲的这位徒弟,去年路过山东时,还特意去周村看望我父亲。我父母留他吃饭。他看我父母年岁大了,走时执意给父亲留下500元钱,父母说什么也不要。听母亲说,李叔都哭了,非得让我父亲留下,父亲这才留下。

父亲就是这样一个人,凡事为别人着想。

我记得小时候过年,每家每户都买年画。我家除了要张贴年画外,就是张贴父亲得的各种奖状,什么“先进工作者”、“万里无事故”等。母亲有时也埋怨父亲:“为了工作,自己的身体和命都不顾,将来你就和奖状去过日子吧。”母亲的话丝毫没动摇父亲的工作热情。父亲多次受到连队、团部、管局、总局的嘉奖,两次被荣记三等功,两次当选嘉荫县人大代表,一次出席伊春市人代会。

父亲作为总局劳动模范,曾去北戴河疗养过。父亲说,“我一个穷人家的孩子,党给了我这么多荣誉,我一辈子都感谢共产党”。父亲时常对我说:“好好为党工作,对的起党给你的工资。”

父亲不仅敬业,生活中对老人也是非常孝顺。由于爷爷奶奶远在山东农村老家,靠父亲一个人工资供我们四个孩子上学,生活的担子很重。父亲就把自己每月的出车补助费二三十元给爷爷奶奶寄去,自己出车吃最便宜的饭菜。

父亲一生不讲吃穿,总是把好东西让给别人,对自己眼下生活十分满足。

父亲也因“倔强”出名。父亲一生从未向他的岳父叫一声爹。当父亲得知我姥爷患半身不遂后,父亲就把姥爷从小姨家接来,给姥爷擦屎擦尿,洗衣裤等,到死都是父亲和母亲在伺候。

父亲永远是个闲不住的人。退休后,父亲先是在农场养蜂卖蜂蜜,后又养几年老母猪。和母亲种菜卖菜、卖鸡蛋。母亲说,父亲卖东西时,秤都是给得高高的,有时还多搭给一个鸡蛋。到林场后,人家都愿意买父亲拉去的货。

弟弟在山东,很孝顺。不愿让父亲上了年纪还这样辛苦劳作,动员父母去山东。父亲当时很不愿去,因那里是城市,说市里什么都要花钱。在农场,父亲开了很多地,栽种很多果树,吃什么都不用花钱。父亲常说那里养活穷人,只要你勤劳,什么都不缺。但最终父亲拗不过儿女,还是和母亲去了。到了山东,父亲先是在社区修理部修车,后又帮助弟弟看了两年店。1999年起,到周村环卫处当起了清洁工,扫起了马路,一干就是十年。

和黑龙江比,山东天气很炎热。不清扫时,清洁工也要在马路边看守着。一年365天不休息,每个月开300元工资。因父亲干什么都认真,环卫处往往把最重要的路段交给父亲管理清扫,有时遇上检查时还要加班。

父亲好说话,乐意助人。工友们若有事,都找父亲帮助清扫。那么繁重的活,一般年轻人都干不了,父亲从不说累。父亲平时有点小病,既不歇着,也不吃药,一挺就过去。父亲的刚强,吃苦耐劳,一般人都比不上。

母亲说,父亲是阳历八月的老鼠,八月老鼠正盗洞运粮食,所以父亲一生都会闲不住。

这次父亲得脑梗住院,我想,这回父亲一定不会再干活了。没想到,医生让住15天院,他9天就出院。出院又开始扫马路。母亲、弟弟、妹妹,谁都劝说不了父亲。

我也多次打电话劝说。父亲说:“我身体没事,活动活动好”。父亲一生以劳动为快乐。

父亲一生没有做过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也没有凌云壮志,就是对共产党的恩情不忘。退休后,每到领退休工资时,父亲都说党好,从不抱怨工资低。

这就是我的父亲,在淄博周村区148部队医院门前,一个佝偻着身躯,迈着蹒跚的步伐,走向那段闭上眼睛都能摸到的国道,开始了他日复一日的环卫清扫工作……

 

2009621  于父亲节

 

(作者 孙振娥 黑龙江铁力市法院)

    

 
最新评论
致孙振娥[2009-7-9 12:43:04]
这个题目改得好[2009-7-10 12:35:36]
您老父亲叫什么名字?[2009-9-23 16:33:16]
致卞老师[2009-10-10 15:53:13]
[2009-11-17 13:51:34]
发表评论
标题 * 50字符以内
内容 * 500字符以内
   
农垦日报红兴隆信息港中国友谊荒友家园上海知青华夏知青北京知青网建字106
贾宏图的博客哈尔滨知青团查哈阳知青网父辈的旗帜吕玥的博客陕西知青联盟吕永岩的博客宁波知青网
浙江知青网泉州知青网牛耕的博客许记者的博客859e家园中国农垦信息网红光知青网建字103
凤城大梨树
  注册邮箱:hljbt618@163.com  注册号:京ICP备08010947号  技术支持:互联信通 流量查看